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隋炀帝,那是我爷》杨倓杨辉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2021-11-24 13:49:20 主角:杨倓杨辉 作者:猪八戒的师兄
隋炀帝,那是我爷 连载中

隋炀帝,那是我爷

作者:猪八戒的师兄 主角:杨倓杨辉

精品小说《隋炀帝,那是我爷》杨倓杨辉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隋炀帝,那是我爷》小说介绍

主角是杨倓杨辉的小说叫《隋炀帝,那是我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猪八戒的师兄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启禀燕王千岁:宇文化及造反了!启禀燕王千岁:你把宇文成都打死了!启禀燕王千岁:李密投降了。重生为杨广长孙,面对乱成一团的大隋王朝,杨倓如何带领大隋这艘千疮百孔得大船走向辉煌?杨广说:皇长孙,朕退位,大隋交给你了,不算你逼迫朕退位。杨倓笑道:谁是谁非,让后人评论去吧,我要做千古一帝!...

《隋炀帝,那是我爷》小说试读

第15章

长公主双目之中喷出怒火,玉手紧紧的攥在一起,以至于骨节都发白了。

“来人,把宇文禅师带回书房。”

立即上来两名丫鬟扯着宇文禅师就走。

宇文禅师大声道:“娘亲,燕王哥哥为什么走?他为什么不回答我?是不是他就是坏人,所以他不敢回答我。”

南阳长公主怒道:“你再多说一句就掌嘴。”

看母亲少有的疾言厉色,宇文禅师吓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转身就跑。

南阳长公主也没心思去关心儿子,看向王莲:“王莲,你可知罪?”

王莲昂然道:“奴婢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别人做得奴婢就说不得吗?”

南阳长公主怒气而冲:“好好好!你果然跟那些叛逆是一伙的,来人,把王莲推出去乱棍打死。”

王莲身躯一震,却是冷笑:“长公主不要忘记你是宇文氏的媳妇。”

南阳长公主娇躯一震,却更是愤怒:“立即把王莲打死。”

武士冲进来拖着王莲就往外走。王莲大声尖叫:“长公主,你身为宇文氏的媳妇,家伯被人杀,你不思报仇,丈夫被迫离开,你不思追随丈夫。儿子年幼不懂事,你不思将事情原委讲清楚,你乃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恶毒女人。”

杨倓才走出去啊,王莲当年这一通喊叫,那都是听得清清楚楚。按照杨倓现在的性子就要回去,先跟着王莲辨别一番,然后一巴掌打死。

但她是长公主身边的人,杨倓不能回去做这个主啊,如果真做了,那就是打了长公主的脸。

打了长公主的脸,就相当于打了皇祖父杨广的脸,皇祖父的脸,已经被扒地差不多了,不能再扒呀。

杨倓只能掩耳疾走。

站在大门口,红日已经高升,将杨倓笼罩在阳光之中,杨倓不禁诗兴大发:“海到尽头天作岸,山为绝顶我为峰,如日东山能再起,大鹏展翅恨天低。”

“好诗!”

一顶软轿行来,轿中人赞喝。

杨倓急忙上前行礼:“皇祖母,您这是做什么去?”

来人正是萧皇后。

“本宫去看看南阳,燕王大早晨的来这里做什么?”

杨倓迟疑一下才道:“皇祖母,孙儿有事相求,能不能请皇祖母回宫,孙儿详细禀报。”

长公主要如何对付王莲不清楚,适才的话如果被萧皇后听到会如何想?已经经历这么大风雨,杨倓不想皇祖母跟皇姑之间在产生什么隔阂。

萧皇后什么人?闻声而知雅意。

“燕王,是不是长公主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倓挠挠头,“皇祖母,有些事情还是让皇姑姑自己处理吧。”

萧皇后深深看了眼杨倓,“燕王终于终于长大了,由雏鹰变成了雄鹰。好,回宫,看看我的燕王有什么要说的。”

杨倓心说:我能说什么?要黄金呗。

路上杨倓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好,如何开口跟萧皇后说黄金的事情,说起来自己这个皇长孙有点惨,本来家业不小,但是现在都给叛逆做了贡献。堂堂的皇长孙竟然为了几两黄金犯愁,传出去,那真是笑谈啊。

但是为了救人性命,笑谈就笑谈吧。

听完杨倓的诉说之后,萧皇后柳眉轻轻一皱,让杨倓心里的咯噔一声,心说:难道现在国库之中都没有黄金了吗?

