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又在哄媳妇(钟毓清裴翎珩)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2021-07-20 15:37:50 主角:钟毓清裴翎珩 作者:萌佳人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 连载中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

作者:萌佳人 主角:钟毓清裴翎珩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钟毓清裴翎珩)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钟毓清裴翎珩的书名叫《摄政王又在哄媳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萌佳人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惊爆!京城第一肥女钟毓清竟然开始暗搓搓逆袭了?软包子一朝崛起,居然杖打庶姐三千鞭!饭袋子一朝翻身,居然踹掉主母掌管店铺又掌家!肥胖子一朝脱胎,居然飒爆全京城!“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隔壁将军府的公子打了一顿!”“王爷不好了,钟大小姐又将御膳房的厨子撵出去了!”“王爷不好看,钟大小姐又别人围堵提亲了!”家丁看着裴翎珩转身就往外奔去,忙问:“王爷,您干嘛去?”男人眉头一皱:“再不去哄媳妇就要跟人跑了,赶紧,带上聘礼,跟我上门提亲!”...

《摄政王又在哄媳妇》小说试读

第2章

“王爷,陛下有意让您迎娶那平南侯府的嫡女钟毓清。”

已是三更,摄政王府的书房却还亮着暖黄的灯,一股馥郁的龙涎香气息弥散而开,让人不觉心神都宁静了许多。

男子身着一袭玄色长袍,上面绣着精致的四爪白龙,正低头细细翻阅着案前堆积如山的奏折,书房中的家具尽都是名贵的金丝楠木所制,所悬的书画也尽都是名家之作,地龙烧了整夜,在这临近数九寒冬的时节,也丝毫没有冷意。

“平南侯府的嫡女?”

裴翎珩缓缓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奏折,那张俊逸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安的情绪,潋滟的桃花眼微微一眯:“那是谁?”

暗卫的表情有些僵硬,过了许久才沉声开口:“那相府嫡女是个飞扬跋扈,蠢笨如猪的女人,着实是配不上王爷,何况那女子相貌奇丑,一身肥肉,若是她成了王妃......您会被众人耻笑的!”

裴翎珩突然发出一声轻笑,眸底那一丝精光却意味不明:“真有这般差?”

那暗卫还待慢慢同他说那钟家嫡女之事,裴翎珩却从案前站起,拿起挂在一旁的黑色大氅推门走进那沉沉夜色之中。

“待本王去看看,陛下究竟为本王,相中了怎样一位王妃。”

窗外夜色如森,皎月高悬。

钟毓清揉着额头慢慢从床上坐起来,只觉得头脑一片昏沉,探手一摸,便觉得额头一片滚烫。

“小姐可算醒了。”

耳边传来丫鬟有些焦急的声音,钟毓清回过头,便看见一个身着粉衣的小姑娘怯怯的站在她身边,旁边的炉子上正温着一碗药。

“眼下什么时辰了?”

她白天应该是落了水又受了风,这具身体本就虚胖,才突然染了风寒,小丫头将药端到她面前才低声开口:“已经快四更天了,小姐快把药喝了吧。”

钟毓清看着小丫头通红的双眼,不禁叹了口气温声开口:“你先去睡吧,伺候了那么久也是辛苦你了,把药给我吧,待凉一会我便喝。”

那小丫头愣了一愣,脸上竟流露出些许不可置信,看着那碗药低低开口:“奴婢,奴婢还是看着您把药喝了吧......”

钟毓清不由得蹙了蹙眉,看着那碗黑色的汤药,总觉得有些古怪。

那小丫头一副不敢直视她的模样,只低着头将药端到她面前。

钟毓清在商界混迹了这么多年,顿时猜测出这药怕是有些古怪,看那小丫头的手愈发抖得厉害,突然沉声开口:“这药里的毒,是谁命你下的?”

“砰——”

一声瓷器碎裂的声响传来,药碗顿时落在地上摔成碎片。

小丫鬟腿一软跪到地上,脸上却砸下了两行清泪:“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是大夫人命我放的,里面不是毒药,只是,只是会让大小姐长胖的药,求求大小姐不要打杀我!”

