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的醋坛子又翻了 连载中

前夫的醋坛子又翻了

作者:以雅以南 主角:姜羡予贺临渊

前夫的醋坛子又翻了全文免费阅读 姜羡予贺临渊小说《前夫的醋坛子又翻了》章节精彩章节

《前夫的醋坛子又翻了》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前夫的醋坛子又翻了》的小说,是作者以雅以南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贺临渊娶了南城第一大美人姜羡予,婚后将太太宠上了天,引来全城艳羡。她却心知肚明他心有所属。婚后数月,他白月光高调归来,姜羡予提了离婚,贺临渊如她所愿。恢复单身后他在兄弟前面,一副没事儿的样子,美人在怀,肆意玩乐。谁都以为姜羡予在他心里不过过客。可后来,贺家宴会上,贺临渊看见她一身红装,挽着那个人一同出现.........

《前夫的醋坛子又翻了》小说试读

第16章

反正老爷子最关心的也不是姜羡予工作的事情,他着急让两人结婚,还是想着可以早点抱孙子。

“孙媳妇啊,老爷子我呢,其实也是赞成你们年轻人要有事业的,所以你要拍戏老爷子我全力支持,但我就心头啊就还有个事儿。”

“爷爷您说。”

姜羡予静静听着。

老爷子握着姜羡予的手,笑着拍了拍:“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希望你跟临渊可以早点要个孩子。”

姜羡予跟贺临渊对视一眼,其实两人都猜到老爷子说的就是这个。

姜羡予低着头,红唇微微地抿着。

老爷子依旧握着她的手:“老爷子我这个要求,其实也不算为难吧?我知道你忙着事业,可是生孩子,也就一年的事情,你现在还年轻,生下来就扔给老爷子我,我来帮你们照看着。而且女孩子早点生孩子,身体恢复的也快。要是等年纪大了再生,那风险不用我说,你们也都知道的,对吧?”

“老爷子我也不是逼你们,只是我们贺家如今这样,我不得不操心。我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还能活多少日子,说不定哪天早上就起不来,一觉睡过去了。家里现在也就临渊这一个,我如果没看见贺家开枝散叶,我这走也走得不安生啊。”

贺临渊抬眸看着老爷子,开口:“爷爷,何必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你们年轻什么都无所谓,可我都多大年纪了,这些事情也都是早晚的。”

老爷子挺直脊背,看着贺临渊跟姜羡予:“这事说好听点是跟你们商量,说难听点也就是我安排了。一年之内,我要听到我有了重孙子的消息。”

姜羡予没说话,贺临渊低笑了一声:“爷爷,生孩子这事儿了,关键是在贺太太身上。她今年还要拍戏,恐怕没时间给你生重孙子。”

贺临渊这是把皮球踢给自己了。

其实她知道嫁给贺临渊,生孩子这是早晚的事情,可她没想到老爷子会这么快就逼着她要孩子。

她跟贺临渊结婚本就没那么单纯,生孩子是在她计划之外。

她看了眼贺临渊,后者脸上倒是云淡风轻的,可不是,生孩子要的是她的肚子,怀胎十月,他只需要提供个**就是了。

姜羡予刚想说什么,老爷子就笑着看她:“孙媳妇儿啊,临渊说的没错,生孩子这事情,还得看你。老爷子也不是说要你立刻马上就怀上,这不是给了一年时间?你这拍戏,也不至于要拍一年,不是么?”

“老爷子我都想好了,你这不是大三,马上大四么。工作的事情等到毕业再说,也不迟是不是?这段时间,你想要做什么也可以去做,但是把怀孕这事情也放在计划里,要是有了,就把工作停下来,然后生了孩子,恢复好了,你要在娱乐圈混十年二十年,那老爷子我也是支持你的。”

老爷子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姜羡予心里怎么反对也是没用的了。

她没说话,老爷子开口:“孙媳妇儿,你这不肯点头,难道心里有什么别的主意?是临渊对你不好,你怕有了孩子以后,想分开就成了难事?”

