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逆流1982》小说全集阅读 段云罗艳君段芳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1-12-08 09:20:24 主角:段云罗艳君段芳 作者:刀削面加蛋
逆流1982 连载中

逆流1982

作者:刀削面加蛋 主角:段云罗艳君段芳

新书《逆流1982》小说全集阅读 段云罗艳君段芳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逆流1982》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段云罗艳君段芳的书名叫《逆流1982》,本小说的作者是刀削面加蛋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工程机械学的博士段云,在一场车祸后,带着满脑子的记忆,来到了1982年的红星齿轮厂,成为了一名普工。这是一个外表憨厚,内心不羁的学霸的故事……...

《逆流1982》小说试读

“哥你给人家免费修万一亏本怎么办啊?”段芳面带忧色的说道,她是不会想到哥哥修理成本有多低的。

“别傻了,你哥我是做那种亏本生意的人么?”段云对妹妹笑了笑,说道:“没好处人家老师能帮您白宣传么?你十张嘴都未必有人家老师一句话管用。”

“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聪明的?”段芳感觉现在哥哥似乎有些不一样……

“你哥我本来就是大智若愚,你没发现而已。”

“吹牛!”段芳闻言吐了吐小舌头,将钱装入口袋美滋滋的继续做饭去了。

段云看了一眼刚到手的三十块钱,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但他也知道,改装收音机这只是个小生意,想赚大钱的话,他还是需要的想别的辙。

其实重生后的这两天段云也想了很多事情。

他显然是不会甘心一辈子在工厂当个普通工人的,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做生意风险有点大,投机倒把在这个年头是重罪,而且就算他肯冒险,手头也没有足够的本钱。

至于参加高考上大学,至少还需要等到明年才有机会,而且段云上辈子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校园读书,既然重活了一次,那么总是要换个活法的。

现在比较稳妥实在的办法就是,先在工厂混着,下班后**修理个电器啥的,等手头钱多了,在做下一步的考虑。

段云甚至想过要自己开一家电子或者机械方面的公司,以他的技术是完全能做出领先这个时代的产品的,但眼下想在城市开工厂是不可能的,挂靠乡村合作社也许有可能,但段云还需要准备一笔大钱才行。

总之,路要一点点走,饭要一口口吃。

妹妹做好午饭后,兄妹两人坐在一起吃了起来。

如果不是饿得厉害,段云是真不想吃这样的饭菜,他的胃口早已被自己前世未婚妻罗艳君的高明厨艺养的很刁了,一般的伙食已经很难入眼了。

但在这一刻想起自己未婚妻却让段云有些伤感,他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两人同时被飞驰而来的汽车撞上的一幕,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饭后,和妹妹一起刷完碗筷后,段云直接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晚上要上夜班,哪怕他现在没有困意,也要睡上一会儿。

夜班是最熬人的,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八点,换上衣服回家后已经是九点了,吃完早饭睡到中午正香的时候,又被叫起来吃午饭……整个白天都吃不好睡不香,长久下来谁都吃不消。

但段云也明白,书记和一车间的领导不待见自己,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不过段云既然打算从事技术工作,那就肯定不会低头的……

……

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段云带着母亲给自己准备的饭盒,轻轻推开家门走了出去。

夜晚的天空万籁俱静,漫天星星点点,空气带着几分微凉。

通向厂大门的街道上两旁路灯有些昏暗,零星可以看到了一些上下班的工人骑着自行车从自己两边经过。

而当段云来到一车间门口的时候,这周负责夜班的三班长黄海涛已经等候多时了。

黄海涛年龄四十出头,是个工龄二十多年老车工,为人头脑灵活会来事,而且和总工还沾点亲的。

“还行,在晚来几分钟就迟到了。”黄海涛看了一眼腕上的上海梅花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去换上工作服,我给你安排一个师傅带你。”

“行。”段云说完,快步走向了更衣室。

而当段云换上衣服走出来的时候,门口黄海涛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

老者穿着很干净,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但双眼却显得非常精神。

“段云,这位师傅名叫韩忠,以后他就是你的师傅了,韩师傅可是咱们厂的老技师了,是退休返聘的,水平高着呢,你以后可得跟着韩师傅好好学!”黄海涛对段云安顿道。

“韩师傅好。”段云微笑着对韩忠招呼道。

“嗯。”韩忠似乎对面前的这个新徒弟没什么兴趣,只是神色木然的应了一声。

这年头工厂的师傅可不是后世那个喊出来的尊称,而是实实在在的师徒关系。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老师傅不光给徒弟传授技艺,同时对很多新入厂的徒工而言,那也相当于一个靠山。

