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邪婿》小说免费阅读 江流儿童梦瑶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1-01-07 16:11:01 主角:江流儿童梦瑶 作者:焚雨
麻衣邪婿 连载中

麻衣邪婿

作者:焚雨 主角:江流儿童梦瑶

《麻衣邪婿》小说免费阅读 江流儿童梦瑶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麻衣邪婿》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流儿童梦瑶的小说叫《麻衣邪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焚雨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童苟一楞,旋即哈哈大笑,靠了后去,。一个右眼发白的老头子从童苟身侧冒出,什么都不说,直勾勾盯着我。...

《麻衣邪婿》小说试读

我立马推开乞丐,爬到坟前观察。

爷爷的死相甚是恐怖,我忍着害怕,仔仔细细把石头的排列顺序刻印在了地上。

当即就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个水雷屯卦,且有泽睽之象,凶上加凶!

风刮乱丝不见头,颠三倒四犯忧愁。过河无桥遇薄冰,一步错了水中溺!

爷爷既然在临死之前,算下这鬼斧生工的一卦,自然是为我占卜余生运程的;

而这主卦表明,我以后会多灾多难,诸事不顺,而且错一步就会踏进鬼门关!

但我没有被卦象吓倒,因为凶卦必有水象,水象则必然会衍生出变象!

周易六十四卦,是没有绝对吉凶的,比如眼前这幅主卦里,就隐藏着两个截然不同的变卦。

第一个变卦是水泽节卦,竟是个上上之卦,意思是我会遇到一个贵人,只要跟他走,忘掉前情旧恨,就能朽木逢春,享尽荣华富贵!

第二个变卦,就有些差强人意了,是个山风蛊卦,意思是如果我斩不断前尘往事,就留在家中吧,前情旧恨会像山一样压在心上,终日郁郁寡欢,但好在不会有什么危险;直到时机到了,自会有贵人助我解脱出来,但往后注定碌碌无为。

就是个傻子,都会选择第一个变卦,跟着贵人走。

可我偏偏不服命;

我不想忘记被被童家欺凌的屈辱,而且在内心深处,仍旧有些放不下童梦瑶;

况且,我是命格至阴之人,能以常人度之吗?

阴为水,阴为水……

思索着,我将卦象重新排列了一下,然后蹙眉陷入了思考。

我在卦象中,稍加了一些水象;

主卦和第一变卦,都没受到水象的太大影响,唯独第二个变卦,简直变了模样。

变幻成了泽天夬卦!

游蜂脱网喜无边,添财进口福禄连。外则通达内则顺,富贵荣华胜以前!

是说我无法割舍前情旧恨的话,肯定要遭遇很多波折的,甚至会死!

但是,只要我坚信自己,勇往直前、主动出击,就有可能逢凶化吉,闯出比第一个变卦还要开阔的命运,自此百无禁忌,封神斩将!

我心情复杂的看向爷爷。

爷爷,我这样算,究竟对不对?

您是西南第一风水相师、麻衣世家的正统传人,我却狂妄的更改了您的卦象,我……

啪嗒~

一股阴风吹落了爷爷的布鞋。

我看着布鞋,周身一震,想起了爷爷临死前的话——

“流儿,你是我江老八的孙儿,你天生就对风水相术有天赋,假以时日,必将封神斩将,成为比爷爷还厉害的天下第一风水相师!”

“老夫本当躲在家中苟延残喘,多活个几年,多受点痛苦再死,却故意出门换得个痛快!老天爷,他急了,我赢了,哈哈哈!”

我坚定的握紧拳头,一把将卦象推翻了。

“爷爷,你是西南第一风水相师,至死都不服天命;我怎么能贪生怕死,给爷爷你丢脸?”

“既然我要继承你的衣钵,我就一定要坚信自己的判断!不然还怎么成为天下第一的风水相师?”

“而且,我不会因为怕事,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的;刨尸之仇,退婚之辱,我一定要让童苟百倍奉还!”

