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宠爱只是报复》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黎姝可傅绪寒小说全文

2021-01-12 16:53:30 主角:黎姝可傅绪寒 作者:沈书颜
三年宠爱只是报复 连载中

三年宠爱只是报复

作者:沈书颜 主角:黎姝可傅绪寒

《三年宠爱只是报复》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黎姝可傅绪寒小说全文

《三年宠爱只是报复》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黎姝可傅绪寒的书名叫《三年宠爱只是报复》,是作者沈书颜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宠了她三年,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报复。她陷入他给的宠爱,陷得越深,他报复的伤害力便越强。黎可可不禁感叹:人称商业传奇的傅氏集团总裁,玩起感情套路戏耍小孩,也这么得心应手。她努力逃出男人编织的牢笼,数年后归来。宴会上,那男人依旧矜贵,举止优雅,赢得众女倾慕。而她心如止水,捏着酒杯轻哂:“傅总,好久不见。”...

《三年宠爱只是报复》小说试读

黎可可从他的话语中反应过来,她直起身子,点了点脑袋。“路上注意安全。”

菜陆续上了桌。

对于她疏离客套的话,不知为什么,傅尧寒心里有些沉郁。她从开口说话到现在,从未喊过他的名字。

而那晚,她与那男人相处三天后回来的晚上,在林荫道路灯下,她喊了那男人的名字,温柔又动听。

傅尧寒将视线从女孩脸上收回来,微微蜷起袖子,戴上一次性手套,给她剥虾。

看起来脸上没有半分神情转变,“我不在京城,你可以让吴妈陪你逛街。天气冷,不要在外面到处走动。”

黎可可只是听着,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低着头吃饭,在他的交代下,轻轻点了点头。

**

傅尧寒早上出门早。

黎可可送他出门,目送他车子离开梅园,才转身进了别墅。

梅园这栋别墅很美,中西结合的建筑,承载了她与傅尧寒三年的记忆。以前总觉得,一个人待在这里,坐在三楼榻榻米床等他回来的日子,也很好,每天充满期待。

此时此刻站在客厅一角,黎可可望着窗外。

偌大的别墅,安静得仿佛能结冰。里头的人,身子骨都是冷的。

“小姐,炖了汤,您喝点吗?”吴妈从后方走来,问了一句。

黎可可回过神。

侧身,视线轻飘飘地在吴妈脸上落了几秒钟。

墙上挂着一张不大不小的相框,是前年在加拿大雪地里拍的。

傅尧寒带她去滑雪。

黎可可看了过去,凝着照片里女孩的笑脸,“吴妈,我是不是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吴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便看见墙上那张照片。妇人笑道:“小姐跟以前一样。”

“是吗?”女孩微微垂了一下脑袋,声音很轻,轻得有些无力。“我还有些困,再去楼上睡一会儿。中午您做些粥,我喝了之后去医院看看我妈。”

“好的小姐。”

**

黎可可这一觉睡得久。

醒来,窗外光线亮。白雪反射天空的白光,光亮落进房间,落在被子上。

“醒了?”席嵘进了门,见她醒了,便拿起沙发旁的毛绒外套,往床边走去。

黎可可睁了睁眼睛,视线内,撞进那道熟悉的身影。

她缓缓起身。

长长的黑发随着女孩起身的动作,从枕头上蜷起,微微垂落,落在她窄瘦的肩膀。

有一些发丝挡了侧脸,黎可可伸手将它勾到耳后。

抬头,看向走来的男人。拧了拧烟眉,“你怎么来了?”

“前天和你说的药,本来想给你送过来,昨天因为家里一些事耽搁了。”男人走到床边,坐了下来。“还问我怎么来了,你自己发烧都不知道?一个小时前若不是我来送药,你得把脑子烧坏。”

席嵘将毛绒外套打开,裹住女孩瘦小的身子。

他看着她,略心疼。“大病初愈不久,跟你说了要好好照顾身体,万一落下病根怎么办”

黎可可靠在席嵘怀里,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像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小孩,躲在自家哥哥怀里哭诉。

“怎么了?”席嵘将她搂紧了些,“半年前我联系上你的时候,你还开心得和我介绍你的男朋友,说你过得很幸福。”

“可可,我看你这样子,根本就过得很不好。那时候怎么不和我说真话?不然我半年前就从国外回来,来接你。”

怀里的女孩很轻。

因为生了场大病,身上还滞留着没有挥散的药味儿。

半年前,黎可可记得。那时一个陌生号码给她发了一封邮件,是席嵘找到了她。

那时的她,单纯地与席嵘分享傅尧寒的万般体贴,百般呵护。她还傻傻地跟席嵘说,“席嵘,我想嫁给他。”

“可可,不如你跟我回席家?我已经和我二叔说了,他准许我迎你进门。”

“席家产业不少,你可以在席家名下的公司里找一份自己想做的工作。还有阿姨的病,我上次就与你说过,我是国际有名的医生,会全力以赴给阿姨治疗。”

见黎可可没有表态,卧室里还有她低低的啜泣声。

席嵘低下头,凝着女孩苍白的小脸。“可可,你不想离开傅尧寒,你很喜欢他是不是?”

黎可可从他怀里离开,慢慢直起身子。

她很爱傅尧寒,因为太爱了,被他伤害才会这么疼。疼是一种病,没患过这种病的人感受不到。

但她想离开他。

她不想步黎母后尘,被人诟病辱骂成小/三。也不想被傅尧寒当成商品,被他提供给别的男人。

“可可,傅尧寒已经和夏小姐订婚了。他们很快就会结婚变成夫妻。你不能一直跟着他,万一被夏家的人发现你,把你曝光,对你的名声不好。”

“我知道。”黎可可抬眸,“我再考虑一下。”

傅尧寒说了,他不放过她,她就怕不掉。她无法保证,自己是否会给席嵘带来麻烦。

另外……

真要离开可总还是有些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