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强宠下堂妃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夏浅墨夏侯楚煜by沐风完整在线阅读

2021-04-08 11:29:49 主角:夏浅墨夏侯楚煜 作者:沐风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连载中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作者:沐风 主角:夏浅墨夏侯楚煜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夏浅墨夏侯楚煜by沐风完整在线阅读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浅墨夏侯楚煜的小说是《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它的作者是沐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以为本王真会娶你这个女人?”浅墨刚穿越过来,额头就被烙下奴印,还被一鞭子抽昏死过去。“从今天起,你就是楚王府的奴!”夏侯楚煜无情说道。浅墨代姐出嫁,嫁了个毁容断腿的残疾王爷就算了。小郡主得急病,她秉持医德救人却被他误会斥责,差点被打入冤狱。最让她恶心的是,他为了娶心爱的女子,竟然张贴皇榜赶她下堂,她成了人尽可夫的无耻贱妇。浅墨道:“我们和离吧!我看到你就恶心!”他端来一碗药,“别以为你怀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能容忍你的背叛,想要和离?先打掉这个孽种!”浅墨冷然一笑,“你可别后悔!”不!他后悔了!当他眼睁睁看着她坠落万丈深渊,他才知道痛彻心扉是什么滋味!然而,当他终于找到她,她却亲手挑断了他们之间的红线.........

《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小说试读

第16章

傍晚。

喧闹的秋风苑,重新恢复平静。

浅墨吃完晚饭,准备今晚继续去乔装探路。

但就在这时!

秋风苑的大门,被人粗暴的一脚踹开。

浅墨抬起头,便见夏侯楚煜一身怒火的冲了进来。

“**!还不交出解药!”夏侯楚煜一把掐住浅墨的颈项,厉声大喝。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胸肺间的气息陡然一滞,浅墨瞪大双眸。

什么下毒?

什么解药?

为什么他的话,这么莫名其妙?

“还敢装!?”夏侯楚煜眸底满是血色,怒火凝结。

浅墨死命地想挣脱开他的钳制,却只感觉喉间的大掌,越发用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浅墨急促地喘着气,面色渐渐胀成紫红。

夏侯楚煜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眸中迸发出酷寒的冷意。

“你做过什么,自己会不知道吗!?”

薄唇紧抿,夏侯楚煜倏地抬手,一下让浅墨双脚腾空。

浅墨难受极了,只觉浑身气力,都被抽走一般。

幸好这时夏侯楚霈赶到,急忙上前阻止。

“五皇兄住手!事情还没查清楚,也不一定就是五皇嫂做的!”

“不是她,还会是谁!?”

夏侯楚煜无比狂怒。

新仇旧恨,亮相交杂,让他恨不得立马把浅墨凌迟处死!

“我……没有!”浅墨呼吸急促,恨不得和这个变态王爷同归于尽!

“还敢说没有?那本王问你,梦儿昨日是不是来过?”夏侯楚煜厉声叱问。

浅墨一惊,心中大乱。

难道是那个小郡主中了毒?

“是,郡主……确实……来过。”

“哼!那你还有何话好说?”夏侯楚煜眸中阴寒之色顿现。

浅墨试图解释,但喉咙被捏紧,她连发声都难。

“五皇兄!住手!”夏侯楚霈再次出声阻止。

然而,夏侯楚煜像是认定了浅墨一般。

大手当即用力一挥!

“唔……”浅墨闷哼。

身子“咚”的一声,撞到身后的柱子上。

五脏俱损。

微微一动,眼前便是一阵发黑。

呵!

他到底有多恨她!

浅墨此时不怒反笑。

墨玉般的双瞳,似是死水一般平静冷漠。

“王爷……既然已经认定——咳——”

胸口的疼痛十分剧烈,但浅墨却仍旧倔强的不肯低头,“咳……咳咳……既然……王爷已经认定……咳……是我所为,何必还咳咳咳……要来问我?!”

“不如直接……杀了我……咳咳咳……比较痛快……”

每说一个字,浅墨便痛咳一下。

而每一次痛咳,她的喉间,便又会涌上一股腥甜。

“你以为本王不敢杀你?”楚煜眸光一沉,悄无声息地握紧大手。

也不知为何,看着浅墨满是血的狼狈模样,他的脑海中,竟有雷声滚滚而过。

遥远的记忆里,仿佛也曾出现过这个画面。

桃花树下,他拥着满身是血的女子,仰天长啸。

夏侯楚煜一阵心悸。

“别说话了!来人!快把大夫叫来!”夏侯楚霈被浅墨眸底的倔强不屈而震慑。

他伸手点了浅墨几处穴道,喂她吃下一颗丸药,随即抱起浅墨朝屋里走去。

“唔……”浅墨难受的闷哼。

一张俏脸,满是灰败之色。

夏侯楚霈稍通医术,他伸手搭上浅墨的皓腕。

见她气息紊乱,胸肺郁结,便知道她定是胸口凝有淤血。

若不将那淤血化去……

怕是性命堪忧……

“五皇兄……”

夏侯楚霈收回手,满脸迟疑的看向夏侯楚煜。

要化去胸口淤血,就必须以掌贴胸,输入内力。

而这,自然是他不能做的。

他想让夏侯楚煜出手。

但夏侯楚煜却是冷冷看着他,满脸都是肃杀之气。

“给本王搜!”

“是!”

侍卫们领命,顿时分散开来,到处翻找。

屋内箱子被打开,衣物散落一地。

甚至有人提了铁锹,去院子里掘起地来。

可夏侯楚煜,竟只是冷冷看着,似乎完全不顾浅墨死活。

“王爷,卧房没有!”

“院内也没有!”

“没有!”

“……”

侍卫不断来报。

夏侯楚煜的眉头,也越拧越紧。

他看着浅墨嘴角勾起的嘲讽弧度,眼底莫名被刺了一下。

难道……他真的冤枉她了?

不!这女人心思狠毒,她肯定早有准备!

“小姐!小姐!”玲儿做完赵嬷嬷分派的活计,刚回秋风苑,就瞬间察觉不对。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玲儿一转头,看见浑身是血的浅墨,不由急得大叫。

而就在这时。

一个侍卫闪身进来。

却是给神情恍惚的夏侯楚煜,递了团揉皱的纸团。

“王爷,在灶房找到了这个!”

夏侯楚煜接过纸团,慢慢展开,凑近在鼻尖轻闻,目光在慢慢变冷。

“皇兄?”夏侯楚霈站起。

楚煜将那皱纸递给夏侯楚霈,神色森寒,“你看看!”

“这……”

夏侯楚霈凑近一闻,霎时色变!

“确实是穿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