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卿虞宁执小说全文

2022-09-22 11:24:52 主角:卿虞宁执 作者:瑾夏醉卿颜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连载中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作者:瑾夏醉卿颜 主角:卿虞宁执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卿虞宁执小说全文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是瑾夏醉卿颜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卿虞宁执,书中主要讲述了:滴答,滴答......阴暗无光的地下密室,水滴不断滴落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密道拐角处,一道红色倩影步子轻缓,身形纤细窈窕,发髻上的金色步摇轻摆,仅凭背影便知是个十足的美人。女子肌肤白皙,五官精致,尤其是那一双含情似水的眸子,仿佛摄人的漩涡,只一眼,便足以让人沦陷。...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小说试读

这般恶毒至极的女人,死亡,只能算作她的救赎。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何必多言。”

就算是身处牢房之中,林姝兰的脸上依旧是那副傲然模样。

纵然是死,也要死的体面。

她是尚书府的嫡女,她有她的骄傲。

可卿虞怎么舍得让她死,她要将她的骄傲踩碎,狠狠踩进泥土里。

“那婶婶可要受住了才是。”

她不信,一会林姝兰还能傲得起来!

转头看向一旁看守的下人,卿虞淡笑开口,“这些日子看守辛苦了,这个女人就赏给你们了。”

那两个下人相互对视一眼,眸子里有莫名的光闪动。

林姝兰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孩子都已经生了两个,可身材脸蛋皆是上乘,比之盛京城里的那些个大家小姐,也是丝毫不差的。

“主子......”

“嗯,别让她死了就行。”

两个下人听到卿虞的指令,当即两眼放光,打开牢门,将林姝兰拖了出来。

林姝兰脸色苍白,拼命挣扎,冷声开口,“卿虞,你这个疯子!我是你的婶婶!你亲叔叔的结发妻子!”

她怎么也没想到,卿虞小小年纪,竟然会生出这般恶毒的心思!

看到林姝兰眸子里的指责,卿虞轻笑开口,“恶毒?残忍?可这都是婶婶你教我的啊!”

卿虞如今的所作所为,不过当年林姝兰的十之一二罢了。

林姝兰顿时语塞,是啊,当年,她对卿虞母亲所做的,比这可要惨烈的多......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回主子,小人名莫明,这个是小人的弟弟,名叫莫远。”

一直以来,管着他们的都是汐言,这还是第一次,他们看见他们名义上的主子。

他们从未见过这般美人,却不敢生出一点龌龊心思。

卿虞,可是他们取蛊姬而代之的新主,手段只怕比蛊姬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嗯,伺候好了我的婶婶,可明白?”

二人异口同声,“明白明白,属下明白。”

说完,就把林姝兰拖向一旁的狭小空间,引得林姝兰尖叫声连连。

“别碰我!”

“滚开......啊!”

布帛的撕裂声响起,夹杂着林姝兰惊恐的喊叫,这副场景,那般熟悉......

卿瑶吓得身子止不住颤抖,双眼定定看着林姝兰的身上的衣服被一点点撕裂......她好怕,好怕卿虞也会这样对她......

她可是安定侯府的大小姐,天之娇女啊!

“堂......堂姐......”

听着林姝兰凄惨的惊叫声,卿昀终于再也忍耐不住,怯生生开口。

天真无邪的眸子里,满是躲闪。

稚嫩的童音响起,在这混乱的场面里显得格格不入。

卿虞一愣,眸子缓缓闭上......想当年,她也是这般童真,却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侮辱,践踏......

“求求你,放了母亲好不好?”

卿昀的声音里已经染上了哭腔,一向被宠在手心里的他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等变故。

听着卿昀的声音,卿虞竟然感到了一丝心疼......

卿昀,她仇人的儿子......

卿昀的声音给林姝兰带来了一丝清明,高傲如她,却也是一个母亲......

她怎么可以让她的儿子看到她如此不堪的一面......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林姝兰推开身上的男人,衣衫不整跪到卿虞面前,卑微乞求......

“卿虞,我求求你,求求你,把昀儿带走好不好......”

“卿虞,一切都是我的错,和昀儿没有关系,他还只有八岁啊!”

“他是无辜的啊!求求你,求你……”

睁开眼,刚才眸子里的那抹良善已经消失不见。

她放过卿昀?

可当初他们是否想过放过她......

那时候的她,也只有十岁啊!

她夜夜梦魇,母亲惨白绝望的脸,一遍遍在梦里呈现,她一次次从噩梦中惊醒……

白皙素净的小脸上挂上一抹浅笑,说出的话却冷的如同万年寒冰,让人心颤。

“无辜?”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生在这个被鲜血染红的安定侯府里,就是卿昀最大的过错!

八年来,卿昀尽享卿子恒夫妇从她们一家偷来的尊荣,又何来无辜之说?

林殊兰彻底愣住,想说的话堵在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都是她曾经的罪孽……

莫明莫远兄弟两个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目光阴沉的看向林殊兰。

这个女人,竟然还敢去触他们主子的霉头……

林殊兰是善是恶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关心只是卿虞会不会迁怒到他们身上……

“主……主子……”

莫明兄弟二人跪在地上,颤声开口,眸子里满是惊慌。

卿虞的性子,他们一无所知。

卿虞没再说话,只是看了二人一眼,二人会意,赶忙将林殊兰拖到一旁。

生怕再生出事端,莫远狠狠钳制住林殊兰,莫明则是粗暴的继续撕扯她的衣服……

男子不怀好意的笑声,女子绝望至极的哭喊声,宛若人间炼狱。

卿虞始终没有回头,却也可以猜想的到是怎样肮脏不堪的一幕……

“堂姐,堂姐,你放了娘亲吧……”

“昀儿求求你放了娘亲吧……呜呜……”

林殊兰嘶哑的哭喊声越来越弱,最后只剩下小声的呜咽。

自始至终,卿子恒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幕,未发一言。

相比于惹怒卿虞,卿子恒更想活着。

终归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

耳朵里不断各种污秽不堪的声音传来,卿瑶吓得瑟缩着身子躲在了卿昀的身后。

她好怕……好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卿虞,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空气中,异样气息弥漫,混杂着牢房的酸臭味,令人作呕……

“汐言,把他带出去。”

汐言看了牢房中已经哭的抽噎的小小一团,眸子微闪。

她心中再清楚不过,和卿虞经历的相比,卿昀幸福的太多太多。

余光瞥向卿虞,汐言的眸子里闪过心疼。

明明受尽折磨,可面对卿昀,她还是狠不下心来……

牢房里,各种难闻的气味混杂,卿虞却是毫不在乎,径自走到瑟缩在角落里的卿瑶面前。

卿瑶下意识的想要继续后退,却发现早就退无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