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安褚逸辰小说 《三宝大战酷爹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2022-01-23 16:46:25 主角:李安安褚逸辰 作者:星比
三宝大战酷爹地 连载中

三宝大战酷爹地

作者:星比 主角:李安安褚逸辰

李安安褚逸辰小说 《三宝大战酷爹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三宝大战酷爹地》小说介绍

主角叫李安安褚逸辰的小说叫《三宝大战酷爹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星比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李安安在养父母家受尽迫害,四年后她带着三个可爱的儿女华丽归来,车模冠军,美食博主,总裁千金,一个个的头衔闪瞎人眼球,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身边时时刻刻跟着一个让万千女人疯狂的帝国总裁!...

《三宝大战酷爹地》小说试读

公寓。

一家四口召开家庭会议。

“呜呜呜,宝宝们,为了你们的生活着想,妈咪要去当佣人!妈咪是爱你们的,你们不能因为妈咪当佣人了,就看不起妈咪。”

李安安假哭,担心做佣人会打击到宝宝的自尊心。

“妈咪,佣人是什么,可以吃吗?”李宝宝眨巴眨巴眼睛,迷迷糊糊的问着。

李安安叹气,这个傻宝。

李俊俊握着小手手,奶声奶气地鼓励:“妈咪,工作不分贵贱,你永远最棒的!”

李君君点点小脑袋,表示赞同:“嗯,妈咪,劳动最光荣!妈咪是凭自己的劳动挣钱,很厉害,是个好妈咪。”

李安安心里一阵感动:“可是那样,你们就必须去幼儿园了,妈咪晚上才能把你们接回来,你们在幼儿园要乖乖听老师的话知道吗?”

“嗯,妈咪放心,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

君君很懂事答应下来,从小他就是个小大人,除了看护弟弟就是看书,很聪明。

“嗯,妈咪保证一定努力工作,以后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妈咪加油!”

“妈咪加油!”

“妈咪加油!”

“妈咪知道啦。”李安安在李宝宝柔柔的头发上摸了一下,因为孕期营养不良,李宝宝出生后就进了保温箱,从小身体就很差,容易感冒咳嗽,出虚汗,身高也比两个哥哥矮,她算是操碎了心。

好在宝宝们很听话!两个哥哥也很照顾妹妹!现在宝宝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吃了饭,李安安让孩子看电视,自己去厨房做家务。

她每天都在努力着,相信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她要给宝宝们买大房子,供他们读最好的学校!

这是她努力的目标!加油!

小小的客厅里。

三个孩子悄悄把电视换到了财经频道,画面里一个冷酷的男人从黑色劳斯莱斯豪车里下来,锃亮黑色皮鞋踩在红毯上,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凌厉的气势。

李俊俊捂着嘴巴小声问:“哥,那是爸比吗?”

因为电视里的叔叔和哥哥好像,和哥哥像,就是和他像,就一定是爸爸。

李君君抬起狭长漂亮的眼,不太喜欢地说:“不确定。”

李宝宝抱着布娃娃走过来:“哦,那就是百分之五十是了,哥哥,我可不可以问他要冰激凌?”

她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比买冰激凌,所以她也想要,她想要个爸比可以抱抱!可以给她买糖果!买好吃的!

李君君把妹妹抱起来,在她嫩嫩的脸上亲了一下。

“嗯可以,要一百个吧,回来给我们两个一人一个,其余都是你的。”

李宝宝在算账,一百个,给哥哥两个,还有九十八个,妈咪说一天只能吃一个,就是能吃好多好多天哎。

“好呀!”

她用力点头,开心坏了。

……

第二天清晨,温暖的阳光洒在高级别墅区里,大而宽阔的人工湖波光粼粼,干净整齐的马路边种植着热带植物,让人很难想象这里是寸金寸土的市中心。

李安安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凭着过硬的技术,成功过关。

“李安安,你是唯一被留下来的人,希望以后你在别墅里努力工作,我叫褚德,你可以叫我褚管家。”

褚管家打量着李安安,眼神里透着满意。

其实这次招佣人条件那么苛刻,是夫人的意思。

褚家的继承人,褚逸辰很出色,但对于女人这方面很迟钝。

所以这些年少爷房里招收的佣人都以漂亮为主,但漂亮的女人一般怎么可能会做家务,还那么熟练?

但今年李安安是个例外。

灰色白裙的制服在她的身上穿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像是走秀,但她家务的熟练程度让人惊讶。一个早上就做了不少家务,而且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

中午李安安坐在外面休息。

厨房张妈端着一盘水果过来:“安安吃水果,这些水果再放就坏了!你不用担心,这是要处理的,我们可以吃。”

“好,谢谢。”

李安安接过葡萄吃了一颗,嘴里弥漫着一股甘甜的味道,果然贵的水果很好吃。

张妈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回了厨房,李安安想了想,找了个机会把水果放进自己的包里,打算带回去给三个宝宝吃。

之后她认真打量这栋超级大的别墅。

里面的装修估计不下八位数,还不包括墙壁上的名画,名牌家具这些,比她的养父母李家还有钱。

她的目光又看向二楼,上面应该更加豪华,但管家说不能随意走动。

别墅外大道。

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在几辆车子的开道下驶入了大门,停稳后,保镖先下车并排站着,褚德打开车门。

褚逸辰锃亮的皮鞋踩在地上,走进别墅。

刚走进去脚就有些打滑,人晃了一下,手上的文件落在了地上,被打湿。

他眼底迸发出冷光:“今天的地怎么拖的?”

褚德皱眉:“少爷,应该是新来的佣人自作主张又拖了地,我马上解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