姜羡予确实也有这一层的担心。

她觉得要孩子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生孩子是很容易,可是生下来之后,还要把孩子养大。

对孩子是有责任的......

要生要养。

如果她以后跟贺临渊离婚了呢,孩子要怎么办?

贺临渊如果再二婚,别的女人会对孩子好吗?

再怎么好,也比不上亲生父母吧。

老爷子看着姜羡予,然后敲了敲手指:“如果你实在是不想生的话,要不我们就借腹生子,你依旧可以忙你的事业,反正我只是要个重孙子罢了。”

老爷子这话一说,贺临渊就“啧”了一声,“爷爷,你可别东想西想了,那叫什么事,违法的。”

“那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要怎么办?”

姜羡予心底沉甸甸的,末了,她到底是开口:“爷爷,顺其自然好不好?”

“如果有了,我就生下来。”

但如果没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老爷子见姜羡予松口,脸色也会缓和了些:“那你们是答应了?”

姜羡予刚想说什么,贺临渊就看着老爷子:“爷爷,我跟你谈谈。”

“......”

几分钟后,客厅只剩下姜羡予一个人。

贺临渊叫上老爷子去了书房,两人在聊着什么,她也不得而知。

她掏出手机,点开一个私密相册。

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姜羡予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她现在是走不了回头路了。

选择了开始,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所以真的要跟贺临渊生个孩子么?

姜羡予手落在自己的腹部,她无法想象,如果这里面孕育着一个自己和贺临渊的孩子。

不是爱情的结晶,对孩子来说,又公平吗?

......

书房内。

老爷子听完贺临渊说的话,怒不可遏,直接一本书砸过来。

贺临渊没躲,额角直接破了皮,鲜血了这样流下来,看着有几分触目惊心。

贺临渊抬手摸了下,倒不觉得疼,从小到大,遇到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老爷子蹭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贺临渊的鼻子:“贺临渊,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什么叫早晚要离婚,我亲自给你安排的婚事,只要我活着一天,你们就得做一天的夫妻!想离婚,就等着老爷子我死了!”

“爷爷,你说这种话威胁得到我么?”

贺临渊唇角微勾,语气也是漫不经心的:“你看不上薇儿,拿自己的命来逼我跟姜羡予结婚,现在又故技重施要我们给你生个孩子?爷爷,你真当我那么好拿捏呢。”

“贺临渊,你是翅膀长硬了是么!”

老爷子胸口一阵疼痛,他伸手捂着,气的脸色发白:“如果不是知远没了,你以为我要在你身上花这么多心思!你连你小叔叔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贺临渊闻言,脸色就彻底沉了下去。

是啊,他小叔叔比他优秀很多,孝顺懂事,才华横溢。

从小到大,他一直活在贺知远的阴影里,老爷子经常将两人拿来比较,他贺临渊永远是被比下去的那个。

男人低着头,鲜血顺着脸颊往下滴,双手握成拳头。

他像是一头要发怒的豹子,极力的隐忍着。

半晌,他这才笑着出声:“是啊,我一直都比不上小叔叔,何况他人现在没了,我就更比不上了不是?”

“可是爷爷,你心爱的小儿子没了,你能依靠的也就只有我了。这几年我对你不好么,在你眼里,我真就那么差劲么,嗯?”

就差劲到,不能被自己亲爷爷用正常公平的眼光对待。

也不能,在面对自己的人生大事时,能自己做决定。

老爷子此刻完全不想跟贺临渊讲话,他想到了自己那个小儿子,他颓然地坐下去,仿佛又老了。

“滚,你给我滚出去......”

贺临渊静默了一会儿,还是转身出去。

他打开门,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女人,她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

姜羡予几秒钟才缓过神来,抬起头,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声音温柔:“你流血了,我帮你处理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