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婿秦昊秦昊姜颖儿 麻衣神婿秦昊小说全文阅读

2021-08-04 12:44:42 主角:秦昊姜颖儿 作者:骨女
麻衣神婿秦昊 连载中

麻衣神婿秦昊

作者:骨女 主角:秦昊姜颖儿

麻衣神婿秦昊秦昊姜颖儿 麻衣神婿秦昊小说全文阅读

《麻衣神婿秦昊》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秦昊姜颖儿的小说叫《麻衣神婿秦昊》,本小说的作者是骨女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的父亲是条狗,一条花色斑驳的老狗,我叫了他十年父亲,直到他死去那一天,他忽然开口说话,只让我好好活下去,并让我挖出他的左眼......也是那一天,爷爷告知我,我曾经死过一次,是父亲把我从棺材里背了出来,从此,父亲消失,再回来已是一条老狗......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死了又活?为什么父亲会变成狗?真相就在我眼前,而在此之前,需要我去做几件事情......(这本书讲述了真正的道家文化,不一样的五千年风水遗产,细品!)...

《麻衣神婿秦昊》小说试读

第3章异变

我对于成为上门女婿这件事情,说不上抵触,但也绝对谈不上欣喜。

一切都是因为爷爷的嘱托,和想要弄清楚缠绕在我身上的秘密。

一早我就做好了打算,来到之后一切听从安排,只等明年七月十五一到,我便退婚回家。

可姜家如此刁难与我,确实让我有些生气。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门还是没有打开,我索性便坐下打坐,仔细思索来之前爷爷交代我的话。

爷爷当初要我不要和姜家人沾染因果,莫非是早就知道他们姜家这木锁地龙的格局即将崩溃?

我又翻出衣服内的狗眼。

月光下,狗眼闪烁着灵动的光芒,让我原本焦躁的心逐渐平静。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终于吱呀一下打开。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请进。”

门里走出一个年轻人,解释都懒得解释,直接让我进去。

我此刻心思已经平静,也未多说什么,抬脚走了进去。

大门里面还有几间院落,灯火通明的。

那人带着我走到了大堂。

一群人正在吃饭,只是显然已经到了尾声,桌子上到处都是残羹冷炙。

为首坐着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正审视的看着我。

“坐吧。”他随意指了一下下首的位置。

“晾你那么久,就是要让你知道,我们姜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你一个山里来的土孩子,若不是和我女儿有婚约,你们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我看着他,只发现他脸上隐隐有黑气缠绕,已经是煞气入体,若再不及时救治,说不定哪天睡下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几号结婚?”

我并没坐下,只想赶紧把事情了解。

“还想着结婚呢?这里有一笔钱,拿着走吧。”矮胖中年人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直接丢在了我面前。

我没去捡,心里也窝着一股子火。

“还挺硬气?”

那人笑了笑点了一支烟,开口道,“小伙子,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想要入赘我姜家,好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呵呵,刚才给你的卡里面有一百万,也够你吃喝一辈子了,至于婚约,你就别想了,本来就是老一辈的人指腹为婚,怎么能当真?”

“你父亲曾经帮过我爹,当时我爹要给你爹报答,多少钱他都不要,结果最后说要你跟我女儿结婚,我爹当时就答应了,甚至都没经过我的同意,你说这荒唐不荒唐?”

“派人把你从山里面叫过来的也是老爷子派的人,还是没有通知我......呵呵,他老了,脑袋不中用了。”

“而且,我女儿也根本不认识你,也不会喜欢上你,你们是不可能的,那一百万给你已经是仁至义尽。”

他一个人说了半天,我只是静静听着。

也解开了我的一些疑惑。

原来和这个素昧谋面的女人结婚,都是我爹的安排。

又联想到爷爷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是我爹把我从棺材里救了出来,他还说我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那和这个女人结婚,是不是也是我爹的计划?

明年的七月十五,爷爷说我的疑惑都会解开,可前提是跟这个人结婚。

我原本想转身就走,可还是强行压了下来。

“我必须跟她结婚。”

“为什么?嫌钱给的少?我再给你加五十万。”

“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

“因为这是我父亲的安排,我有些疑惑要弄清楚,就必须结婚。”

我继续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保证只是结婚,不会和你女儿发生什么,等到明年七月十六,就离婚,我不会要你的钱,也不会用你家的东西,我可以在外面住。”

“不行!”他一挥手严词拒绝,“那我女儿不就成二婚了?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跟你好好说话是看在你爹曾经帮过我家的份上,但实际上就算是你爹不帮我家,我家一样可以挺过来,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拿着我给你的钱,滚蛋!”

冷硬的筷子砸在了我的胸膛上,上面还粘连着油污,我父亲唯一留给我的衣服,被弄脏了。

我看着他黑气萦绕的脸,擦了擦胸前油污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要是在动气,怕不是活不过今晚三更。”

“我身体好好的,你咒我不是?把他给我赶出去!”

坐在桌子上的几个子侄辈一下站起来,横在了我身前。

我一句话都没说,直接转身离开。

等走到门口的时候,一抹倩影忽然闯进我的眼帘。

“爸,我跟你说过,我不会嫁给一个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人,你不要偷偷背着我去给我做主!”

她的声音很好听,却看都没看我一下,直接从我身旁走过。

“女儿,我怎么会让你嫁给那种山里的野男人?这不,这个人就是你爷爷让你嫁的那家伙,我刚要把他赶走。”

“你等一下!”

那女孩忽然叫住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下,扭头仔细端详这个我从未谋面的未婚妻。

他穿着一身白裙,不施粉黛,眉眼之间透露出一股灵性,只是和她父亲一样,脸上都有黑气萦绕。

“你就是秦昊?”那女孩似乎对我有些好奇,眼神之中带着疏远和审视。

“不错,我就是。”

“嗯,我就是要跟你说一声,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嫁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默然。

难道你以为我就愿意吗?

我也不过只是为了弄清楚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

“或许,过了今晚,你们就会改变主意。”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大槐树,心中估算了一下时间,“或许过不了今晚。”

说完之后,我不等他们再说什么,便直接大步走开。

没人送我,只等我走出大门之后,后面才传来一声砰的关门的声音。

我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又看了一下这里的格局,末了才沿着走出去,沿着公路继续前行。

天色有些晦暗,月亮被云层遮挡,面前一片漆黑。

我身上没有电灯,只能抹黑前行。

我并不怕黑,相反,甚至能在漆黑之中模糊看到道路。

一直走到深夜,这才终于见到城市边缘,我从口袋里摸出几章老版纸币,走进了并不需要登记的破旧旅馆。

前台的老板娘打着瞌睡,收了我五十块钱,并问我要不要特殊服务。

我不知道什么是特殊服务,但我知道我要没钱了,于是拒绝。

等来到潮湿蔽塞的房间,我却怎么都睡不着,天花板被水渍侵浸出了淡黄色的花纹,在我眼前打着旋。

忽然,我一直放在胸前的狗眼莫名的滚烫起来。

我猛然惊醒,看向浴室。

毛玻璃后面,一道漆黑的影子变换莫测,里面发出诡异声音。

“咯咯......咯咯......”

像是笑声,又像是什么东西在咀嚼骨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