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颖谢毅》阮颖谢毅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2023-01-24 12:00:28 主角:阮颖谢毅 作者:佚名
阮颖谢毅 连载中

阮颖谢毅

作者:佚名 主角:阮颖谢毅

《阮颖谢毅》阮颖谢毅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阮颖谢毅》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阮颖谢毅的小说叫做《阮颖谢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手中的东西全部摔落,阮颖疯了般冲向酒厂。脑海满是火光,还有那裹着白布,被烧得没有人性的躯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前世,酒厂的大火是一年之后,她明明已经规划好了要阻止的啊!难道这个世界的人非得按照书里的既定命运死去,无法更改吗?......

《阮颖谢毅》小说试读

最后一缸酒出来,阮颖忍着眩晕试酒,记下细微的口感差别,人都有些站不住脚。

“你喝醉了,今天就到这吧。”

阮颖凝着她,水雾的眼眸发愣,泛红的眼尾,粉白的脸带着一股不自知的春情。

谢毅别开视线,滚动了下喉咙,抱着醉酒的阮颖,从酒窖里离开。

在出口处,正巧遇上了孙如慧兄妹。

他大大方方冲两人点头,随后抱着人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孙如慧看着两人的亲密,嫉妒不已。

等到谢毅的背影消失不见,她再也压抑不住嫉恨。

“得到娄哥这件事,我绝对不会退让半步,我已经不能忍受阮颖继续待在娄哥身边,只让那狐狸精没脸见人这还不够,我要她最好永远在娄哥面前消失!”

孙如慧满脸阴郁,凝着孙国锋:“哥,你会帮我的,对吗?”

另一边。

阮颖被抱到办公室,人已经熟睡。

谢毅刚把人放在沙发上,她就自己抱着自己缩成一团。

他蹙眉,印象中,他只在自己那个双亲早亡的侄儿身上看到这种睡姿。

医生说,这样的睡姿是人在经历长期孤独,缺爱,才会有的一种极度防备,没有安全感的姿态。

阮颖虽然生活在乡村,可从小是被王厂长夫妻娇宠着长大,怎么会孤独?

在沙发上睡了一觉,醉意渐渐散去。

阮颖再次醒来,已经到了晚上七点。

“醒了,我送你回去。”

谢毅合上笔,盖上文件站起身。

还没完全清醒的阮颖听话跟着走。

出了厂,一路被夜风吹着,到了职工宿舍门口时,阮颖已经醒了酒。

她回头看着月色下的挺拔身影,总觉得今天的谢毅奇奇怪怪的。

视线相接,即便是在黑暗中,男人优越的眉眼依旧叫人无法忽视。

“那个……”

阮颖尴尬挪开视线,不愧是书里的男主,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

她也不知道怎么告别,便捡了一句大众话疏离招呼:“辛苦你送我回来,我阿妈应该准备好了晚饭,你要不留下来吃个饭?”

“好。”

他还真的应了?

阮颖稀奇着,不自在走到前面,抵达家门口,推开门:“阿妈,我回来了。”

可下一秒,她却彻底僵住——

屋内,马桂兰竟然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地上打碎的热菜都凉了。

阮颖慌神冲过去,彻底酒醒。

翻开马桂兰的身体,见到她发紫的嘴唇,阮颖更是心神具碎。

“阿妈!你在坚持一会啊,我马上带你去卫生院!你不会有事的……一ꎭ꒒ꁴ꒒定不会有事的……”

在谢毅的帮助下,人很快被送进了卫生院。

之后,谢毅中途因为紧急事情离开,阮颖孤零零守在急救室外,满心煎熬。

而医生们研究了大半夜,虽然已经给马桂兰用了解毒药剂,却没能救醒马桂兰,也查不出昏迷的原因。

阮颖绝望。

深夜的急救室走廊,满是压抑的悲怆。

“为什么,我阿妈明明躲过了剧情,为什么还是会出事,难道既定的剧情真的无法更改吗?”

“上天,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会有这么糟糕的命?”

“既然是我的错,为什么不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动我阿妈……”

一个年迈的老中医见阮颖已经伤心到语无伦次,叹息提点:“你阿妈这个情况,和昨天送来昏迷不醒的那个叫孙国锋的高干子弟症状一样,可能是被什么毒虫咬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红星山有种冰红草,解毒效果很好,只是这草生长在河边,很难找。”

孙国锋也昏迷了?

但这个时候,阮颖顾不上其他人,只想抓住这最后一线希望。

“医生,求求你告诉我那个冰红草长什么样!我一定能找到的!”

老中医给了图画,记下冰红草的样子,阮颖连夜赶到了红星山河边。

料峭春寒,雪未化,河面还结着冰。

很快,阮颖的眉毛上都被冻的结了冰,哪怕十指冷得麻木红肿,她依旧握着手电筒,一堆一堆翻找着。

这一找,就找到了太阳升起。6

阳光撒下来的时候,阮颖终于找到了草药!

“太好了!阿妈有救了!”

而就在她站起身,麻木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砸进了刚刚破冰的河水内!

“哗啦——”

“阮颖!”

谢毅冲到河边,正好看见这一幕。

他昨晚临时走开,联系北城药管局申请救人特效药,可没先到今早赶到医院,却被告知阮颖大半夜来河边找草药!

这蠢女人!

狠狠皱起墨色的剑眉,他身形一闪,如猎豹窜向河道,一边解开腰间的皮带脱衣服,一边快速往河里跳。

片刻,谢毅把人救上来,拧眉就骂:“天寒地冻,你不要命了?”

阮颖死死把草药握在怀里,哆嗦着:“我没有办法,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能……没有阿妈……”

她的目光空洞,巴掌大的脸被冷的苍白,每一寸都是无助悲凉。

心狠狠跳了一下,谢毅喉结滚动,声音低沉:“你妈不会有事,跟我回去。”

闻言,阮颖猛地抬头,凝着他满眼求救。

“真的吗?你不骗我?”

“我从不骗人。”

谢毅将大衣披在她身上,带着人带回了卫生院。

吃药,沐浴换衣服。

阮颖收拾好自己,惦记着病房的阿妈,又匆匆回到病房。

不料,开门进去,却发现谢毅也在里头。

心头一跳,她下意识问:“怎么了?我阿妈不会有事吧……”

谢毅看得出阮颖的忐忑,难得温声安慰:“不用紧张,我来是给你带好消息。”

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