萧皇后道:“陛下此次南下,确实带来不少珍宝金银,但是其中都以珠宝玉石为主,白银为辅,黄金确实不多。”

杨倓愕然:“皇祖母,国库之中这么空虚吗?”

萧皇后轻叹一声:“陛下算了,你需要多少黄金,本宫给你想办法。”

杨倓想说:那当然是越好越多越好啊,可是话到嘴边没法说。

“两斤就行。”

萧皇后明显的松口气:“两斤还是有的。来人,取两斤黄金给燕王。”

一转眼就一名宫女取了两斤黄金交与杨倓。

杨倓是又惊喜又愕然,刚才不是说没有黄金吗?怎么一转眼又有了?

萧皇后笑道:“本宫还以为你要成百上千的要。那样本宫可是真没有啊。大隋这几年需要黄金的地方非常的多。前年李渊修缮太原行宫,就消耗了上千斤的黄金。现在看起来这分明是这叛逆以修缮行宫为名,暗中积累造反的军费,其心可诛。”

这几年杨广的生活极为奢华,而且越是乱世民间给佛祖镀金身的活动,就越来越广,以至于黄金被大量消耗。

杨倓心说:是不是找几个大的寺庙,把那金佛身上的黄金都给剥下来。佛祖说:一切皆空,你们给弄一个金光灿烂的金身,这不是污蔑佛祖吗?

只不过想想而已,真的要把佛祖金身给剥光了,只怕天下的佛教徒,非得对自己群起而攻之不可啊。算了,黄金的事再想想办法吧。

杨倓拿了两斤黄金兴高采烈的往外走,半路就把两斤黄金变成五脏修复丸,就直接奔着死侍修养之地跑去。

这五名侍卫的精气神明显不如昨天,杨倓二话没说把这五枚丹药给拿出来。

五名侍卫更利索,连问都没问,拿起这蜡丸,剥开皮就丢到嘴里去。

药丸下肚就感觉到隐隐作痛的内脏,立即被一团暖洋洋的气流所包裹,精神就一振。

一侍卫道:“千岁,小的感觉五脏六腑好舒服啊,就好像被暖水浸泡了一般。”

御医急忙上前:“燕王千岁,臣能否给这几名侍卫诊断一番。”

杨倓摆摆手:“你去吧。”

诊断下来的结果让御医是目瞪口呆呀,

“奇迹啊奇迹啊,不出三天就可以痊愈,真是奇迹呀。”

再看杨倓就看就跟看神仙一样,只有御医才知道侍卫伤的有多重。

杨倓没理会御医看神仙般的崇拜目光,你要是个美女这样看我还行,你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头子就不要这样看我了。

向几名侍卫道:“好好休息。本王现在执掌骁果军,万事开头难,本王需要你们去帮助我整顿的骁果军,赶快好起来。”

五名侍卫热泪盈眶啊,哽咽道:“燕王殿下,小的一定为千岁赴汤滔火。”

救活五名侍卫,杨倓心里爷开心。

但是脸上笑模样还没有升起来,就看一名侍卫匆匆忙忙满头大汗就跑了来。

“千岁,您快去看一看吧,骁果军众将领不服从指挥,快跟窦将军打起来了。”

杨倓眉毛竖起来了,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这些将领竟然不敢不服从窦如虎的指挥,这还了得!

杨倓怒气冲冲的就往练兵场这边赶。

跑走了一半杨倓的怒火就消失了。

为什么来去这么快?

杨倓想明白了,有一句话叫做名不正言不顺。

窦如虎的职位是镇殿将军,跟骁果军那是两个系统,只不过现在临时被自己推上去,错在自己,应该尽快把窦如虎这个骁卫将军的职位定下来。

所以杨倓的消怒气全消。

还没有到练兵场,就看到那群将领们围着窦如虎,气势汹汹,几乎要吃人的样子。

杨倓一摆头,一名侍卫大步上前,高喊一声:“燕王千岁驾到!”

混乱得练兵场立时一静,所有人齐齐往这边看来,这让杨倓心里舒服一些。

这一声能镇住这些这混乱的场面,就说明这些人还可救要,否则,自己只能杀一儆百,先镇住场面,以后慢慢找机会,把这些将领全部换掉。

一支军队不能做到如臂运指,那是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