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深情:总裁请克制》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许易欢萧炎小说阅读

2021-04-07 14:42:50 主角:许易欢萧炎 作者:特大暴雨
蚀骨深情:总裁请克制 已完结

蚀骨深情:总裁请克制

作者:特大暴雨 主角:许易欢萧炎

《蚀骨深情:总裁请克制》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许易欢萧炎小说阅读

《蚀骨深情:总裁请克制》小说介绍

许易欢萧炎是小说名字叫《蚀骨深情:总裁请克制》里的主角,作者是特大暴雨,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三年前,她凄凉无助,他绝情无比。“萧炎!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许易欢痛苦的嘶吼着。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这个男人折磨的生不如死。“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他的狠厉和冷漠一步步击垮她的心理,到最后她从医院楼上一跃而下,他也不愿意放过。“许易欢,你要死,我跟你一起!”“为什么连死你都不愿意放过我......”她太累了,撑不下去了......三年后,她再次归来,她的温柔荡然无存,只剩下了无尽的冷漠,而他却开始穷追不舍。“许易欢,你能不能别无视我!”“萧先生,我不记得我有一个丈夫,我只记得当初那个挖我心,抽我血的仇人。”当初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蚀骨深情:总裁请克制》小说试读

第14章

许易欢被他的怒吼声吓了一个激灵,立马小跑着去了洗手间。

看着洗手间房门关上之后,萧炎忍不住心里的怒意,直接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

当他看到许易欢坐在别的男人腿上的时候,他嫉妒的快要疯了。

但是又一想,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心甘情愿,为了挣钱,就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洗手间的水声哗啦啦的流着,许易欢缩在浴缸里,抱着自己的身子,一遍一遍的洗着。

正在她打算起身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人从外边大力的拽开。

许易欢下意识的扯着浴巾挡住了自己的身体,惊慌的看着门口。

萧炎看着她的反应,不悦的沉下了脸:“怎么?到我跟前就开始装矜持?许易欢你不觉得自己虚伪的厉害吗?”

“我没有!”许易欢扬声道,但是说完就看到萧炎的表情更加阴沉,她的声音又小了下去:“我,我没有……”

“呵……”

萧炎冷笑一声,直接将浴缸里的许易欢抱起,大步走出去后毫不怜惜的丢到了床上。

许易欢看着面前逼近的男人,害怕的往后缩着身体,她害怕萧炎伤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萧炎,我不要钱了,你放我走好不好……”许易欢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浓浓的哭腔,她好害怕。

“许易欢你应该感谢我不嫌弃你脏!”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体上的疼痛让她快说不出话来。

她快速的看了一下身子的下边,确定没有流血这才放心,她的孩子没事。

可下一秒她就僵直了身体,脸上原本带着面具的不适感消失了,她脸上那道狰狞的伤口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她在洗澡的时候都没有摘掉脸上的面具,就是怕萧炎看到她的脸。

当她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萧炎那样的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你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萧炎强忍着内心的异样情绪,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有太大的起伏。

许易欢慌张的把脸挡起来:“不小心受伤了,我……”

他本来还以为她脸上的面具是为了吸引别的男人兴趣,没想到是真的毁了脸。

萧炎回想起来,在许易欢离开之前她的脸还是完好无损的,只是现在却突然成了这副模样。

“为了逃离,毁了脸也心甘情愿?”萧炎看着面前的女人,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我没有,我只是……”

“许易欢,你不觉得自己解释了太多次了吗?有些事情适可而止。”萧炎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

许易欢苦笑一声,她的确解释了太多次了,但是他一次都没有相信过。

但是就算苏文倩满口的谎言,就算她杀了郑欢嫁祸给自己,只要她所有没,那萧炎就毫不犹豫的相信。

可能她当初就应该听妈妈的劝告,她跟萧炎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非要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现在她开始后悔了,当初的执拗和反抗让她现在知道了自己的选择是错的。

“萧炎,我说什么你都不信,为什么还要问呢?”许易欢眼中的悲凉完全掩盖不住,但嘴角却挂着笑。

那丝笑容里有嘲讽,有无奈,有难过,但全都是在笑她自己。

萧炎觉得此刻许易欢嘴角的笑异常刺眼,他直接伸手捏住她的下颚,没有收敛手上的力道。

许易欢的心早已经疼的麻木,身体上的疼在这一刻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许易欢,别用你这幅无所谓的样子看着我,你满口谎言我为什么要相信?”萧炎咬着牙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离婚吧……”许易欢说完眼眶中的泪水再也收不住,从脸颊滑落。

“离婚?呵!”这两个字眼**到了萧炎的神经,他蓦然双眼猩红,手上力道也不断加大:“许易欢,你想都不要想!我这辈子也不会放过你!”

“你觉得我会傻到跟你离婚,然后让你拿着我的钱跟别的男人逍遥快活?你当我**吗?啊?!”

暴怒中的萧炎格外的恐怖,他的怒火好像点燃了这小小的空间,让人喘不过气来。

许易欢摇了摇头:“我不要你一分钱,我只要你放过我妈,我可以离开你的世界,永远……”

“放过你跟你妈?”萧炎冷笑:“许易欢,你是没睡醒吗?你当初对我妈下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放过她?现在一句离婚,一声哀求,就想让我把这一切当成没发生过一样揭过去?”

“我只要你放过我妈,你说让我赎罪我就赎罪,我去坐牢,但是不要让我妈知道。”许易欢放弃了。

既然他一直认为她是杀人凶手,那便是吧。

“坐牢太便宜你了。”萧炎说着甩开了许易欢,厌恶的拿起手边的纸擦着手,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

趴在床头的许易欢小腹处突然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痛,那股痛快要让她晕死过去。

但萧炎还在这里,她不能露出一点异样,要是被他发现,那一切就都完了。

“萧总,那一千万你从欠款上划掉就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许易欢说着强忍着痛苦,想赶紧去医院。

可是她的冷漠刺痛了萧炎的感官,他怎么可能轻易地放走这个一点都不听话的女人。

许易欢额角的冷汗一直在冒,身体上的异样让她突然心慌。

她发疯似的想要推开男人。

“萧炎你放开我,放开我!”许易欢尖叫着,推搡着。

萧炎也被这一变故惊到了,他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丝毫不敢耽搁,抱着许易欢就朝着医院赶去。

接诊的依旧是苏尘风,看着如同破碎的瓷娃娃一般的许易欢,他的心在这一刻揪起。

尽管衣服遮住了她身体上的痕迹,但是领口出还是露出了点点红痕。

许易欢在看到苏尘风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丝希望的光。

“求求你,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