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金惜纳兰朔小说 云金惜纳兰朔免费阅读

2022-01-12 17:08:38 主角:云金惜纳兰朔 作者:雪花酪L
俏皮王妃俊王爷 已完结

俏皮王妃俊王爷

作者:雪花酪L 主角:云金惜纳兰朔

云金惜纳兰朔小说 云金惜纳兰朔免费阅读

《俏皮王妃俊王爷》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俏皮王妃俊王爷》由雪花酪L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金惜纳兰朔,内容主要讲述:失足落水之后意外穿越,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穷追不舍,看一对欢喜冤家经历了哪些啼笑皆非,躲过了多少尔虞我诈之后才终成眷属。...

《俏皮王妃俊王爷》小说试读

翌日,云府上下齐聚府门,除了云金惜依然窝在真丝被里。

一旁的雀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动手使劲摇着床上的云金惜,“云金惜你给我醒醒,醒醒~你不要让老爷这么寒心好吗?就算我求你了,去送送老爷吧!”

“呜呜呜~小姐,就算我求你了,去送送老爷吧!”雀儿简直没招了,撒气的坐在床头直接哭了起来,“你怎么这么没良心,老爷他多疼你,自从你病了这一场,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你知不知道,老爷得的肺病是家族病,你的爷爷就是这样去世的。老爷这一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

听到死字,云金惜才有点清醒了,呼啦一下从被子里坐起来,“今天是老爷去南带国吗?”

“是,老爷走之前还来看过你。你睡得熟,老爷说让我们不要吵醒你,结果你呢,一点良心都没有!昨天我都听见了,为了你的幸福老爷都敢跟王爷作对,还有那桌子上,他还给你亲手煲了汤,说是你一直都爱喝的,结果你呢,老爷要走了你都不说去送一下!”

她的心抽了一下,紧跟着眼泪落在了床沿上。

雀儿也抹了两把泪,镇定道:“小姐,我知道一条小路,如果你愿意,此时骑马过去还来得急。”

“那还等什么?快!”

说罢,二人便风一样的窜出门去,直奔马厩。

“驾~”云金惜甩开马蹄,直奔府门。此时她才恍然大悟,有如此的父亲应该庆幸才对。在那一世自己不是正盼望有一个这样的父亲吗?若是他真的一去不复回,这种不孝将会是她此世一生的遗憾。

“驾~”

云金惜在马上前仰后合一路跌跌撞撞,她死死蹬着脚扣,双手紧抓着缰绳,一路颠簸到了府门。

“闪开,都闪开,我不会骑马。”

府门相送的人刚好入门,忽然引来一阵骚乱,一群人潮涌般的推脱着闪出一条过道。

马嘶声,呐喊声,惊叫声,一波接一波,热闹非凡!

唰的一声,折扇紧闭,纳兰朔一身素衣如秋风落叶般飘至云金惜的身后,“抓紧我!”

金惜早已顾不得以前的恩怨,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她娇小的身躯便稳稳被包围在纳兰朔的怀里。

他一双大手紧紧勒住马头,马儿长嘶一声,撩开前蹄,即刻朝着大门奔了出去。

“驾,小姐!等我……闪开!”雀儿骑着马紧随云金惜之后。

“啊~”安氏一个不稳伏在门墙,脸色红绿交替变换,她已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远去的主仆二人,“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姐不懂事,**出来的丫鬟也不懂事!管家,云府的家规何在?回来给我狠狠的罚!”

“是,夫人!”

众人此时回过头才发现,安氏满脸土灰,衣冠不整。

云金惜思量着,不管这个王爷再怎么威胁自己。但是不可否认他救了自己两次。而且对自己也足够包容。这样想想他人还不是很坏。于是,她终于决定开口谢谢他。可是她刚一回身,一个谢字刚脱口便不小心撞上了他的唇。

她小心肝咚咚的开始没规律的跳起来。

这是意外,意外,淡定!

