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鬼夫不要跑》免费阅读 木琳茴狱攰在线阅读

2021-11-25 17:42:14 主角:木琳茴狱攰 作者:有殊
契约鬼夫不要跑 已完结

契约鬼夫不要跑

作者:有殊 主角:木琳茴狱攰

《契约鬼夫不要跑》免费阅读 木琳茴狱攰在线阅读

《契约鬼夫不要跑》小说介绍

主角叫木琳茴狱攰的小说叫做《契约鬼夫不要跑》,是作者有殊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此文设定打怪升级,不对,打鬼升级追情人,卖萌撒泼通地府。你家有鬼?OK,一通电话琳茴捉鬼公司帮你搞定。千年爱人变敌人?来一打符纸,包你忘了前世忘今生,走上白富美高富帅的道路。这是一个追求爱情的故事,外加和鬼斗智斗勇,一群妖魔鬼怪群魔乱舞,偶有雷点,血槽渐空。...

《契约鬼夫不要跑》小说试读

在狱攰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些阴兵立马就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森林还是那个森林,只是有些地方藏着什么东西只等着不知情的人去探寻。

“好了,你先回去,有什么事会再找你的。”狱攰对着簇说道,语气里是不容拒绝。

簇虽然很想跟着狱攰一起,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道士面前完全将自己的气息隐匿掉,所以,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琳茴和狱攰一起下了山,终于到了山脚下的一个小镇上,今晚他们就要在这里借宿一晚,明天再坐小镇上的车到县城去。

镇上的姑娘们看见狱攰的样子,无数的芳心都飞到他身上去了,就连住在旅馆里的时候,还有人上前来搭讪。看得琳茴一阵无语,好歹也是她的男朋友,怎么着这个正主在这里呢,还敢这么猖狂。

更为猖狂的还在后面,居然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生来向狱攰示爱!琳茴这个时候不得不正视自己想要为狱攰改变造型的想法了,就这么简单的搭配都有这么多人上门来,要是按照她的想法改造了,还不得将她给挤走?

“这位小哥哥,他是我男朋友,你离远点好吗?”琳茴对着眼前的男生翻了一个白眼,她就想不明白了,怎么这个世界是玄幻了吗?男人都喜欢男人了,那么女人们怎么办?无性生殖吗?

这个词在琳茴的脑中一闪而过,吓得她打了一个寒颤,她一定不会让这么恐怖的事情发生的,要赶走这些狂蜂浪蝶!

“男朋友?”白面小生不屑地看了一眼琳茴,瞅了瞅她的装扮造型,然后傲慢地说:“就凭你?还想当honey的女朋友?做什么白日梦呢?”

“honey?!”琳茴惊叫出声,她顾不上什么教养了,连忙将这男人给拉开,将狱攰护在自己的身后,凶神恶煞地对着他说:“你赶紧走!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看见琳茴着急的模样,狱攰轻笑,强势地搂过了琳茴的肩膀,对着那白面小生道:“她是我女朋友,请你尊重她。”

这样的笑容完全就是在引人犯罪,那个白面小生看见了,更加下定决心要将狱攰占为己有,说出来的话更是可笑:“我不管!我看上你了你就是我的!”

“什么玩意儿?你再给我说一遍!”琳茴努力挣开狱攰的牵制,但是却没有用处,她被狱攰牢牢地抱在怀中,动弹不得。只是那人的话实在太过可笑,而且也失了分寸,不怪她会这么生气。

狱攰冷哼一声,直接转身就要上楼,不再理会那人。

可是偏偏那人不知好歹,竟然跑到了狱攰的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还说:“你要是不答应和这个女人分手,我今晚就不让你们住了!”

这白面小生是这家旅店老板的儿子,他说出这样的话,让旅店里的其他旅客都露出了不满的神情。感情要是不如他的意了,那他们这些人就别想在这里住了是吧?

有不少旅客开始在那里议论纷纷。

“这人谁啊,怎么这么大的口气?”

“管他是谁,你以为那位小姐的男朋友是好惹的?”

“我看也是,别看他说话那么客气,指不定等会儿要怎么收拾那个人呢。”

“说话这么冲,也不知道这老板怎么教的,我看我们要不然换一家吧。”

说着,不少人开始往外面走去。旅店老板从厨房里面匆匆跑来,看见现场的情形,不禁暗骂自己没有将那丢人的儿子给关起来。

“诶,大家对不住,是我的不是,我这就将他领走,你们别介意啊。再说了,这么晚了,你们也不好再去找别家不是?”

老板的话也在理,大家想了想也就算了,领了自己的房间号和钥匙就上楼了。而那白面小生则是被自家老子给领走了。

老板不好意思地对着狱攰和琳茴两人道了歉,狱攰没计较,这事才算完。

到了房间之后,琳茴生气地坐在床边,一点也不想理会狱攰。

“怎么了?”狱攰走到琳茴的身边坐下,询问道。

“哼。”琳茴小孩子气地哼了一声,将头扭向一边,不再去看狱攰。

狱攰好笑地将她的身子板正,然后说道:“好了,那人不要理会就是了,你看你怎么还和一傻子计较呢?”

“傻子?”琳茴无语,她不知道该怎么和狱攰说,那人根本不是什么傻子,而是一个同性恋。她并没有歧视那人的意思,只是对那人的态度和说话做事的方法感到无比的郁闷。哪有人一上来就这么说的?这人的做法实在是让她不能忍受了。

琳茴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会这么生气,完全是因为太在意狱攰。

狱攰当然知道琳茴的心思,他的心情因为琳茴的这点小别扭变得十分开心,说话也更加温柔了几分。

“别生气了,你看我不还是你的吗?没人能抢走的。”狱攰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成一条缝,看起来就像是两个小月牙,十分的好看。

琳茴皱眉,虽然心中还是不舒服,但总算是没有再生气了。

可是到了半夜的时候,她就彻底的暴走了。

“你给我滚出去!现在!立刻!马上!”琳茴穿着一件睡衣,怒气冲冲地看着桌子边上的人,愤怒地说道。

“你凭什么让我滚啊?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说话的正是之前和琳茴杠上的那个白面小生,他此时穿着透明的纱衣,里面的内容全都清晰可见,实在是有失体统。

琳茴看见他的这幅装扮怎么会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自己本来是去上厕所,可是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人往床上摸去,要不是她回来的及时,可能这家伙就已经上床了!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这般龌龊!

狱攰此时也是一脸的怒意,他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如此放肆,是不是他太过于仁慈了?

“出去。”狱攰什么时候都是保持着一副优雅的样子,就算再让他生气的事情他也不会说半句脏话。

但是琳茴可不一样,敢动她的人,活得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