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女很彪悍》完结版精彩阅读 《农门医女很彪悍》最新章节目录

2021-05-03 13:28:34 主角:沈清宁白子琰 作者:知秋
农门医女很彪悍 已完结

农门医女很彪悍

作者:知秋 主角:沈清宁白子琰

《农门医女很彪悍》完结版精彩阅读 《农门医女很彪悍》最新章节目录

《农门医女很彪悍》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清宁白子琰的小说叫《农门医女很彪悍》,是作者知秋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外科医生沈清宁一觉睡到古代农家,成了个小村姑。只是一醒就母亲就被后奶打死了,父亲更是失踪多年。为了自己和家里兄弟姐妹的安全,沈青宁果断带着他们分家单过,手握空间,带着腹黑的哥哥和可爱弟妹,靠着前世学到的知识精华,走上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眼看自己几个小孩子日子过起来了,什么七大姑八大姨都过来攀亲戚,呵呵,真当姐几个年纪小,便宜就那么好占!一针一个,扎得你们哇哇乱叫!邻村小秀才,你来凑什么热闹?什么?娃娃亲!别闹了,谁订下的找谁去,姐的时间就是银子!你是我们的爹爹?对不起,不认识,要认亲出门左转不送!这是一个现在女医生带着空间穿成小农女的故事,女主不圣母,不包子,还附赠一枚妹控腹黑哥哥,发家致富的故事,至于那几个极品与渣渣,有多远滚多远!...

《农门医女很彪悍》小说试读

可是当青宁过去那边做工的人群那里时,发现人都走光了,当然那个白子琰也不在了。

“金莲姨,你那个亲戚呢?就是帮你赶车回来的那个小哥哥?”青宁回来问正帮他们收拾东西的沈金莲。

“你说子琰啊,他回去了,咋啦?”沈金莲疑惑地问。

“刚才我哥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地上捡到了这个。”青宁拿出荷包递过去道:“这不是我们兄妹的,我们寻思着这是不是他不小心掉的。”

青宁找了个借口,总不能说是对方塞给他们的吧,这要让人误会了多不好,而她也不想无缘无故地欠人情。

果然,沈金莲听了这话没怀疑什么,接过荷包来看了一下,就笑道:“那孩子向来沉稳,没想到也有那么不当心的时候,这荷包是他娘绣的呢,行了,你给我吧,一会儿我回去捎给他。”

“谢谢金莲姨。”青宁一听就笑了,她的目的达成了。

沈金莲拿到荷包的时候也不由得高看了青宁兄妹几个一眼,她已经从自家父亲那里知道事情的经过。

更加知道现在的青宁兄妹有多缺钱,而她手上的荷包里明显有不少钱,如果真是子琰掉的,他们偷偷留下也没人会知道,可他们还是交给了自己,有这么一对兄姐在,下面两个小的的品性也不可能坏到哪里去。

当天晚上,青宁就跟沈元平说她卖药得了五两银子,再加上当初从沈家老宅带出来的钱,他们应该可以把三间屋子都换成砖瓦顶,这样也可以省去以后经常要翻修的麻烦。

“可是咱们还要围围墙,陈爷爷说那才是最花钱的地方,要用石头垒起来。”沈元平也不太清楚修围墙的成本,只是听陈金根说要花钱,他也就觉得花钱了。

“那咱明天问问陈大叔和陈二叔的意见再说。”青宁也不太懂这些,她此时正拿着一个热鸡蛋给沈元平敷脸上的伤。

“哥,他们那边都那么不讲理了,你咋还会着了沈阿贵的道?”青宁是明白自己这个便宜哥哥是有此小聪明的,也不是愚孝的人,怎么可能又让沈阿贵钻了空子呢。

沈元平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沈阿平来的时候,姿态放得很低,我见他一直跟在陈大叔后面忙前忙后也就没理他,谁知后来他就偷摸的一个人来找我了,还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说要替我掌家,我一说不愿意,他当场就给了我一巴掌……”

显然沈元平也被沈阿贵的厚脸皮惊到了。

青宁边帮沈元平滚鸡蛋,边说:“哥,以后只要看见沈家那几个人出现在我们家附近,就拿大棒子赶,赶不走就用菜刀吓,不用客气,他们现在已经跟我们没关系了。”

“小安和乐乐也是,你们还小,见到他们就尽量躲着走,他们再怎么说难听的话也不要理,保证自己不受伤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姐姐会心疼。”

两小只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因为青宁把剥了壳的鸡蛋在灵泉水里泡了一会儿,沈元平脸上的伤在滚了几遍后,就慢慢消肿了,为了不让效果太明显,青宁点到为止,把用布包着的鸡蛋掰成两半,往两个小的嘴里一人塞了一半道:“你们陪着大哥说话,姐给你们做好吃的去。”

“二姐,让乐乐陪着大哥,我来帮你。”沈元安迈着小短腿扯着青宁的衣襟说。

“青宁,一块儿去吧,我觉得好多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哪有做哥哥的等着吃现成的。”沈元平也站起来道。

沈青乐也眼巴巴地瞅着青宁。

青宁绽开一个笑容,“那好,咱们一起去。”

因为这时候已经不早了,青宁也没做什么复杂的东西,就煮了一锅鲜菇疙瘩汤,蘑菇是前几天才摘来的,又用油炒出了香味,又加盐加水。

等水烧开的功夫,青宁从一堆去米面袋子里舀了勺白面,放在灶台上,又找出四个鸡蛋和一把青菜,洗干净青菜后,锅里的水也开了,鲜蘑的香味全都激发出来了,使得坐在灶台后的两小只直咽口水。

青宁笑看了他们一眼,才把调成糊状的白面小心地下到水里,“哥,你去撤掉一点火,我好下鸡蛋。”

“好勒!”沈元平兴奋地应道,他可看见了,青宁拿的是白面,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日子没吃白面了。

青宁见没人注意她,从指尖流出一股细水的泉水,掺入锅中,不一会儿,就又让沈元平他们撤底灭了火,只余灶膛里的余温煨着锅子。

“哥,去拿四个碗来。”青宁又吩咐,两个小的太小了,其实连看火这种工作还都有一定的危险性,拿碗这事就更不必了。

可是沈元安和沈青乐却异常积极地抢着去,青宁无奈地看了他们一眼,对沈元平说:“哥,你小心看着小安和乐乐一点。”

“没事,以前娘在的时候,这种活他们经常干。”沈元平倒没那么在意,“而且爹说咱们沈家的孩子不能娇惯着长大。”

青宁翻了个白眼,这个傻哥哥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个失踪多年,一个才刚死,他怎么就不知道避讳一点呢。

不过沈元安和沈青乐的反应倒是出乎青宁的意料,他们并没有因为沈元平的一句话而伤心,仿佛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眼前鲜美的晚餐吸引了。

青宁心下松了一口气,幸亏两个小的没有闹,不然她还真没有哄孩子的本事。

沈元安吃着香喷喷的荷包蛋,两只眼睛眯成了月牙,“二姐,鸡蛋好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青宁把自己碗里的蛋一分为二一半给沈元安一半给沈青乐,她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吃鸡蛋,前世又没少吃过鸡蛋,且又听着沈元安的话心酸,便想也不想的那么做了。

沈元平看自家二妹这么做,手中的筷子不由得顿了顿,看看自己才要咬下去的蛋,又看看妹妹碗,最终也把蛋一分为二,自己一半,青宁一半。

青宁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鼻头都酸了,将自己碗里的半个蛋,也没有推回去,而是道:“好,咱们一起吃,明天,我们做红烧肉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