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小说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宫芷琪况启寒小说全文

2021-09-14 11:54:51 主角:宫芷琪况启寒 作者:树藤下的懒猫
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 连载中

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

作者:树藤下的懒猫 主角:宫芷琪况启寒

《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小说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宫芷琪况启寒小说全文

《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小说介绍

主角是宫芷琪况启寒的书名叫《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是作者树藤下的懒猫创作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了抑制自己身上的寒症,况启寒将她套在了自己身边。他一直以为自己将她捏得死死的,直到在一次网络大赛上发现自己圈禁的女人实则是国际著名女黑客!还被迫卷入了一场黑客暗杀行动中!为了救她,他在爆炸中死亡,她却在这时怀孕了!照看公司和孩子的重担落在她身上!五年后,孩子参加国际网络大赛,投资人Han却有着和他极为相似的面孔!他对他们母子却没有任何记忆。宫芷琪为了找寻真相,接近他的生活,反过来却被他将了一军.......

《偏执总裁,黑客娇妻宠上天》小说试读

醉夜大堂里。

韩素汐的父亲为她安排了一个推销酒水的工作,高提成,低风险,也算是对她这些年帮忙辅导孩子功课的感激——要不是她,韩素汐可能连S城最差的高中都上不了。

宫芷琪特意画了浓浓的妆,还涂了厚厚的口红.......本来干净漂亮的脸蛋,在这个妆容的帮助下,毫无神采,平庸失色,甚至比醉夜里最普通庸俗的陪酒还不如。

她是故意的。这样的打扮,可以保证她不被那些来消费的客人盯上,才能更有力地保护自己。

因为韩素汐让父亲先跟这里的经理打过招呼,所以经理给她安排好之后,便带着她去换装了。

“其他的我也不便多说,但有一点要记住,千万不要得罪客人。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得罪了不好收场。”

看到经理诚恳的眼神,宫芷琪用力地点了点头。

经理最后对她说了句:“推销酒水难免会被客人占点便宜,别大惊小怪的,包厢里也都有服务员在......不过你这幅模样,估计客人不会对你有想法。”

宫芷琪:“……”

好吧,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和几个同行的女孩一起领了要销售的红酒,宫芷琪跟在服务员身后,敲开了一间又一间包厢的门。

买红酒的人少之又少,倒是戏谑调侃她的人不少。

兜兜转转下来,她只卖出了一瓶最便宜的红酒。

“这是会所里最高级的一间包厢了,等下你记得把酒的价格抬高一点。”服务员大概是看她今晚业绩惨淡,忍不住提醒。

“嗯。”

服务员推开了包厢的门。

房间内,三五个人正在闲谈,宫芷琪环视了屋内一圈,视线定格在坐在最显眼的位置的男人——是他!.........她最不想见到的男人!

在这一刻,她终于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冤家路窄!

她转身要跑。

“站住。”在她逃跑之前,男人叫住了她,“酒不卖了?”

他还想着这两天忙,先把她放一边。没想到她竟主动送上门来了!

她更是在原地愣住......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自己身上的工作服太明显了?一下子把她的“职业”暴露了?

况启寒冷笑了一声,眼神中有她看不懂的情绪。

“我看你们好像是在谈工作.......就先不打扰了.........”她别开眼神,尽可能不与他接触。

况启寒剑眉一扬,视线不动声色地落在她浓妆艳抹的脸上。

那眼神让宫芷琪心里莫名地发憷。

一旁坐着的中年男人看到他的眼神,立刻会意,笑着开口,“原来寒爷喜欢红酒啊。”

男人说完看向门口的宫芷琪,音量提高,“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把酒拿过来!”

她只好将酒拿过去——再怎么都没必要跟钱过不去,毕竟光是这瓶酒的提成就有一万多!

她垂着头,躲避着那道冷淡的视线,“各位先生,这瓶是高级红酒,价格是二十万,请问是否真的要开?”

