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嘉懿季临渊安和煦的小说 《汝乃天骄》 全文免费阅读

2022-09-22 18:03:23 主角:沈嘉懿季临渊安和煦 作者:沈嘉懿
汝乃天骄 连载中

汝乃天骄

作者:沈嘉懿 主角:沈嘉懿季临渊安和煦

主角是沈嘉懿季临渊安和煦的小说 《汝乃天骄》 全文免费阅读

《汝乃天骄》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嘉懿季临渊安和煦的小说叫《汝乃天骄》,是作者沈嘉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长公主沈嘉懿「权倾朝野」,是个疯批美人,她十岁淹死宫女,十二岁划花相国千金的脸,十四岁劈死曹将军唯一的儿子,十六岁指挥屠了一座城。西陵大魔头,说的就是长公主。新近,长公主忽然好上风花雪月,嫖男妓,捧戏子,蓄面首,好不风流。而她的情人们生得相似:儒雅气质,俊秀白净,有笑涡,眼尾捎些红晕。她的情人们与首......

《汝乃天骄》小说试读

那时候,长公主还很天真烂漫,皇后叫她带父皇去找江贵妃,说这样江贵妃才会多疼疼她,她信以为真,拉着父皇,去找藏在一个小阁楼里的江贵妃。

可在小阁楼的,不止江贵妃,还有在她身上起伏的野男人。

江贵妃死的时候,对着长公主,恨声道:「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生了你这样一个魔煞星。」

她还要长公主发誓,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保护好阿年,扶持他当皇帝。

阿年是长公主的亲弟弟。

长公主答应了,只是还没做到而已。

皇后的儿子阿允当了小皇帝,可阿年还只是个小王爷。

那时候的皇后,就是佯装如今这副亲厚温和的模样,哄长公主的。

长公主拿金色指甲套尾勾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划着,隐约笑着,「母后,弟弟,几时我们西陵,沦落到要靠卖公主来维持了?」

她眼波一转,看了眼小皇帝,可怜的孩子已经煞白了脸。

太后仍不为所动,淡淡一笑:「嘉懿,食君之禄为君分忧,你既是长公主,就该做出表率......」

长公主仿佛听见天大笑话,握着嘴咯咯笑起来,笑着笑着,忽然「哐当」一声。

她砸了茶盏,滚烫的水溅在手背上,红红烧一片。

太后脸色变了,长公主疯了,捏住一片尖锐的碎瓷片,逼在小皇帝前,按在他纤细的脖上,只要稍微一用力,小皇帝的血管就会迸裂,血就会哗啦啦涌出来,小皇帝嘴唇都在抖。

「别,别......嘉懿,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太后又气又怕,浑身发抖,可她只能好言相劝。

毕竟,没有人知道疯子下一刻会怎么做。

长公主转过脸来,那张脸带着无辜的纯净笑容,「母后,我不嫁东吾君主,我要自己挑驸马。」

太后连忙叠声说好,长公主眉眼和顺了,将瓷片往地上一掷,高兴道:「母后,好好过日子,风平浪静的,不是很好吗?您啊,总是忘了,最后闹得不愉快,谁也讨不着好,瞧,弟弟尿裤子了。」

长公主从太后寝宫出来,日头正烈,她低头看手心,握碎片的时候太用力了,把自己的手心也戳破了,她掏出一方帕子,细细擦了一会儿,疼倒是不疼的,只是心情不是很好。

长公主有千百般让自己高兴的法子。

比如,找情人厮混,可找谁呢?

长公主摆驾到梨园。

长公主和一位清秀戏子单独歇在一间房里。

房里隐约有人唱艳词:

「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和你把领扣松,衣带宽,袖稍儿揾著牙儿苫也,则待你忍耐温存一晌眠。」

半晌,房内拉铃,下人端着铜盆热水进去,又过了会,长公主出来了,唇上的口脂都没了,只剩下素淡的颜色。

长公主仍然不高兴,去了一趟绸缎庄,又出来了,随从捧着一摞白缎,紧随其后。

长公主突发奇想,去曹将军府上拜访。

曹府上下的人,如临大敌。

长公主拿柴刀劈死大少爷的画面,历历在目。

见过的人,从此对白色、红色有了阴影,大少爷被劈成了一汪血泊,长公主一袭白裙染成了红裙,可长公主的脸,那样的白,比雪还白上几分。

她持着柴刀,笑吟吟对着闻声而来的众人道:「他想**我,我是正当护卫。」

没有半分慌乱,任谁都不信她的话。

今天,长公主又来了,谁不害怕。

曹将军不在府上,长公主长驱直入,找季临渊明天的新娘,曹夕雾。

夕雾坐在池塘边喂鱼,她也穿着一袭白裙,淡淡的眉,淡淡的眼,面容恬静。

像水仙花一样的姑娘,冰清玉洁。

这就是季临渊心心念念的人,好看是好看的,就是太寡淡了些,未免无趣。

可惜,她的看法不是季临渊的看法。

长公主的出现,惊吓了夕雾。

她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长公主毫不自觉,也走到池塘边,挨着夕雾坐下来,从她手里捡了鱼饵,扔到水里,起了涟漪,一圈一圈往外打旋荡去。

长公主偏头问夕雾:「你冷吗?」

夕雾只是摇头,说不出来话。

她又问:「那你为什么在抖?」

夕雾咬着唇,声音跟蚊子一样微不可闻:「民女,没有抖......」

长公主嗤笑道:「你怕我?放心,我不会动你的,我是来给你送礼物的。」

她说着,手一挥,随从把一摞白缎搁在夕雾面前,长公主又道:「你穿白色很好看,我特意给你买的料子,要不,明天你就拿这个做嫁衣?」

夕雾胆子实在是小,直接晕倒了。

差点,就掉进池塘里了。

季临渊来得很是时候,伸手捞住了,打横一抱,夕雾稳稳当当挂在他身上,只是还晕着。

季临渊冷着脸,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长公主丝毫不怀疑,如果此时他分得出一只手来,一定会用那只手扼住她的脖子,把她掐死。

「首辅大人,我是无辜的。」

她那双眼,仿佛揉碎了所有日光,有璀璨光泽浮动。

不知道她的人,会被她的眼睛骗了。

可季临渊深知她的把戏。

他寒声道:「沈嘉懿,你给我滚。」

长公主还嬉笑道:「首辅大人,一下床就翻脸了。」

季临渊冷笑道:「你再多费一句话,我就叫人停了阿年的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