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卿孟怀谨《首辅大人美又飒》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2022-06-22 18:03:42 主角:程卿孟怀谨 作者:宝妆成
首辅大人美又飒 连载中

首辅大人美又飒

作者:宝妆成 主角:程卿孟怀谨

程卿孟怀谨《首辅大人美又飒》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首辅大人美又飒》小说介绍

主角叫程卿孟怀谨的小说是《首辅大人美又飒》,是作者宝妆成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程卿穿越了。开局死了爹,一个柔弱娘,三个美貌姐姐,而她是程家鼎立门户的独子......程卿低头看自己微微发育身材,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程家群狼环伺,换了身子的程卿给自己定下两个小目标:第一,继续女扮男装,努力科举入仕。第二,保住自己的性别秘密,要位列人臣,也要寿终正寝!...

《首辅大人美又飒》小说试读

俞少爷想要再和心机深沉的程卿掰手腕,却轻易见不到程卿。

程卿又不傻,刚刚打脸过二房还整天在外晃荡,这不方便二房报复?

不作就不会死,程卿还想留着小命考上南仪书院呢!

故把敲敲打打把银子抬去还给二房后,不管外面的人如何指责二房,如何同情她家,程卿都不理会。

她就在家中闭门读书,不知道南仪书院要考什么,但把李氏赠的四书看完是最起码的标准。

李氏给的已经是注释版,程卿仍是理解不透彻。

‘大魏’是让程卿陌生的朝代,在元末乱世夺得天下的并非明太祖,而是魏太祖萧氏。

但在元末以前,历史就和程卿了解的一样。

大魏类明,不管是科举制度还是社会风貌,四书当然还是程卿所熟知的那四本,说她完全没有学过是扯淡,语文课本里都有过节选,《论语》里一些有名的句子,后世的人照样张口就来。

但那些简单的释义理解,要用来参加大魏的科举考试,未免太小看科考的难度。

没有好的老师教导,程卿自学的过程比较痛苦。

她这还是成年人的理解力呢,要换了真正的蒙童来学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从何入手。

感谢程知远给‘程卿’开蒙了,否则程卿拿到这些竖版繁体的书,估计连断句都不会!

程卿闭门不出,每日卯时初起床亥时末才歇,换成24小时制那就是早上5点起来,晚上11点才睡觉,一天十二时辰,她起码有七八个时辰书不离手。

柳氏和三个姐姐心疼极了。

听着那郎朗读书声,柳氏心疼程卿读书辛苦,每天琢磨着如何给程卿补身体,程珪要找柳氏配合作秀,亲自到杨柳巷给柳氏道歉。

柳氏按程卿的嘱咐,道歉的话可以收下,礼物是坚决让程珪拿回去的。

看程珪陪着小心道歉,程卿三个姐姐都觉得十分解气。

小郎就是有本事,能叫老宅那边低头!

程卿都没下来见客,仍就把自己关在楼上苦读。

程珪在楼下听了会儿就失笑,原来程卿并不是骗祖母,是真的没有学过四书五经,这是刚刚开始背《论语》。

有心机城府又如何,学业基础太差,和他的差距太大......两人之间的差距还会慢慢拉大,明年他就要参加乡试,考过了就是举人。

而程卿,要出了孝才能参加童生试,童生试考完了再考秀才。

没有六七年功夫,程卿拍马都追不上他现在的水平!

程珪一连来了七八天,柳氏的脚伤痊愈,程家人不用去药铺买跌打膏药了,程珪对外做足了姿态才不再上门。

程珪来几天,程卿就背了几天《论语》,到最后,程珪已经完全不把程卿当成是同等级的对手。

俞少爷堵不住程卿的人,听说了程卿的学习进度,笑得肚子疼:

“连小爷的水平都不如,还想考南仪书院?小爷在南仪书院等他,六月的入学考试,他若是能凭真本事考进书院,小爷就向他道歉!”

俞少爷对外放话,传到程卿耳朵里,她也只是笑笑。

纵马吓人的事,她已经回敬过二房,俞少爷的来历她也打听清楚,宣都知府家的公子,搁后世就是市长儿子,实打实的官宦子弟......程卿早晚会回敬对方的戏弄,现在首要任务还是考上南仪书院,不能被俞少爷分心。

要赢取别人的尊重,首先要自己有实力。

南仪书院都考不上,她凭什么叫族里看重!

她的计划也是参加六月份的入学考试,如今已是四月底,程卿告诉自己不要着急,静下心来继续学习吧。

程卿每天除了朗读背诵,还给自己安排了锻炼时间,她也不出门,就在小天井里疾走转圈,不走到汗湿衣衫她绝不停下,柳氏把五房送到药材加到程卿的饭食中,两个月苦读,程卿的身体不仅没有被拖垮,脸上反多了几分属于健康人的红润气色。

“小郎,你脸上的黄气退了好些!”

柳氏欢喜的很。

程卿没生病前皮肤比较白皙,一场大病亏了身体,搞到小脸蜡黄。

两月闭门不出,病气褪去,黄气也淡了,她的皮肤又重新开始变白。

柳氏不在乎程卿的外貌,她在乎的是程卿的身体健康。

程卿对着铜镜看了半天,因五官没有完全张开,这脸还是雌雄莫辨,她也懒得为自己美黑了——没必要,大魏建国一百五十年,歌舞升平,南仪县还好,听说在商业氛围发达的南方地区,男子以簪花敷粉为美呢!

就程卿这肤色扔南仪书院里,一点都不打眼,十个学子里有九个都比她白。

程卿放心了。

苦读两月,她才离开了阁楼,宣布自己结束闭关。

大娘子问她有没有考中书院的把握,程卿笑着点头:“我尽力一试!”

她一出关,就亲自去了五房,感谢李氏赠书,也表明自己做好了参加书院入学考试的准备。李氏劝她不要急,先养好身体要紧,程卿第一次反驳李氏:

“叔祖母,一寸光阴一寸金,我现在浪费一点时间都是对自己前途的不负责,我想试一试。”

历经变故,这孩子真是太早熟了。

两个月过去,程知远的案子依旧没有确切说法,钦差张大人已经离开了河台府回京......李氏看着程卿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

“那就去试一试,考不上也没关系,南仪书院不是科考,这次没考上,再过三月又能考,你莫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程卿谢过李氏关心。

她没问程知远的案子,这时候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如果朝廷判定程知远有罪,消息肯定早就传遍了南仪县,既无人议论,那就仍然僵持着。

程卿打算等自己通过南仪书院的入学考试后再和程五老爷谈一次。

现在么,五老爷还不愿见她。

程卿完全能理解。

当族长很忙的,谁想见就见,程五老爷累都累死了!

听闻程卿准备好了要参加书院六月份的入学考试,朱老夫人又开始修剪花枝:

“周嬷嬷,卿哥儿年纪小,苦读两月定亏了身体,你给他送点滋补的汤品去。”

周嬷嬷低头应了。

按周嬷嬷的想法,老夫人本不该这么着急的,毕竟程卿连书院都没考上,和程珪少爷的水平相差太远。

但程卿上次损害了程珪少爷的名声,真正激怒了老夫人,老夫人是一点都不愿看到程卿出头。

周嬷嬷在心底感叹一番,老夫人是主她是奴,老夫人的吩咐她怎敢不从?

——要怨也怨程卿命不好,没能投胎当老夫人的亲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