“开!”中年男人为了讨好况启寒,一点都没犹豫。

“去把妆卸了。”一道寒冽的声音传来。

屋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况启寒这是让她一个卖酒的去卸妆?他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女人来了?!

宫芷琪假装没听到他的话,专心开红酒,就在这时,手腕被握住——况启寒身旁的中年男人,握着她的手腕,一脸色眯眯地盯着她,“寒爷跟你说话呢,你到底回应一声啊。”

她一阵恶心反胃,正要条件反射地甩开,可是想到经理再三嘱咐别得罪客人,她只能忍耐。伸手假意去拿桌上的红酒杯,不着痕迹地摆脱那只恶心的手,“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上班都要求带妆的。”

“就你这模样,化了也是白化。”坐在另一边的男人也附和道。

宫芷琪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怎么回应。

中年男人笑着看向况启寒,“寒爷,您不介意我让人试试酒吧?”

况启寒修长的手指很有节奏地敲打着沙发扶手,嘴角微微一扬,“陈总喝酒前的嗜好还真是独特。”

中年男人并不了解况启寒这个人,只听说他嗜血无情,在商场上心狠手辣,处事果决。今晚第一次接触之后,他觉得况启寒虽然难以接近,但毕竟也是男人,终归逃不过酒色的。

所以听了这话,他以为况启寒是赞同了他的做法。

服务员这种场面见得多了,自然不能看着她吃亏。

要真闹出什么事来他也脱不了干系。他走上前,一脸笑意,“各位老板,这是八二年的拉菲,口感很不错的呢。需要的话我这边帮您试试。”

“一边去!没找你!”中年男人厌弃地斥责了一句,再次伸出手去拉宫芷琪。

宫芷琪反应极快,已经向一旁移动了一步,远离他。

中年男人脸色一变,“躲什么?!过来陪我喝一杯!”

“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宫芷琪婉拒。

“卖酒的自己不会喝酒?你当我好唬啊?”中年男人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更加兴趣十足地看着她,“如果你把这杯酒喝下去,今晚你库里还有多少酒,都包在我身上!”

这话是让宫芷琪心动的!

要是这个中年男人真的说话算话,那她拿了这笔钱,也就可以远离这种地方,安安心心继续做着其他收入微薄但起码安全的**工作了!

“您说的是真话吗?”

“当然!”中年男人也是在商场征战多年的老人了。如果不是已经喝醉,他不会察觉不到况启寒全身散发着冷意,以及那蓝瞳深处透着的寒气。

“好!”宫芷琪一咬牙,点头。

只要她把这杯酒喝下去,她今晚就可以拿到丰厚的提成,弟弟下一阶段的医药费就能解决了!

这个条件十分地有诱惑力。

中年男人眼神一眯,熟练地拿起酒杯摸了摸杯口边缘,放在了她面前。

好?

况启寒敲打着佐伊扶手的手指一顿,蓝眸一眯,周边的温度更是一再下降——她是想钱想疯了?一个女人在这种地方喝醉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吗?为了卖酒赚点钱,她还真是有求必应!

下一秒,宫芷琪拿起桌上的红酒,仰头就往嘴里灌。

只是酒还没怎么进入口腔,手中的酒杯已经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酒杯砸在地上,瞬间碎裂。

宫芷琪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况启寒,他正阴着脸,鹰隼般的视线盯着她,“酒好喝吗?”

她一时间忽略掉了喉咙**辣的感觉,下意识摇头,撇了撇嘴巴,好喝才怪!

“寒爷……”桌上的其他人早就吓傻了。

中年男人愕然地看着已经起身的况启寒,刚刚还淡然自若,此时却一脸寒意,十分地吓人。

他狭长的蓝眸扫向中年男人,将室内刚刚上升的温度,一瞬间降到最低,“陈总,何必呢?”

包厢里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况启寒抬脚就往外走,语气淡淡的,却透着十足的冷意:“今天的生意就谈到这里,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