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时念傅景川小说 《神医娇妻傅太太美又飒》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2021-12-07 14:31:08 主角:乔时念傅景川 作者:一米相思
神医娇妻傅太太美又飒 连载中

神医娇妻傅太太美又飒

作者:一米相思 主角:乔时念傅景川

乔时念傅景川小说 《神医娇妻傅太太美又飒》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神医娇妻傅太太美又飒》小说介绍

主角叫乔时念傅景川的书名叫《神医娇妻傅太太美又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米相思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传闻,海城最尊贵危险的男人被一个乡下野丫头逼婚了。婚后,傅景川对乔时念冷若冰霜:“有胆子逼婚,就做好守活寡的准备!”他对她不闻不问,却将她的妹妹宠上天。身心错付,乔时念心灰意冷,决心走人,却发现大事不妙——肚子里居然怀了龙凤胎!再次归来,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谁知冷酷霸道、杀伐果决的傅少画风......

《神医娇妻傅太太美又飒》小说试读

第20章

乔时念不着痕迹地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道:“我用了你的卡,不过最后东西没买成,退货退款了。”

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黑卡,递到傅景川面前,“卡还给你。”

傅景川没接,只是危险地眯了眯黑眸,浑身散发着冰寒的气息,“人整了,钱退了,我是不是该夸你一句狗仗人势?”

三分嘲讽七分冷漠,男人满眸寒意,盯着笑容温婉的女人,眼角眉梢藏不住的戾气。

可妍在珠宝店刷了六百多万,眼前这个女人刷了一千多万。

只有这一笔大额开支,结果很明显。

可妍被她耍了。

乔时念心头一阵酸涩。

夸?

这分明又在骂她是狗。

乔时念迎着他的视线,坦然自若道:“你说过,未来的傅太太即使只是个摆设,至少也要身家清白,赏心悦目,所以我怎么能在购物中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丑?这不仅丢你的脸,还会给傅家抹黑。”

“呵。”傅景川气笑了,“这么说还怪我?”

乔时念直接道:“是,如今这样的局面,傅少确实有很大的责任。既然怕我伤你心上人,当初就不该给我这张黑卡,没有这张卡,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男人喜欢在女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权势和能力,女人也想通过一些方式,来验证自己在男人心里的分量。”

傅景川品着她的说辞,冷笑了一声,“有结果了吗?”

“有。”乔时念纤细的手指捏着黑卡,塞进男人西装胸前口袋里,“赢的人从来不是我,至少现在还不是。”

傅景川看着她的动作,心头微微一震,冒出一股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

他先是一愣,下一秒脸色凝重若雨,“以后也不是。”

他并不是小气计较钱,只是纯粹不喜欢女人耍心机,玩手段。

然而这两样,她全占了。

乔时念迎着他锐利的视线,轻声说道:“话不要说太满。”

就在这时,傅景川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没有听到乔时念最后说了什么,也不关心他说了什么。

掏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便按下接听键,将手机听筒放到耳边,声音温润的更刚才判若两人,“我知道,这点钱不算什么......”

“这段时间委屈你了,你喜欢什么随便买,只要你高兴就好......”

电话另一端,云可妍开了免提。

听到傅景川这番话,跟蒋玉英相视一笑。

挂了电话后,蒋玉英笑的合不拢嘴。

“你看我说的对吧?六百万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瞧你那点出息,不过就是刷他六百万,买了一条钻石项链,紧张什么?他的命都是你救的,可远不止六百万。”

“妈!”云可妍忙说道,“这话你跟我说就算了,可别当着景川的面说。”

这样的话,她和乔时念有什么区别?

“放心,妈知道。”

云可妍垂眸,水灵灵的杏眸里充满了嫉妒和仇恨,咬牙切齿道:“景川虽然给了我一张黑卡,但是,乔时念也有一张,她今天刷了一条一千多万的钻石项链。”

“一千多万?”

蒋玉英一脸震惊,她活了大半辈子都没消费过这么多钱。

云可妍担忧道:“妈,乔时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有手段,我花两年才得到傅景川的黑卡,还是因为乔时念逼婚,他不能娶我给的补偿。

乔时念只用了几天功夫就拿到了傅景川的黑卡,再这样下去,我怕傅景川对她生出感情,万一知道当年的真相......”

“怕什么?”蒋玉英冷哼一声,“傅景川的宠不等于爱!村姑总归是上不了台面,傅景川给她卡只不过是不想她出去丢人现眼。”

“真的?”云可妍眼睛一亮,心情瞬间转好。

“当然是真的。”

蒋玉英白了她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是不是傻啊,怎么只刷六百万,竟然输给那个野丫头!记住,你才是正牌,是傅景川的心尖宠,那个野丫头就是个第三者,你要拿出正牌的气势,压倒她!”

“我怕刷太多给景川留下不好的印象,乔时念刷了一千多万,看似赢了我,实际上只会徒增景川的厌恶,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罢了。”

说着说着,云可妍轻柔的嗓音忽然泛起淡淡的笑意,说道:“妈,乔时念现在拿着景川的黑卡,住在御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一切还不是我们云家的功劳?

如果不是你们把她从山沟沟里接出来,带她去傅家,她怎么可能攀上傅家这根高枝。”

“你是说......”

蒋玉英立刻掏出手机,拨了乔时念的手机号。

“乔时念,你现在在御景吃香喝的喝辣的,我们之间的帐是不是得好好算算了?”

蒋玉英一脸算计。

乔时念冷笑:“什么帐?”

“虽然你不是我养大的,但却是我生的,还有,要不是我把你从山沟沟里接出来,你也没机会攀上傅家。你抢了可妍的未婚夫,现在吃香的喝辣的,要想跟云家撇清关系,就拿一千万来,否则,就别怪我把你做的这些烂事捅给记者。”

蒋玉英挑着眉梢,理直气壮。

乔时念听着她这番**的话,怒从中来,眼底一片冰寒。

“我没让你生我,只要一想起有你这样的生母,我只觉得特别恶心!至于为什么把我接回云家,你们心知肚明。”

回云家那天,蒋玉英说的话,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小念,虽然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但是我们养了可妍二十年,和她感情很深。她从小被我们宠坏了,不仅娇气,自尊心也强,根本无法接受不是我们亲生的这个事实。

所以,只能先委屈你,对外就说你是云家的养女。你这么懂事,一定能理解我们的苦衷。”

“可妍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不像你从小在乡下长大,能吃苦,所以,给你爸做骨髓移植的事也只能拜托你了。”

“你在道观里都行医救人,更何况他是你亲生父亲。你这么善良,肯定不会见死不救,是吧?”

医者仁心,就算是陌生人,她也不会见死不救,更何况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捐骨髓后,她在医院里休养。

无意间,撞见云可妍和封一帆鬼混,这才得知玉佩和傅家的事,所有这一切都是云家计划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