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热文《麻衣赘婿》陈冰河罗娟娟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2021-07-22 13:09:56 主角:陈冰河罗娟娟 作者:十里魂渡
麻衣赘婿 连载中

麻衣赘婿

作者:十里魂渡 主角:陈冰河罗娟娟

精品热文《麻衣赘婿》陈冰河罗娟娟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无删减

《麻衣赘婿》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冰河罗娟娟的小说是《麻衣赘婿》,本小说的作者是十里魂渡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入赘的麻衣传人,误入了一场精心谋划的杀局。因奇怪的命格,各种邪祟趋之若鹤,风水局高层一直虎视眈眈。这座城市风水之谜,未婚妻的身世之惑,所有的谜团揭开后,是掀起惊涛骇浪的现实。芸芸众生,谁才是棋子?翻云覆雨大手之下,谁又能幸免于难?大道苍苍,妖邪横行,人心不古!一层又一层的算计,一次又一次邪灵事件,岂能挡我浩然正气,一身本领?且看麻衣传人,创造另一段传奇!...

《麻衣赘婿》小说试读

第十六章好女婿

不过我并没有害怕,而是让罗娟娟在一旁坐下,头发垂到前面,露出了这个鬼东西。

我将之前燃烧的东西摆到地面上,掏出符纸,继续燃烧,那东西大概是闻到了气味,扭动了几下,想要钻出来,只是刚露头,又钻回去了。

我咬破手指,试图用自己的鲜血吸引它,并把手指放到了娟娟脖子后面,希望这玩意可以出来,它伸出了头,嗅了嗅,再次钻了进去。

这次的东西比之前的要谨慎不少,根本不敢贸然出来,而且所有的受害者之中,罗娟娟身上的这玩意最大,所以我怀疑罗娟娟才是它最主要的目标。

但我并没有放弃,我从兜里掏出那个玻璃瓶子,朝着它晃了晃,玻璃瓶子里面的东西疯狂的撞击着,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同伴的反抗彻底激怒了它,这下它愿意出来了。

鬼玩意落到了地面上,呲牙咧嘴的朝着我嘶吼,罗娟娟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

我安慰说:“你别怕,有我在呢。”

罗娟娟用发颤的声音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其实以前我从来不信鬼神的,我是唯物主义者,但这次我承认我错了。”

我聚精会神的盯着刚出来的鬼东西,并没有分心,为了让那玩意距离罗娟娟远一点,我伸出手指引诱它过来。

鲜红的血液从大拇指溢出来,不时往地面上落下去,这东西被鲜血所吸引,趴在地面上舔舐血水,慢慢的朝着我爬了过来。

我瞬间大喜,想要用玻璃瓶子将它盖住,没想到它速度奇快,直接咬住了我的手指,顺着我裂开的血口钻了进去,一直到了我的手臂这才停了下来。

我脱下衣服,朝着手臂上瞧了眼,发现这鬼脸已经印在上面了,那模样非常惊恐。

“好了吗?”罗娟娟小声问,说着扭头看我,当即脸色煞白,“你,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脱衣服?”

我忙说:“你别误会,我脱衣服完全是想吸引那东西过来,我五行全阴,最易招惹那种东西了。”

“那,那你?”

“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情,只要你没事就好。”我穿好衣服,呼了口气,“你可以离开了。”

“好,好了吗?”

“是的,已经完全解决了,你没事了。”

罗娟娟站起身,她急忙朝着门外走去,路过我身边时,停顿了下:“谢,谢谢你,事后把你的银行卡号码给我,我给你打一千万过去,算是表示感谢。”

“不用。”我呐呐的摆着手。

“这是你应得的。”罗娟娟说着跑了出去。

我看了眼自己鼓起来的手臂,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手臂已经麻了,虽然能动弹,但很僵硬。

这玩意一旦进入身体,想让它出来怕是有点难了,我得想想办法,看怎么才能彻底将它清除了。

收拾好一切之后,我走下了楼,罗爷爷已经等待多时了,他将桌子上泡好的咖啡递给我,说了句:“辛苦了,冰河。”

我苦笑:“不辛苦。”

朱阿姨不确信的问:“我们家真的出了这种鬼事?”

罗爷爷扬起眉头:“我亲身经历还能有假?”

罗娟娟也说:“这是真的。”

朱阿姨瞧了我一眼,大有深意的说:“为什么以前没发生过,偏偏他来了之后,就有了呢?”

我一愣,这句话的用意不用想也知道了,她觉得这事是我背后弄出来的,故意出风头,好像他们一家人感激我。

罗爷爷一拍桌子:“这不可能,我一个星期前就发现了这事,那个时候冰河还没过来呢。”

朱阿姨别过头,不满的说:“谁知道他哪天过来的。”

我已经不想辩解了,这种事情辩解也没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现在最想解决的就是手臂上的东西,所以没说什么话,我就回到了房间里。

这个时候还能听到朱阿姨的声音:“你看,他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

罗爷爷气愤道:“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就算你再不喜欢这个未来女婿,也不能这样苦苦针对吧,实在有失风范,这成何体统?”

“爸,他到底哪里好?我这么漂亮这么优秀的女儿,怎么可以嫁给他呢?他配吗?”朱阿姨这话言简意赅,她辛辛苦苦培养好的白菜怎么可以被猪拱了呢?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难道你已经忘了当年的承诺了吗?”罗爷爷怒斥,“当年定下婚约的时候,你也在场的啊,如果那时没有他爷爷的帮助,你觉得自己能过上这么好的生活?”

“可那也不能。”朱阿姨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我愿意。”

一个很突兀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起来。

我怔在原地,那颗心咚咚咚跳动了起来。

客厅里响起了茶杯破碎的声音,估计是被惊到了,茶杯掉落到了地面上。

“我愿意嫁给他。”罗娟娟重复。

“为,为什么啊。”朱阿姨嚷嚷着,“你疯了吗?之前明明,明明......”

“我现在考虑清楚了,我愿意。”罗娟娟一字一句的说着。

“你是不是傻?”朱阿姨估计气的要死,声音都沙哑了,“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他一个乡下来的穷光蛋,你们以后能有未来吗?你这是在往火坑里跳啊。”

“儿媳妇啊,不是我说你,你的眼光真的是太狭隘了,只会看眼前,难怪每次让你投资总会失败。”罗爷爷叹了口气,“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了,这个月按时完婚,把这事准备一下,该邀请的邀请,该定酒席定酒席,我要大办。”

渐渐的我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只觉得自己全身发软,头晕眼花。

我脱掉衣服,发现手臂上玩意又膨胀了一倍,估计它在吸我的血,所以才导致膨胀了。

我躺在床上,掏出玻璃瓶子,试图用那玩意引诱它出来,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好女婿快开门。”

这是朱阿姨的声音。

只是这称呼倒是让我大为吃惊,这可太不对劲了,刚才还嫌弃我,恨不得将我赶出家门呢,这个时候怎么突然又认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