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赘婿逆袭》小说免费阅读 苏渊林初墨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2021-07-22 12:46:00 主角:苏渊林初墨 作者:小生吃豆腐
上门赘婿逆袭 连载中

上门赘婿逆袭

作者:小生吃豆腐 主角:苏渊林初墨

《上门赘婿逆袭》小说免费阅读 苏渊林初墨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上门赘婿逆袭》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上门赘婿逆袭》是小生吃豆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渊林初墨,书中主要讲述了:姐姐要死了,公司被抢了,老婆要改嫁了,向仇人跪下借钱双手还被废了;作为上门女婿苏渊悲惨到极致,却突发善心,意外获得判人生死、,断人因果的能力。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讨好,丈母娘一家却还以为他还是往日的窝囊废……...

《上门赘婿逆袭》小说试读

苏渊三人从庄园走出来,林初墨怀疑自己眼睛花了。

“林小姐,你好。”江云烟来到林初墨面前,大方伸出手笑道。

“林家千金林初墨倾世佳人,真让人羡慕,难怪苏渊走的这么匆忙,原来是心疼你啊。”

林初墨也不是什么平庸女人,她迅速稳定心神,轻声道:“江小姐,这次林家给你们带来麻烦,林家深表歉意,我们将付出最大代价来补偿江家。”

“那好呀,你们把苏渊补偿给江家就行了。”

“呃?”

苏渊和林初墨都愣住了。

“开个玩笑的。”

江云烟笑容收敛几分道:“这次就算了,不过我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你们好自为之。”

林兴学先打车回去了。

林初墨与江云烟聊了一会儿,也开车回去了。

路上,苏渊坐在驾驶座看着窗外,脑海不断演练施针诀窍,将其彻底消化。

“为什么江家不再追究我们责任了?”林初墨轻咬嘴唇,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刘老把老爷子救过来了,江家没深究责任,就把我们放了。”苏渊随便找个借口,省的说漏嘴。

“原来是这样,我们林家欠了刘老两次人情,回去后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谢谢刘老。”

“没这个必要,刘老什么也不缺,你去了反而会打扰到他。”苏渊连忙阻拦道。

她要是去了,自己岂不是露出马脚。

“你怎么这样,礼物其次,心意最重要,你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连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对于苏渊这番幼稚言论,感到十分不满。

苏渊识趣闭嘴。

林初墨似乎来了火气,等红绿灯的时候,她侧首盯着苏渊道:“我问你,你和江云烟是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苏渊迷惑问。

“听她的语气似乎很偏袒你,你是不是答应她什么事,或者拿什么东西做抵押给她?”

看着像是小母猫一样凶巴巴的林初墨,苏渊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她怎么想到这一茬了?

“我倒是想巴结她,可我一穷二白,无权无势,人家也能看得上我给的东西啊。”苏渊无语道。

“哼,这么说你还是有这种想法的,对不对?”

“有吗?”

“那你刚才说你想巴结她?”

“……”

苏渊舌头打结,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

林初墨冷哼一声,脚踩油门,车直接冲出去。

苏渊身子一扑,若是没安全带,他非得撞上车窗不可。

此时,苏渊可算体会到什么叫如坐针毡了。

林家老宅。

老太太一众人都在,包括提前回来的林兴学。

他们围着一个大圆桌在吃饭,谈话之间其乐融融,笑声不断。

见林初墨回来,老太太笑道:“丫头,这次你是立了大功,回头我一定好好重赏你。”

看老太太慈祥的样子,很难想象之前让林初墨开车冲进江家的话,是出自她之口。

“妈,您是太偏心了。”

张海霞眉笑眼开,浑然没有之前的尖酸刻薄:“虽然小侄女功劳很大,但还是要多亏我们家兴学医术高超,把江家老太爷给治好了,不然我们林家可要倒大霉了。”

“大嫂说的对,还是大哥给力,连刘老都没办法的病,他却给治好了,这简直是奇迹。”

“天佑我林家,兴学大哥引导,咱们林家何愁不兴啊。”

亲戚们由衷崇敬道。

甚至忘了之前在背后谩骂林兴学为了装逼,险些害了林家。

苏渊一脸无语的表情。

难怪林兴学不跟他们一路,要提前回来。

原来是早点回来抢功劳呢。

“苏渊,你这是什么表情?”

