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萧薇墨时谌完结版精彩试读

2022-05-14 11:06:44 主角:萧薇墨时谌 作者:年十三
蔷薇 连载中

蔷薇

作者:年十三 主角:萧薇墨时谌

《蔷薇》萧薇墨时谌完结版精彩试读

《蔷薇》小说介绍

《蔷薇》是由作者年十三所著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蔷薇》精彩章节节选:九岁那年——我遇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他不顾自己淋雨,微微的弯着腰保护着墙角的那簇紫色蔷薇花,眉犹远山黛眉,温柔帅气从此,我用了十四年的时间追随他我以为成为他的妻子,安分的待在他的身侧便可以幸福,换的一世相敬如宾。可耐不住他的算计,逼迫,以及他对别人的温柔爱护,我放开了他,恢复了他的自由身。离婚后,......

《蔷薇》小说试读

第11章

方才我想听雪落下的声音我就戴上了耳蜗,听见声音我仓皇的抬头,正看见男人目光如炬的望着我,那神色似乎在打量什么。

我扔下雪起身喊着,“墨时谌。”

墨时谌是个英俊的男人,被他这样的目光注视我容易心慌,我叹了口气发现他穿着一款黑色到膝的大衣,我能分辨得出深黑。

以及还有他身后的茫茫大雪。

他忽而提道:“你衣服是什么颜色?”

我想起上次我把他的表认成了金色。

难道他开始怀疑我什么了?

他这是在试探我?!

我按耐住心底的忐忑问:“怎么?”

墨时谌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固执的问:“是什么颜色?”

“银色。”我答。

我虽然是个色盲不能辨色,但是我清楚我衣服的所有颜色,因为我之前怕暴露了自己的问题,所以总是下意识的去看别人的嘴唇分辨他们说什么,以及记住身侧的颜色。

包括墨时谌所有的腕表款式对应什么颜色我都记得,包括他的衣服我也几乎记得。

我了解他,胜过他自己了解自己。

可偏偏他说他那款腕表是银色的。

他凝眉,“为何说我腕表是金色的?”

果然是那天让他起了怀疑。

这款表是墨时谌母亲送的。

她说这是一款金色的腕表。

我记住了,但是记错了。

我下意识的狡辩道:“我说过我那天流鼻血太多头晕,你怎么总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墨时谌是个有自我判断的男人。

他没有相信我的鬼话,突然走到我的面前抬手握住我的手腕,嗓音低沉道:“我妈有个毛病,分不清金色和银色,她总是记混这两种颜色。她有点色盲,那么你为何认错?”

墨时谌并没有等我回答他的问题。

他也不在乎我说的是什么。

因为我无论说什么他都觉得是狡辩。

索性直接打开了他的钱包。

里面夹着一张年久的照片。

那张照片......

我错愕的神色盯着他,“你怎么有......”

他怎么会有我九岁时候的照片?!

墨时谌打断我,“这是我十四岁遇到的一个丫头,萧安**的照片,那丫头长的漂亮性格又安静,主要是听话,比墨太太听话。”

原来是这样啊......

原来他一直有将我的照片放在身边。

当宝贝一样珍藏着。

“你一直放在钱包里吗?”

男人嗓音寡淡,“与你无关。”

闻言我垂眸道:“我不是墨太太了。”

男人淡淡的语气问:“是吗?”

“嗯,你应该拿到了离婚证。”

墨时谌没有说话,我也不太明白他现在是什么意思,我身体冻的厉害,我也没有说要离开,主要是舍不得,想多再看他几眼。

我就是这么没出息。

这辈子就栽在墨时谌这深坑里了。

“这丫头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

所以墨时谌是想拿这张照片考我?

但是我凭什么被他牵着鼻子走?!

我吸了吸鼻子问:“你要干什么?”

“怎么?怕我发现什么?”

男人的语气里带着试探。

雪越下越大,我从他冰凉的掌心中抽出自己的手腕将双手揣兜里取暖,并没有任何的效果,感觉自己的身体冷到快成了冰块。

我哑了声音说道:“红色,血红色的那种,帽兜上面是白色的狐毛,短裙是糖果浅黄色,满意了吗?还要我说鞋子的颜色吗?”

照片里的人是我。

是九岁那年的我。

按理说我应该记不住那时穿的衣服裙子是什么颜色,毕竟时间太久远了,但恰巧那天我和萧荆拍过合照,拍的照片被萧荆放在了他的卧室,所以我经常看到过这张照片。

因为是和萧荆唯一的合照,再加上又是第一次遇见墨时谌,所以我的记忆很深刻。

我当时也并不知道那是墨时谌,是萧荆找我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他,萧荆刚好认识他就同我说,“那是墨时谌,大我一届,是墨家的独生子,那人在学校可是风云人物,长的好成绩也好,就是性格冷,不知为何在这。”

也就是那时,我记住了墨时谌三个字。

墨时谌轻轻皱眉,“竟识得。”

说完他收起了钱包转身欲要离开。

他出现的莫名其妙,走的莫名其妙,我却没忍住问:“墨时谌,你想试探我什么?”

面对着我的背影冷酷又孤傲。

他微微转身,声音竟诚恳道:“我怕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毕竟夫妻一场,我再如何不待见你,我都不希望你有事,愿你今后......”

男人顿了顿,道:“幸福。”

离婚之后,他开始有了善心。

其实我无数次的想,四年前他默许陈然予绑架我只是想让陈然予出口气,他只是没想过陈然予会那般狠毒,所以他并不是真的想害我到现在这种境地,我一直都在找理由原谅他,可我始终都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他。

这四个月的时间,我也时常在深夜想起他,想起他做的事,我恨过怨过也无奈过。

而现在,我原谅他。

我原谅他,放过我自己。

我不想死的时候也带着恨意。

带着对心爱男人的恨离开这个世界。

雪落在身上没有那么冷了,我松开一直紧握的拳头温柔的笑道:“我也祝你幸福。”

顿了顿,我好奇的询问:“还有,照片里的那个小女孩......你为何要留着她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