我补好了坟冢,抱起红木匣子,转身就走。

乞丐急忙拦住我,问我去哪儿。

我冷淡道:“我跟童梦瑶命理相连,不能分开的太远,他们父女俩无知无畏,我还要留着命继承我爷爷的遗志呢,哪怕不能跟她结婚了,我也要尽量离她近一点,先去江澜市里找个营生再说。”

“然后,我要找机会,把童苟从我爷爷这骗走的气运,全都夺回来!”

“别别别——”乞丐急了:“小伙子,我其实根本就不知道童苟今天会来,我原本是奔着你来!。”

找我??

找**嘛,我也不认识他啊。

乞丐嘿嘿一笑,掏出了一张照片,重重拍进我手心里。

“小伙子,你忒特娘有福气了!”

照片脏兮兮的,年代久远了,里面的小女孩却十分美丽,扎着羊角辫,眼睛水灵水灵的,令人不由得遐想她长大后有多美。

“这是我女儿赵妙妙,命理上可比那童家丫头强多了,她只是五爻纯阳而已,我女儿六爻纯阳!”

“而且,童梦瑶只是乌鸡变凤凰罢了,我女儿才是真正的豪门千金、大家闺秀!”

乞丐搓着手道出真实来意:“我想给你俩定亲,嘿嘿。”

我惊得半时天都没能说出话来。

“你?豪门?豪到要饭??”

乞丐尬笑了一声:“这你就别管了,就说愿不愿意吧,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女儿倾国倾城,追她的人能从南极排到北极,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犹豫的看向照片。

六爻纯阳的女孩,确实能顶替童梦瑶,跟我阴阳相济、平安一生;

难道,这个古古怪怪的乞丐,就是第一变卦中,预言的那个贵人吗?

只要我跟他走,并断绝掉前尘往事,就能飞黄腾达、荣华富贵了!

可是……

我好奇的文乞丐:“你先是谋害童家人,现在又要给我和你女儿定亲,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乞丐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道:“我叫赵满堂。”

赵满堂拉下兜帽,露出了枯瘦凹陷的脸颊,和精光闪烁的三角眼、鹰钩鼻。

看发色,他应该也就四五十岁,却满脸褶子,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跟爷爷都差不多老。

赵满堂眼神阴森眺望山下的车祸现场,反问道“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当年给童家种下的风水基,是什么?”

我回忆了一下翻阅过的典籍,如数家珍道:“风水基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都需要铺生魂、种红肉桩,是逆天改命用的,有伤天和,为同行所唾弃,早就被列为禁忌了。”

“你倒挺懂的,难道真的得到了你爷爷的倾囊相授?”赵满堂满眼兴奋。

我没有吭声;

我只是跟爷爷讨教过几句、翻遍了爷爷亲手著作的《风水鉴》而已;

但是,那本风水鉴里记录了爷爷的毕生所学,所以,倒也能说我继承了衣钵。

赵满堂见我默认了,顿时幸灾乐祸的讥笑起来:“童苟,你这坨狗屎,你以为你已经靠江八爷得到了享之不尽的富贵,却不知你错过了八爷最大的宝藏,瞎了你的狗眼!哼哼~”

说完,赵满堂追问道:“那你又知不知道,生魂和红肉桩,具体是什么?”

我没来由的想起了多年以前,爷爷帮童家种完风水基后,那满身湿泥和血痂的样子,打了个寒颤。

“生魂,就是风水基主人的毛发、指甲、牙齿之类的;”

“至于红肉……我不知道。”

《风水鉴》里,爷爷特地撕掉了几页,其中就包括种风水基的法门。

赵满堂突然浑身发抖起来,眼睛瞪得仿佛快裂出来了一样,满是红血丝。

我还以为他中邪了,赶紧搀他坐下;

他却挥开我,一把撩起了破衣裳。

瞬间,我毛骨损然,后背一个劲儿的冒寒风。

只见赵满堂的双肩、胸口、左小腿,都被剜掉了一大块肉!尤其是左小腿,居然只剩下骨头了!上面爬满了蛆虫!

“这,就是红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