于成伟冷笑道。

他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羞辱苏渊的机会。

“呦,这有些人啊,就是不要脸,没一点自知之明。”

“就是,自己闯了大祸,还让别人擦**。”

“养条狗好歹会冲你摇尾巴,有些人却连狗都不如。”

“二妹,你家女儿也不小了吧?以后找女婿可要擦亮眼睛,可不能再找这一个畜生来祸害林家。”

亲戚们嘲笑不已。

一个什么也干不成的废物,居然还有脸回来。

“废物,你还不抓紧跪下来,向我全家磕头!”林雪丽趾高气扬,一脸轻蔑道。

苏渊淡淡道:“我为什么要下跪?”

“还装糊涂?要不是我爸救了江恒山,你早就死了,凭这一点你必须跪下磕头,还要磕到我们一家全满意为止。”

苏渊冷笑声,瞥了林兴学道:“怎么?真是你治好了江恒山?”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还敢质疑我?”

“江王病重昏迷,只有两个人对他施救。”

“刘老面对江王的病情束手无策,甚至连抢救一下都没有。”

“后来江王奇迹般苏醒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林兴学炮语连珠,一个劲儿往自己脸上贴金。

“说明什么问题?”苏渊玩味笑问。

“**,当然是我之前施展的针法有了奇效,江王这才奇迹般醒过来的。”林兴学言语中无不充满傲然。

苏渊算是明白了,人自恋到一定程度,认为太阳都是为他升起的。

林兴学被关在地下室里,对外界一无所知。

突然被江家释放,这让他下意识联想到这一点,越琢磨越认为自己推测是正确的。

苏渊摇摇头,他都懒得拆穿什么了。

“老太太,如今麻烦已经解决,我和林家之间的债务,是不是彻底两清了?”苏渊神情冷漠,直接发问道。

老太太喝着热茶,浑然无视苏渊这番话。

“哎呦,翠兰妹子你听听,你这家女婿还把自己当成人,来提要求呢,真没见过这么没出息,不要脸的。”张海霞捏着绿豆糕阴阳怪气道。

王翠兰脸面无光,连碗带粥扔到苏渊面前,骂道:“臭不要脸的东西,麻烦是你大伯的解决的,你还往自己脸上贴金?自己不要脸就算了,别牵扯我们一家!”

苏渊冷冷一笑,没有说话,看向一旁的林初墨。

虽然林初墨不在现场,但她和江云烟聊天过程中,江云烟多多少少向她暗示了一些真相。

如果林初墨稍微上点心,她应该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只是,林初墨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决定。

两难之下,她最终还是选择站在大局考虑问题。

“苏渊,你向大伯道个歉,这件事就算结束了,好吗?”林初墨轻轻开口,她也算是在帮苏渊找台阶下。

然而,这句话在苏渊听起来,却是极大的讽刺。

“你终究还是不相信我。”苏渊极为失望看着林初墨。

他费这么大力气,不就是在帮林初墨,帮她稳固在林家的地位吗?

可搞了半天,连林初墨都不理解和相信,那还搞个屁!

林初墨怔了怔,迎着苏渊失望的眼神,不知为何,心脏一阵阵抽搐,疼的她脸色发白。

“费什么话,让你跪下你就跪下,你还想翻了天了啊!”王翠兰咄咄逼人道。

苏渊冷眼扫过去道:“危机已经解除了,按照事先约定,我可以跟林初墨离婚了吧?”

林初墨举措,让苏渊对林家彻底失去了念想了。

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带着姐姐去过自己新的人生。

王翠兰脸色难堪。

虽然她极为看不上这个废物女婿,做梦都巴不得要离婚,但苏渊在这个脊骨眼提出来,反倒成了苏渊看不上他们了。

“离婚,行啊!”王翠兰跳脚骂道:“我把户口本都带过来了,今天你们就离婚了,你要是不离,就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