钟毓清紧紧拧了拧眉,过了许久才轻声开口:“你是大夫人那边的人?可知道谋害主子的罪名?”

那小丫头慌不迭的点着头,脸上的泪已经将脸蛋浸得透湿,钟毓清的语气逐渐变冷:“既然知道厉害,若想活下来,便要听我的,你回去禀告大夫人,便说我已经将药喝下了,若是她今后再有什么动向......我便将你今日所做之事告诉爹爹和祖母,到时候,你的日子可不会好过,明白了吗?”

那小丫头脊背一僵,看着平常蠢笨无脑的大小姐眸子里那道晦暗莫名的寒光,赶忙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奴婢明白了,奴婢今后若是有什么事,都会先来禀告大小姐!”

“你将这里收拾好,便退下吧。”

钟毓清重新坐回床上淡漠开口,那小丫头如蒙大赦一般收起了地上那些碎瓷,逃也似的溜了出去。

一阵料峭的寒风忽得吹开了窗。

钟毓清看了看窗外,慢慢从床上起来,打算将那窗户关好便歇下,耳边却突然穿来一声轻笑。

“谁!”

她的神情立时间变得警惕,眼神凌厉的看向窗外,鼻尖突然传来一阵清冽的香气,男人的声音低沉缱绻:“都说相府嫡女蠢笨如猪,今日一见,却不尽然。”

男人?

钟毓清脊背僵硬的转过身,便看见一个身着黑衣,脸上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看向她。

“阁下是何人?”

她有些警惕的后退两步,心念如电光火石一般急转,这平南侯府守卫森严,他能悄无声息的闯进来,一定不是什么寻常人物,如果贸然出声......

裴翎珩垂眸看着那张肉嘟嘟的脸,菲薄的唇不由得微微勾起,打量了她片刻才开口:“不过一梁上君子,看见小姐房中的好戏,觉得小姐有趣,便想来同小姐聊聊。”

这贼还挺有意思哈?

钟毓清不由得仔细打量起那所谓的梁上君子,男人虽带着面具,看不见长相,却能看到那下颌看上去精致得如同雕塑,眸子清亮如星,嘴唇微微勾起,似乎是个生得极好看的男人。

而且对她似乎......没什么恶意?

钟毓清眨了眨眼,极为干脆的冲他抬了抬手:“行啊,先生请坐,只是我房里却没什么金银珠宝给你偷了。”

裴翎珩没想到她竟如此坦然的请他坐下,不由得蹙了蹙眉开口道:“小姐不怕在下对你不利?”

“有什么好怕?”

钟毓清拿了条毯子裹在身上,蜷到房里那张铺着软垫的贵妃椅上同男人对坐:“我一个被人耻笑的闺阁女眷,阁下要是图财,打这里朝东面走就是库房,图我性命,若是杀了我您也落不着什么好处吧?图色......小女子这般蒲柳之姿,您只要没瞎,应该都看不上。”

“何必妄自菲薄?”

裴翎珩不由得皱起了眉,看着那双清亮的眸子缓缓开口:“小姐生得并不难看,以在下拙见,倒是极有福相的人,有何不好?”

“噗,阁下不用安慰我,这世间觉得生得胖的人好看的,多半是违心之说。”

钟毓清倒是极为想得开,很是坦然的冲他摆摆手:“不就是一身肥肉吗,有志者,事竟成!不出半个月,我便能让自己瘦下来!”

裴翎珩看着那张肉肉的脸,眼睛不由得微微一眯。

平心而论,以他的审美来看,这丫头长得一点也不胖,反倒还有些肉肉的可爱,一头黑发微微散在耳后,眼神清亮,鼻梁挺翘,倒是令人有些想去捏她的脸,有什么不好了?

他正欲开口说话,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他这才意识到天色早已经亮起,微微蹙了蹙眉冲钟毓清开口道:“何必在意旁人的说法,小姐不必勉强自己,在下先告辞,有缘再会。”

男人飞身从窗外掠出,钟毓清蹙了蹙眉,便听见外面传来一声轻呼:“大小姐可醒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