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 连载中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

作者:西贝 主角:顾南绯秦宴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大结局在线试读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最新章节目录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顾南绯秦宴的小说叫《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是作者西贝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四年前,顾南绯在男友的算计下生下了一个父不明的死胎。四年后,她闪婚嫁给了一个瘸子,附赠一枚萌哒哒的小包子。婚后,她才知道瘸子是锦城人人闻之色变的秦三爷。本以为这是一场不会交心的婚姻,却不想她被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宠上了天。可后来,隐藏的过往被揭开,她毅然递上了一纸离婚协议:“秦宴,我们离婚!”向来沉稳冷峻的男人凶狠的将她逼入墙角:“想要离婚,除非我死!”小包子:“粑粑死了我就成了孤儿了,妈咪求带走!”...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小说试读

第7章

顾南绯没想到她嫁的男人如此显赫。

南易湾,秦家,盛兴国际广场......

就只有那个锦城首富的秦家了。

这可麻烦了。

她心里叹了口气,对上萧云云眼里的怨恨,微微一笑:“不知萧小姐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她这一声出,花厅里几双眼睛都落在她身上,就是轮椅上的男人也转头看了她一眼。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其他人摸不着头脑,萧云云却是明白了意思,脸一阵红一阵白,警告道:“你可别胡说八道,不然我......”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萧小姐心里清楚。”

顾南绯不紧不慢的从包包里拿出了手机:“证据就在这里,萧小姐要不要对质一下?”

萧云云睁大了眼睛,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贱女人竟然录音了!

秦老夫人看着儿媳妇的手机,又见云云那一脸惊慌的模样,若有所思,很快她问:“南绯,你那手机里有什么吗?”

顾南绯很感激刚刚老太太给她撑腰。

她说:“今儿萧小姐去盛兴国际广场买衣服,刚好我也在那个店里,萧小姐跟她朋友说的一番话我不小心给录了下来。”

哪里是不小心,分明是有意的!

只是这手机里到底录了什么,秦老夫人很好奇,“她们说什么了?”

“说......”

顾南绯拉长了声音,瞥见萧云云发白的脸,抿唇笑道:“萧小姐的朋友说秦宴还在等萧小姐,问萧小姐真的不去吗?”

秦老夫人刹时了然了些什么,目光凌厉的看了萧云云一眼。

萧云云瑟缩了一下。

“那云云是怎么回的?”

“萧小姐说啊。”

顾南绯将萧云云当时说的那句话复述了出来,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学的惟妙惟肖。

听到那声瘸子,秦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她是说今天都好一会了,怎么人还没回来,还以为是老三那边出问题了,原来......

许牧适时补了一句,“今儿三爷等了萧小姐半个小时,还打了好几个电话,萧小姐都没接。”

自己看做眼珠子的儿子被这样对待!

秦老爷子拧起了眉头,冷冷的看向萧承航,“原来你家的宝贝女儿根本瞧不上我儿子。”

萧承航没料到还有这一茬,他立刻否认:“你们别信这个女人的话,肯定是她胡说八道的,云云她怎么会看不起秦宴......”

“叔叔,我手机里可是有录音的,这个录音我给阿宴也听了,不信你问问他。”

萧承航怒瞪了她一眼,可对上那个阎罗眼里的冰冷,心头狠狠颤了一下。

“老三,南绯说的可是真的?”

秦老夫人最疼的就是小儿子,儿子出了意外瘸了一条腿,当妈的比谁都难受。

“嗯。”

低沉简单的一个音,点燃了秦老夫人的怒火,也让萧承航心里的侥幸没了。

他一把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女儿的脸上。

啪的一声。

萧云云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眼泪夺眶而出。

“我还以为秦宴对不住你,没想到竟然是你这逆女......你太让爸爸寒心了!”

“你打孩子做什么!”

萧夫人心疼不已,搂着女儿说:“云云年纪还小,现在年轻人不都有什么结婚恐惧症吗?一时无心的话,这怎么能当真?”

“既然云云年纪还小,老三也娶了媳妇,以后就各走各的好了,张婶送客!”

萧家夫妇也不好继续留下来,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等人走后,秦老夫人满眼温和的望向南绯,招了招手。

顾南绯走了过去。

“你是个好孩子!”

秦老夫人将手上的一只翡翠玉镯取下,要戴在南绯的手上。

顾南绯之前对这些翡翠玉石有点研究,她原本是打算今年母亲节给妈妈买一只大几千位的翡翠玉镯做礼物的,可实体店的翡翠贵的让人咂舌。

随着科技发展,网上兴起了翡翠直播卖货。

顾南绯看了一段时间后,知道翡翠这种东西一要看色,二要看种,越绿的越贵,像老太太这只镯子是那些主播嘴里的帝王绿,而且这镯子水头好,一点棉絮都没有,跟啤酒瓶一样通透。

这镯子肯定不是啤酒杯做的。

那些主播可说了,真正完美无缺的帝王绿,这样的一只镯子可遇不可求,遇到了那是大几千万的价。

“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有什么不能要的?你是我的儿媳妇,这只镯子给你是应该的。”

说是这么说,可她跟秦宴是闪婚,两人没有感情基础,没准哪天就离婚了。

这镯子要是到她手里,磕到碰到,到时把她卖了都还不起。

“妈的心意,你收着吧。”

顾南绯看了身后的男人一眼,男人察觉了她的视线,与她对视,他的眼神太过深沉冷冽,如同锋利的刀刃。

顾南绯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推脱了。

......

从秦家出来,顾南绯才发现自己后背都是冷汗。

在车上,她将玉镯取了下来递还给男人。

秦宴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接。

“这东西太贵重了,我怕磕坏了。”

“既然送你了那就是你的。”

话外之意就是随她怎么处理。

顾南绯红唇抿了抿,盯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还有他伟岸的身材,不得不说,这男人是天生的衣服架子,虽然是个瘸子,可他五官立体,眼窝深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保养的,身材有型,黑色衬衫下面的肌肉看着应该很结实。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男人偏头朝她望来,一声深海似的眸子,目光极具侵略性。

顾南绯立刻收回了视线,将镯子放进了包包里。

“等以后离婚我再还给你。”

秦宴眼里闪过一丝讶异,深深的盯着她看了一会。

顾南绯抠着包包的手心都沁出了一层的汗。

好在车很快到了深田巷,这是五环内唯一没有拆迁的老小区,因为破旧,所以租金也相对便宜很多。

街道十分的狭窄,车速放慢了下来。

“就在这里把我放下来吧。”

“没事,快到了。”

许牧执意将车开到了小区大门口。

顾南绯打开车门要下车,身旁的男人突然问:“你真的录音了?”

“怎么可能!”

顾南绯翻了个白眼,“当然是诈他们的!”

很快她又补了一句:“我这不是为你出头吗!”

话音一落,她就赶忙下车了。

许牧见她在小区外面买了两把青菜上去,忍不住感慨:“这顾小姐是个好姑娘。”

秦宴没说话,一双眼眸深不见底,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人进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