《麻衣诡相》余长生柳烟烟章节精彩试读

2021-07-20 13:04:19 主角:余长生柳烟烟 作者:月照残烛
麻衣诡相 连载中

麻衣诡相

作者:月照残烛 主角:余长生柳烟烟

《麻衣诡相》余长生柳烟烟章节精彩试读

《麻衣诡相》小说介绍

《麻衣诡相》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作者是月照残烛,小说主人公是余长生柳烟烟,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从小跟随张道子在乡野长大的余长生,凭借一本《黄庭经》驱鬼捉妖,修炼自己的驭龙之术。然而与富家千金的姻缘让他步入都市,明白了什么叫作人心叵测与都市繁华。风水定财、占卜命相,阴阳回返、五方驱鬼,且看麻衣诡相如何搅动风云.........

《麻衣诡相》小说试读

第八章:接连死亡

和这些市井百姓打交道多了,柏永福他们也有了一套对付他们的办法。

你袁昆义不是喜欢当这个守门人吗?那行,我们也留一个人陪你守着,把你盯得死死的。

这袁昆义虽然以前是当兵的,但好歹上了年纪,体力什么的也不是詹强的对手。

趁着他被詹强缠着,柏永福赶紧带着余长生和许雅韵往楼里走。

才刚刚走进单元楼,一股潮湿发霉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柏永福和许雅韵都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余长生反而皱着眉头多闻了几下,甚至来了一次深呼吸。

在一旁的柏永福看余长生的眼神都不对劲了,这余经理还有这种怪癖?

“走,我们上去看看。”

看着楼道间脱落发黄的墙面,柏永福内心是很拒绝的。

但余长生都大步往上走了,柏永福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7户人家,正好一层楼一户。

除开住在1楼的袁昆义老爷子,住在2楼的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张文和马丽。

住在3楼的是一个屠夫,叫康勇;住在4楼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宅男,孟焦。

住在5楼的是老太婆常秀芬,住在6楼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叫卜小蕾。

连着6层楼拜访过来,余长生总算知道为什么柏永福他们没事不想往这儿跑了。

这6户人家除了袁昆义有点人气,其他5户人家你不管和他们说什么,他们都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你,看得人瘆得慌。

走到7楼住户的门前,柏永福喘着粗气说道,“余经理,这一户就不用拜访了吧?住在这儿的是个小女孩儿叫江小乐,我们每次来她都没给我们开过门,父母也不知道在不在家。”

余长生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敲起了门。

站在余长生身后的柏永福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显然对余长生无视他的话心里有些不爽。

然而出乎柏永福意料的是,这从来没有开过的门,在余长生敲门后竟然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梳着双马尾穿着一身碎花睡衣的小女孩儿抱着洋娃娃,仰着头看余长生。

柏永福和许雅韵看了都是一愣,这小女孩儿长得也太可爱了吧,简直就和瓷娃娃一样。

“小妹妹,你是不是叫江小乐啊,你爸妈在家吗?”

小女孩儿没有理会柏永福,眼睛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余长生看。

沟通受挫的柏永福叹了口气,“得,又是个小哑巴。”

柏永福话音刚落,小女孩儿踮起脚从防盗门后取下一串钥匙递给了余长生。

接过钥匙的余长生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因为这一串钥匙正好7把,每一把上面还标注人名。

张文、马丽、康勇、孟焦、常秀芬、卜小蕾,还有最后一把江小乐......

“你怎么会有这些钥匙的?”柏永福一脸诧异,不知道江小乐这些钥匙到底是真是假。

“每晚十二点来,早上五点前走。”江小乐还是没有理睬柏永福,而是自顾自地说道,“每次来最多带两个人。”

江小乐说完这话,把防盗门给关上了。

“余经理,这小女孩儿什么意思啊,晚上我们还要来一趟?”

余长生将那串钥匙揣进兜里,知道自己这下摊上事儿了。

第一眼看见这栋楼的时候余长生就觉得奇怪,这大白天的,一栋老楼孤零零地立在一堆废墟里,总是给他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现在这一番拜访下来后余长生才知道,原来住在这楼里的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正常人。

“走吧,晚上再来。”

“啊?还真来?”柏永福苦着脸说道,“余经理,我们这拆迁部一般都不加班的,这大白天的都没有拜访出什么名堂,大晚上的来不太好吧?”

“想要解决自己的钉子户,那就只能晚上来。你们白天可以休息,但晚上得加班。”

余长生有话从来都是直说,柏永福他们看似整天在这拆迁部浑水摸鱼过得清闲,但余长生知道他们从踏入这栋老楼起,就已经无法置身事外了。

一日无话,及至半夜。

拆迁部办公室的灯都亮着,拆迁部的员工脸上都写满了不高兴三个字。

“老柏那余经理到底什么来头啊,这上任第一天就让我们加班?我家住得远这事儿你知道的,这种加班要是再来一次,我就辞职!”

穿着红色高跟鞋的范秀婉双手抱在胸前,语气强硬。

这拆迁部的工资本来就不高,要不是看在工作强度不大的份儿上,谁愿意在这里混着啊。

柏永福苦笑道,“我的姑奶奶你就别闹了,这余经理新官上任三把火,你等他这三把火烧完不就行了吗?现在外面的工作多难找你又不是不知道,忍一忍,我保证没下次了。”

柏永福这边话音刚落,斜挎着布袋的余长生就从办公室外面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说道,“你的保证没用,从今天起我每天会选两个人陪我去老楼,其余的人留在这办公室,一步也不能离开。”

一听余长生这话范秀婉立马火了,“姓余的你别蹬鼻子上脸!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娘大不了不干了!”

余长生看着范秀婉淡淡地说道,“工作可以不要,命你也不要了吗?”

“怎么的,你还要威胁我?你动我一下试试?”

余长生指了指办公桌上的文件说道,“你们自己看吧。”

“吓唬谁呢?看就看。”范秀婉冷哼一声,拿起桌上的文件一脸不屑地翻开。

她本以为余长生给她看得文件肯定是集团处分什么的,谁知道翻开的第一页,就是一张熟人的照片。

程兴生,男,于2016年7月3日在家中割腕自杀......

荣长旭,男,于2017年2月7日在游泳池里溺水身亡......

陆宏业,男,于2017年5月11日死于交通事故......

拿着文件的范秀婉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因为这三个死去的男人,正是之前拆迁部的三名经理!

余长生看着办公室里的所有人说道,“那栋老楼有问题,而你们的命已经和那栋老楼联系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