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娇妻宠上瘾》沈星尔晏子羡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2022-06-23 14:07:29 主角:沈星尔晏子羡 作者:糖前蜜月
千金娇妻宠上瘾 连载中

千金娇妻宠上瘾

作者:糖前蜜月 主角:沈星尔晏子羡

《千金娇妻宠上瘾》沈星尔晏子羡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千金娇妻宠上瘾》小说介绍

主角叫沈星尔晏子羡的小说叫做《千金娇妻宠上瘾》,本小说的作者是糖前蜜月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爱上沈星尔的那一年,晏子羡初掌大权。他外表尔雅深沉,实则处事乖戾决绝,他在玺城地位卓然,呼风唤雨,女人缘过盛。然,晏先生周遭的亲信都知道,那些崇拜他爱慕他的女人,都不过是错爱。只因弱水三千,晏子羡独独看上了那个风评极差的沈家千金。*迎娶晏太太的那一年,晏子羡33岁,他富可敌国,贵气逼人,身上的戾气逐......

《千金娇妻宠上瘾》小说试读

雨声沙沙作响,餐厅四面的窗棂皆被寒气氤氲。

是什么时候开始随着他的指引拿起面前餐具的呢?

沈星尔竟浑然不知。

幸好她也不是特别拘谨守礼的人,两人面对面用餐,随意而舒服地偶尔对话几句,也基本都是她在说,晏子羡在听。

他这样沉默寡言,这样优雅成熟,眉宇面颊却又看起来如斯年轻英朗。

可就是因着他的这份寡言少语,所以衬着这个男人越发的魅力难消。

一顿饭,倒也算是宾主尽欢。

眼看着晏子羡叫来侍应,沈星尔连忙道:“晏先生,这顿饭该我请您。”

“让女人花钱请我吃饭?”晏子羡似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脸上笑容看起来别提多迷人耀眼。

绝代风华都不足以形容这男人。

沈星尔感觉自己快要顶不住这男人该死的魅力了。

她忽然抱臂护住了自己的胸,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总不会让我为了一顿饭以身相许吧?”

“……”晏子羡真的受不了这女人的奇葩脑回路了。他优雅起身,淡淡地道:“就你这智商,能进宇宙集团也真是我心慈人善。

“……”那么好看的一张嘴,损起人来也真够毒的。

沈星尔下意识地撇撇嘴。

晏子羡偏偏在这时将目光轻落在她的双唇间,目光悠悠濯濯,竟比外头被雨淋湿过的露水粉花更加多了几分姿色。

把他迷得有些五迷三道的。

男人就趁着这时走上前,一把握住了她纤细瘦白的手腕:“白吃了我一顿饭,送我一程不算过份吧。”

沈星尔怔怔地低头看了眼男人的手,修长如竹,皮肤又生得那么白。

可见他常年养尊处优,连一双手都保养得那样矜贵。

于是,小女人又开始继续盯着他的手愣愣出神了。

晏子羡一路细细观察着她,心中突然觉得这丫头平时看着挺聪明伶俐,这会儿却憨样傻傻的,一副没近距离接触过陌生男人的可心小模样。

两人说着话走出餐厅,细密的雨帘之中,沈星尔一眼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红色法拉利。

一双美眸顿时光亮灼灼,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哎呀呀,这不正是她心心念念的新款法拉利吗?!

晏子羡看着她发光诱人的漂亮小脸,笑意深深:“喜欢?”

沈星尔点头,话匣子再次密密麻麻地打开:“6.3L双离合,四驱V12,1—100km加速时间只需3.7秒……”

都不知道已经相中了这辆车多久了,各种性能熟的不行,简直如数家珍。

晏子羡却像是故意似的,道:“可惜你刚刚喝了酒,不然倒是可以借你过过瘾。”

“……”沈星尔顿时丧气地住了嘴。

那可爱小模样逗得大佬简直要忍俊不禁。

没过多久,车子已经稳稳地停在了宇宙集团的地下停车场,晏子羡瞧着沈星尔恋恋不舍走下车的样子,轻轻笑着问她道:“很喜欢这辆车?送给你怎么样?”

沈星尔摇摇头:“不可随便接受异性的礼物。”

意外地,晏子羡竟颔首同意:“这倒是对的。”他亦不希望他看上的女子太过轻易就会被物质和金钱牵着鼻子走。

沈星尔朝着他潇洒地挥挥手:“再见。”

“什么时候?”晏子羡凝着她,问。

“什么?”

“你说再见,我问你什么时候再见。”

沈星尔笑了笑道:”您随时来事务所就可以见到我啊。“

这一秒她心中倒是很确定,这个外人眼中不可一世的神祗,富可敌国的晏子羡,他真的对她感兴趣。

她微微仰起了头,然后大大方方地望进晏子羡深邃似湖泊的双瞳之中:“不过,晏先生,我不过这座城市里最泛善可陈的一个女孩子,并不值得您如此上心。”

她说完,再次朝着晏子羡礼貌道别,然后转身潇洒离开。

晏子羡望着她洒脱又难以驯服的倔强背影,微微眯了眯双眸。

外套中手机不停震响,他接起来。

那一头依然是沈牧礼:“晏先生,您现在说话是否方便?”

晏子羡淡淡应了一声,又听到沈牧礼在电话里说:“听说您昨晚曾找过我,可是为了城南地皮融资的事?”

晏子羡的声音此刻是那样的淡漠疏离:“城南地皮竞拍大家各凭本事吧,沈先生不必再来找我。”

他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梯送着他往这座城市的最高端而去,男人俯视着这座城市在他眼中的渺小与距离。

离群索居,高处凉寒。

他走进办公室,林栋早已经在那里候着:“方才沈总打电话给我,问是不是沈小姐惹了您不愉快。”

晏子羡轻哼了哼道:“他倒是挺了解自己女儿的狗脾气。”

他说着随手将外套挂在椅背上,轻挽起衣袖,然后对林栋道:“你先回吧。”

林栋离开之后,晏子羡才从口袋里摸出一只女式印花钱包。

那是她刚才在餐厅不小心落下的,他随手捡了来,却根本没打算要物归原主。

钱包的精致拉链上,刻着她中文全名的缩写。

他打开,竟有意外惊喜,暗格夹层里放着她的一张全身照。

照片中,她穿着一件剪裁一流的贴身小黑裙,整个人侧卧在一张米灰色的藤椅上。

乌亮头发的鬓角处,明艳艳地别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一双迷人长腿更是白亮得犹如象牙。

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干净清荷般的小性感与小妩媚。

晏子羡在惊艳过后,倏尔凝着那张照片勾唇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