而徒弟跟师傅学艺,必须要全神贯注,干起活来不能偷懒、走神,否则就被训斥一顿,私下里,徒弟对师傅也要当半个老子一样孝敬,逢年过节要带着东西拜访,甚至还会帮忙养老送终。

虽然有些师徒关系并不那么和谐,但这年头总体上来说就是这种情况。

“那行,韩师傅您就领着小段先熟悉下工位,顺便给他安排下任务。”黄海涛说完,转身就走向了其他工位。

段云也随即跟在韩忠的身后,走向了厂房一侧的工位。

而此时工位上职工看到段云后,眼神都带着几分怪异。

现如今段云已经算是厂里的名人了,之前他为了一个女工自杀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甚至有很多青工在背后戏称他为红星齿轮厂的头号‘情圣’。

段云自然也是看出众人对他的好奇和讥嘲的,但他对此不以为意,毕竟他前世是个心智成熟的中年人,脸皮厚度和阅历是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望尘莫及的。

这个时候段云的心思则都暂时放在了自己的新师傅身上,他有些好奇这个韩忠,要知道,八十年代的国企是很少有返聘这种情况的,通常是师傅退休,徒弟顶上,用工上并不缺乏,而眼前的这个老头究竟掌握什么高端技术,才会让工厂返聘的。

而当段云跟着韩忠来到他的工位后,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韩忠使用的车床正是白天他见到的那辆1952年产的前SL车床!

即便是在八十年代,这种老式的车床在国内也都淘汰的差不多了,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件老古董。

其实红星齿轮厂早二年就想将这个机床做报废处理了,但由于厂矿的订单越来越多,红星齿轮厂的生产任务大,所有车间领导最终决定继续使用这台老爷机床,而作为厂里为数不多能玩转这台车床的老员工,韩忠最终被退休返聘,和这台机床一起继续为厂子发挥自己的余热……

“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了,顺便帮我取料。”韩忠安顿了段云一句后,就启动了机器了,开始了今晚夜班的工作。

韩忠所在的工段是专门加工单体液压支柱的柱头的,由于这台老爷车床精度不高,转速慢,振动大,所以只能做柱头的粗车步骤,精车则换另外另外一台国产车床加工。

韩忠显然没有想认真教段云的意思,整整一个多小时,除了使唤段云取料上卡盘外,基本就没正眼看他一眼。

正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估计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韩忠对段云这个刚来的徒工有些冷淡。

其实不用韩忠教他,段云也是会点车工技术的,当年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是在机械加工车间当的技术员,虽然那个厂子已经大量使用了进口五轴车床,但依旧有几台普车仍在加工一般精度的零件。

段云曾经在闲暇的时候请教过工人车床的使用方法,在那家工厂的三年中,也算是半个熟练工了,也能加工一些稍微有难度的零件。

所以尽管师傅韩忠使用的这台机器非常老旧,但只是看了一会儿,他就感觉自己已经能上手了。

而师傅不发话,段云也没吱声,只是在旁边站着。

夜班的工作有些漫长而无聊,但段云的头脑中则不停的再思考着一些工作上的技术问题。

在段云看来,如果只是一直加工液压支柱柱头这样简单的工件的话,那么完全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技术改进,就能让这个工作变的简单而有效率。

思索了片刻后,段云找到半截石笔,蹲在地上画起了设计思路图。

普通车床虽然在加工精度上有差异,但工作原理和操作方法则是基本差不多的。

如同这个液压支柱的柱头,分为粗车和精车两个步骤。

所谓的粗车就是将切好的金属材料加工到一定的预留量,而精加工则是在粗加工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加工加工精度。

在工件精度要求不太高的情况下,段云完全可以将这台车床直接改装成一台高效率的自动车床。

其实国内早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就已经有工厂的技师进行过自动机床的改装,但那只是非常小规模的使用。

之所以这种改装机床没能在全国大规模的推广,主要原因就是改装后的车床的由于技术简单,只能加工单一的工件,若是还想用这台车床加工其他的工件,还需要进行重新改进,而且由于早期国内技术和设计上的一些限制和缺陷,容易出问题,所以这种技术是有局限性的。

但这种改装却很适合段云现在的工作情况。

师傅韩忠的这台老机床由于转速慢,震动大,精度不高,所以只能用来粗车柱头这种单一的产品,是非常适合自动化改装的。

另外段云的电子机械技术可不是眼下厂子里的那些老车工和技术员能比的,改装这样的车床简直就是小意思。

段云蹲在地上用石笔不断的写写画画,反复修改了好几处的方案,而他的师傅韩忠则干脆把这个新收的徒弟当成了空气,只是全神贯注的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