他暗自一笑,立刻捕捉到那片柔软的红唇,彼此的气息温热湿润,柔滑弹润的感觉让人心底最隐私的欲望瞬间燃烧起来。

纳兰朔不禁收紧自己的臂膀,将她紧紧收在怀里。就是这个感觉,他享受的吮吸着那片柔软。

三秒的呆滞。

他的吻凉丝丝的,略有些甜,软软的好似棉花糖,让人沉醉。

感觉不错,舒服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触电?

不行,这是**惯用的伎俩,我可不能上当。

云金惜理清思路,忽的转过脸,忐忑不安道:“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纳兰朔轻轻舔过自己的嘴唇,意犹未尽的浅浅一笑,下一个动作更加贴近了她。

此时,她脸颊的温度迅速升高,耳边传来阵阵温热的气息,“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要迷恋本王的吻,你会醉的!”

“流氓!放开!”

“好!”说罢,纳兰朔便松开了缰绳,马儿瞬间便活跃起来。

“啊~”云金惜惊得往后一仰,再次跌进了他的怀里。

“你还逞强吗?难道本王配不上你吗?”纳兰朔再次合拢臂膀抓紧缰绳,将她安全的圈进怀里,纳兰朔对自己的魅力从来没有怀疑过,别人先不说,就云府那个安瑾芸,为了嫁进正阳王府做妾,当朝左相已经跟他提过数次。

“这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你让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待在你身边有意思吗?难道你没听过强扭的瓜不甜吗?”

“没听过。”纳兰朔接着问道她,“本王那天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不好意思,我没考虑。”云金惜没好气道。

纳兰朔嘴唇微翘,双眉一蹙,小丫头倒是很倔强,“咳咳,这样啊!这么说你是不同意了呗?”

“我不同意有用吗?”

“没用。”

云金惜再次无语,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问自己。

纳兰朔微微一笑,凝视着手上那串有瑕疵的海蓝珠,“若之前的事都都不算数,那么今天的这一吻总是真的,本王就当你愿意了,驾!”。

“前边是我爹的马车!爹~”云金惜一脸欢喜,举起双手呐喊:“快点,快!”

纳兰朔在她身后笑拥着她,闻着她淡淡的发香,“你逃不掉了!”

云金惜叫停后完全将他的话忽略掉,“爹!”

“惜儿?”云缙撩开车帘又是惊,又是喜,赶忙道:“快,停车!”

“爹~”

云缙心中一阵温暖,双眼不觉就有些模糊了,“你怎么来了?你身子刚刚恢复,应该卧床休息才对啊!”

“爹,我只是担心你。是我不好,爹爹出行都没能及时相送。都怪我!”

“傻丫头,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何必急于一时呢。”

“可是,雀儿说······”

“雀儿说什么?”

“没事,爹。等我身体好些了,我就马上过去陪您。”

“好好好!”云老爷紧紧抓着女儿的手,瞬间精气神提了几倍,“爹现在什么都不求,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啊。”

云缙只顾着跟女儿寒暄,却忘了身旁站着的王爷,半天才缓过神来,“云某失礼了,见过王爷。”说完便急着跪地请安。

纳兰朔赶忙伸出手去扶,“无碍,无碍!你们父女聊!”说完便牵马走去了一旁。

“这里风大,你身子刚好一些,禁不起风吹,现在你也赶来为爹送行了,王爷还在那里等着,你快些回去吧!”云缙关切的催促她赶紧回去。

说完父女二人便走去王爷那里,“王爷,小女的通关文牒就麻烦王爷了!”

“嗯,云先生保重,到了以书信示平安,我们以后的交集还多着呢。”纳兰朔一直笑着。

云缙猜测到纳兰朔话里的意思吗,勉强笑笑,“多谢王爷。”

“爹,我送你!”

云老爷强忍着泪,挥别了女儿。

良久,云金惜一直站在离别的地方矗立不动。

那一世,自己父母离异,自己直到大学毕业都是孤身一人,如今终于有了一个心疼自己的父亲,可是却生死未卜,上天你真的会如此残忍吗?

“惜儿,”纳兰朔跟着宠溺的叫出一声,“你愿意看着你爹不治而死吗?如果不愿意的话,不妨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你到底要威胁我到什么时候?”云金惜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纳兰朔双眉一挑,依然是笑容以对,“到你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