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医豪婿小说 冷玄阳陈诗韵在线阅读

2021-07-20 12:43:31 主角:冷玄阳陈诗韵 作者:三悟
圣医豪婿 连载中

圣医豪婿

作者:三悟 主角:冷玄阳陈诗韵

圣医豪婿小说 冷玄阳陈诗韵在线阅读

《圣医豪婿》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冷玄阳陈诗韵的小说是《圣医豪婿》,是作者三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五年前的救命之恩,五年后的新婚之夜,妊娠纹令她新婚之夜被赶出洞房,打到半死,却死活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身份,新婚之夜新郎暴怒,一纸休书,一个宏大的退婚宴,让她堂堂豪门大小姐身败名裂,而就在羞辱,绝望,令整个家族颜面扫地的那一刻,带着无上荣耀,接手昆仑宗至高荣誉的冷玄阳出现了,孩子的父亲,用他盖世权威,许她一个耀眼的未来!...

《圣医豪婿》小说试读

第十一章算总账(中)

“胡说,赤脚医生怎么可能有这么牛掰的排场?你最好说实话,否则你实习考核别想通过!”王志东绝不相信一个赤脚医生能救活丫丫又能在外面搞这么大排场。

“真的,他亲口承认他只是个赤脚医生,只是他是从昆仑领域回来的!”林萱萱紧张说道,实习考核不通过,她就拿不到毕业证,四年的医科大学就白读了!

“昆仑领域?难怪......”王志东作为医生,自然跟林萱萱一样知道昆仑领域是所有学医人的巅峰与向往,能够接触到昆仑领域的人,很少有回来的,就算是极个别的回来也都是专家教授级别。

可昆仑领域的赤脚医生,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即便只是个不入流的赤脚医生,那也是从昆仑领域回来的,也能一鸣惊人,所以丫丫能平安无事倒是说得通了。

只是冷玄阳这种毫不客气的砸场子令王志东很气愤,他就不信丫丫的白血病还能真被一个赤脚医生给治好了?

如果真是昆仑领域回来的高手,王志东还真不敢惹,可只是一个赤脚医生,他还不放在眼里。

正在这时,跑去银行的保安回来。

“怎么样?”王志东迫不及待问道。

“银行说这支票兑换不了,至于为什么,一会儿会有人亲自来解释,还让我留了地址和联系方式!叮嘱我一定要留住支票的主人。”

“王医生,我看这支票肯定是假的,一会儿银行那边就得带着警官来抓人。”

保安气喘吁吁说道,王志东一听,顿时狂笑起来,内心的担心顿时烟消云散。

“这狗东西还真敢拿假支票忽悠老子,贺队长,命令保安大队,盯死了冷玄阳,决不能让他跑了,等银行和警方来抓人。”

王志东重新拿出丫丫欠下的住院费单据和强行占用手术室的罚款单,如同债主追债一样堵在门口。

同一时间,江城医院最豪华的病房内,站满了张家人,张涛躺在病床上,全身绑满了绷带,面露痛苦之色。

母亲徐红玲担心的守在身边,看这儿子被裹得跟粽子一样,心疼不已,真想立刻将打她儿子的**抽筋剥皮。

“马院长,我儿子的伤怎么样?多久能好,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或者......”

院长马贵眉头紧皱,遗憾道:“唉,出手之人真够狠的,张公子全身二百零六块骨头全都不同程度受到损伤,上身的还好,只是出现裂缝,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可双腿上的骨头伤势太重,已经没有修复的可能,怕是......”

见马贵语气沉重,徐红玲心里咯噔一下。

“怕是什么马院长?你有话直说!”徐红玲急了。

“张公子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这伤他比我更清楚,您还是问他吧!”

马贵虽然是院长,但张家属于江城排名前十的豪门,以前就毕恭毕敬,现在听说张家又是昆仑宗宗主的救命恩人,更加不敢轻言。

张涛听完两行绝望的泪水夺眶而出,大哭着吼道。

“妈妈,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了,呜呜呜......那**废了我双腿,您可一定要为儿子报仇呀!我......我张涛不甘心......”

压抑到现在,张涛终于憋不住了,早在受伤的时候他就感觉双腿没了知觉,当时就担心骨头出了问题。

听完马院长的话终于确信,这两条腿废了,绝望与仇恨令张涛疯了一般咆哮。

“什么?再......再也站不起来了?怎么会这样?我......我儿子花样年华,还还没娶媳妇呢,没了双腿这以后可......可怎么办呀!”

徐红玲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陈家,陈诗韵,我......我张家跟你们势不两立!敢伤我儿子,我......我让你们陈家不得好死!啊......”

安静的VIP病房内传来徐红玲厉声爆喝,张家的愤怒令院长马贵和几个专家级医生冷汗直冒。

这时一名保安急匆匆的破门而入,气喘吁吁,脸色非常难看。

马贵一看顿时面色冰寒。

“谁让你进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也是你能来的?滚出去!”

保安被院长吓得全身一颤,硬着头皮说道。

“院长,贺队长让我请您过去一趟,那个白血病的女孩没死,又活过来了,而且......而且他家长还要告咱们医院误诊,贺队长说要出大事,请您过去一趟!”

一听这话,马院长眉头一皱,丫丫的病情他是清楚地,吐了那么多血,不可能活下来,就算是有奇迹,也绝撑不到现在。

“你......你胡说,那女孩怎么可能不死!”没等院长开口,张涛突然大吼一声,用力过猛扯到伤口,疼的冷汗直冒。

他的抗癌药物全部用在了丫丫身上,就算是十个丫丫也早归西了,更何况还是白血病晚期的体质。

看着反应激烈的张涛,老谋深算的马贵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很快便冷笑一声。

“张公子放心,就算她真的奇迹般活了过来,我也有办法送她见阎王,您安心养伤,我去看看!”马贵说完恭敬的对徐红玲点点头,离开病房。

“麻烦马院长了,我听说那患白血病的小丫头就是我陈家那不要脸的女人私生女,我不希望这小丫头仅仅是去见阎王那么简单,我要让陈诗韵痛不欲生,你能明白我意思吧?”

最毒妇人心,徐红玲的话令马贵下意识打了个冷战,连连答应着离开病房,向丫丫所在的病房赶去,同时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地下组织的电话。

现在的张家抱上昆仑宗这种世界顶尖势力的大腿,可不是他一个小院长能得罪的,这事办不好,别说是他,恐怕整个江城医院都得遭殃。

但如果此事能够令张家满意,他一飞冲天的好日子就到了,张家随便在昆仑宗面前说点好话,他很有可能有机会接触到昆仑宗,那是所有医学工作者的梦。

就在马贵打电话找地下组织准备对冷玄阳用狠的时候,整个江城的银行系统已经炸了锅,因为就在十几分钟前,昆仑宗的专属支票出现在了江城的一家银行内。

几乎在同一时间,各大银行巨头全都得到消息疯狂赶往江城医院,就连刚刚赶到江城机场的天圣国战部最高指挥官刑天也在第一时间赶往江城医院。

随着天圣国战部最高指挥官的到来,所有安防安保系统以及警方军方全部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各界高层的目光同一时间全部锁定在江城医院。

昆仑宗专属支票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是昆仑宗宗主特有的权利,见此支票就说明昆仑宗宗主亲临!

“敢要昆仑宗宗主的钱,这江城医院院长是在玩火自焚!”

所有人的心中都闪现出同样的念头,恨不得立刻跟江城医院撇清关系!

而这一切作为江城医院院长的马贵还毫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