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苏浅歌时璟渊小说阅读

2022-08-04 18:06:08 主角:苏浅歌时璟渊 作者:七月十一
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 连载中

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

作者:七月十一 主角:苏浅歌时璟渊

《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苏浅歌时璟渊小说阅读

《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小说介绍

《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是由作者七月十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精彩章节节选:顶级特工苏浅歌隐退回国,在机场捡到一哭唧唧的绝色妖孽,一不小心挖坑把自己埋了。本以为不会相见,某天男人将她堵在电梯里:“夺了我的清白,不准备负责?”苏浅歌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霸道男人,一度以为认错了人。“听说你缺个老公,刚好我缺个老婆,咱们拼个婚?”成婚后,当初的小奶狗时而腹黑高冷,时而哭唧唧。......

《闪婚后时爷你撩到犯规了》小说试读

翌日。

窗外阳光透过亚麻色的窗帘落在房间的地毯上,给房间渡上一层淡淡的光晕。

苏浅歌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向身侧。

男人闭着眼睛还没苏醒,左眼角的泪痣格外显眼,轮廓完美的侧颜让人有些移不开眼。

苏浅歌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想到自己就这么把第一次交代给一个陌生男人,看向时璟渊的眼神复杂了起来。

离开酒店房间。

安夏刚好从隔壁房间走出来,“老板,我昨晚敲门了,你没开……”

苏浅歌抬手扶额,露出手指上的S纹身,“这事儿,谁也不许说。”

“我知道了,老板,我觉得阿渊长得帅还萌,完全长在你的审美上,你不考虑考虑?”

安夏了解苏浅歌的身手,她要是不愿意,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近她的身。

昨天竟然舍身救人,这就让人怀疑了。

她觉得自己这个追星女孩又可以快乐的多磕一对CP了。

“闭嘴吧你,我要的东西呢?”苏浅歌瞪了她一眼。

“都准备好了,老板,你真的要带着那东西,去参加苏夫人的生日宴会?”

“当然要带,毕竟我是要去送大礼的人,没了那东西,今天的生日宴会还有啥乐趣?”

当年她受的罪,那些人总得要付出点代价。

否则对不起她特意回安城一趟。

安夏还想说什么,见她脸色不悦,到嘴边的话骤然停滞。

一次醉酒,她了解了苏浅歌不为人知的过去。

车子抵达苏家别墅。

苏浅歌一身白色雪纺连衣裙站在别墅门口:“我是苏浅歌,来给苏夫人祝寿的。”

管家听了苏浅歌的名字,脸色大变,慌张的跑进别墅。

约摸过了五分钟。

管家将苏浅歌请进屋里。

身后跟着四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抬着被毛毯遮住的长方形东西。

“大……小姐,这是……”管家看着那东西,总觉得那玩意儿挺像棺材。

“哦,送我母亲的礼物。”苏浅歌白皙如玉的肌肤,在白色长裙的衬托下,显得更加雪白,浑身上下散发着又纯又欲的气质。

活脱脱的像个小仙女。

管家便没多想,以为是苏浅歌从乡下带来的礼物。

四人将东西停放在苏家别墅一楼宴会厅,便离开了。

苏浅歌出现的一刹那,便吸引了客厅里所有人的视线。

“这姑娘是谁啊,长得真漂亮。”

“听说苏家大小姐通过寻亲网找到了,难道是她?这么一看,和苏夫人还有失踪的凤先生挺像的。”

“……”

苏浅歌对客人们的议论声,恍若未闻,望着站在面前,冷着一张脸的苏锦,笑容明媚,“母亲,生日快乐。”

苏父失踪前,是苏家的上门女婿,所以她出生便跟苏锦的姓。

十岁被绑架前,她从没得到过这位亲生母亲的疼爱和关心,听说苏锦并不爱她的父亲,两人意外**,被苏老夫人逼迫结婚的。

苏锦当时怀的双胞胎,在生产时弟弟没了,导致苏锦再也无法怀孕。

弟弟没了,父亲失踪后,她的好母亲,对她恨之入骨,却疼爱继女苏之涵到了骨子里,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偏偏她还就是亲生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苏锦年纪四十多岁,因为保养得好,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

和记忆中那个高贵冷艳的模样如出一辙。

只是看苏浅歌的眼神,依旧愤恨厌恶。

“昨天回来的,我被绑架失踪十一年,母亲可曾找过我?”

“找过,但是没线索。”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苏锦自然不会打自己的脸。

苏浅歌被绑架时,她刚好出差,回来后便得知绑匪撕票了。

对这个女儿,她喜欢不起来,看见她那张脸,便想起自己不堪的过去。

“这么多年都不回来,现在回来干什么?”

亲耳听到亲生母亲如此冷漠疏离的话,苏浅歌心底冷笑。

她真想亲眼看到苏锦得知真相的那一天。

会不会还这么颐指气使。

“想回来看看你,可母亲好像不欢迎我。”

苏浅歌又乖又纯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每一句话,像刀子一样戳到苏锦的心里。

苏锦薄唇微抿,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

这些年,没了苏浅歌,她都快忘记自己不能生育,和对那个男人的恨了。

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为什么这个女儿偏偏活着回来了。

“没什么事,你就回去,今天客人多,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苏锦脸眸光冰冷的看着苏沁歌。

说完,眼神示意管家送人。

“母亲不看看我送给你的礼物吗?我们毕竟十几年没见。”

苏浅歌依旧笑着,可笑容不达眼底。

她来都来了,哪能这么走了。

“是不是我看了你的礼物,你就走?”

“嗯,虽然你不认我,好歹你生我一场,你过生日,这份大礼,你受得起。”

苏锦只想苏浅歌离开这里。

便让人将盖住的毛毯掀开。

看见里头一口黑漆漆的劣质棺材,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顾不得周围还有客人,愤恨的瞪着苏浅歌,“**,你这是在诅咒我?”

“是人都有一死,身为你的亲生女儿,为你准备一口薄棺,必须的。”

“你……你给我滚。”苏锦气得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滚我是不太会,要不苏女士示范一下?”

“今天我回来,就是要问你一件事,十一年前我被绑架,是不是你所为?”

“你说什么?我虽然不喜欢你,可没想绑架你。”苏锦错愕了几秒,愤怒道。

“那这个怎么解释?”

苏浅歌拿出手机捣鼓了一会,墙壁上出现一幕投影。

画面上,十岁的苏浅歌浑身是伤的躺在地上,拍摄的人拿着手机正对着她。

“艹,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母亲?花钱绑架亲生女儿,让我们卖去做实验,白雪公主的后妈都没这么恶毒。”

另一个男人缓缓开口,“谁知道,这年头还有疼继女超过亲生女儿的,这苏总怕是脑子有屎。”

小苏浅歌睁开眼睛,眼眶满是泪水,“妈妈花钱绑架我?”

画面终止,整个宴会厅一片鸦雀无声。

客人们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