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李若蝉江阑九小说阅读

2021-06-10 10:41:27 主角:李若蝉江阑九 作者:银子殇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连载中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

作者:银子殇 主角:李若蝉江阑九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李若蝉江阑九小说阅读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李若蝉江阑九的书名叫《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它的作者是银子殇创作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李若蝉被一剑封喉,满腔仇恨化作冤魂不散。重生归来,李若蝉化身闺门娇医,搅弄乾坤。杀佞臣,除奸邪,有仇报仇,有恩还恩。本以为复仇之路要一个人孤身奋战,那位冷面世子却不知何时戳穿了她的身份,对她格外殷勤,还要娶她为妃,世人眼中端肃持正的世子爷成为了甩不掉的粘人精!...

《世子爷的惊天小医妃》小说试读

“世子为何要住浮曲阁?”居青环顾院里的摆设,嫌弃道。

江阑九淡漠的瞥了一眼,居住环境于他而言无甚影响。

“下毒一事查得怎么样?”江阑九问道。

居青略微摇头,“属下仔细查看了那日的酒水和饭菜,都没有含毒,参与宴会的其他人也没有中毒的迹象。”

“此事甚是稀奇,下毒之人明显的冲着世子您来的,且手段高明。”居青道。

居青忽然皱眉,“会不会是楼知府?”

江阑九摇头,“楼方鹤没有那个胆子,若我死在临平城,他反而难辞其咎。”

“那会是谁呢?”居青挠头不解。

江阑九脸色不太好看,抬头看看仅一墙之隔的宜兰阁,流露出探究的眼神。

他搬到宜兰阁的缘由,便是发现宜兰阁护卫中了跟他一样的迷魂软筋散,只不过药量甚微,护卫酣睡一晚醒来并无大碍。

再者,宜兰阁临近东街青井巷,经常有野猫出入,昨夜在世安苑也发现的野猫的踪迹。

他询问了谢府的下人,得知野猫只在青井巷一带活动,从来不会来世安苑。

这一切不可能是巧合,护卫是越氏派来看管谢四小姐的,最大的嫌疑便是这谢四小姐。

江阑九忽然要去找谢四小姐,居青暗自吃惊。

“您不怕四小姐再吐您一身?”居青道。

江阑九皱眉不语。

居青一下子噤了声,他还记得上回被谢四小姐吐了满身之后,世子一炷香的时间洗了三遍澡。

两人来到宜兰阁,院子里弥漫着一股巨难闻的药味。

江阑九掩鼻,脸上满是嫌弃。

前方两个丫鬟身影忙碌,味道俨然是从她们面前的药罐中发出的,药罐前面蹲在一个人,拿着棍子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东西。

江阑九迈步上前,脚下满是枯叶和污水,还有不少蚊蝇飞来飞去。

“走开……”居青挥散在世子面前肆意飞舞的蚊蝇。

青芝和元娘听见声音,忙回头去看,见来人是世子爷,慌忙跪倒在地。谢君瑶继续蹲在地上,没有反应。

元娘本想伸手去扶,被江阑九阻止。

“你在干什么?”江阑九附身碰了碰她的后背。

谢君瑶晃动胳膊,倏然转身,棍子前端赫然挂着两条扭动着躯体的蚯蚓。

“吃,吃。”谢君瑶傻笑,抓起蚯蚓作势要往江阑九嘴里塞。

江阑九皱眉快速后退,弹跳出三丈远的距离,蚯蚓的腥臭味仍在鼻尖挥之不去,江阑九忍不住掩鼻,直视谢君瑶的目光尽是嫌弃。

“放肆,不可在世子面前失态。”居青拔剑相对。

谢君瑶继续捧着黝黑肥硕的蚯蚓,忽然对居青的凌霜剑产生兴趣,凌霜剑通体冒寒光,谢君瑶两眼瞪成斗鸡,盯着剑尖晃着脑袋研究。

凌霜出鞘,势必见血。

谢君瑶指尖轻触剑刃,瞬间被划破了皮,血红沿着剑尖滴落地面,她哇的一声大哭。居青僵硬的转身看了一眼世子,眼神充满无辜。

他没使用招数,没欺负弱小,谢四小姐自找的。

居青手腕一转剑已入鞘,快步退到世子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盯着谢君瑶,满脸不可思议。

手指流出的血染红了蚯蚓,谢君瑶似乎很喜欢浸泡了血液的长虫,哭泣停止,张嘴便要将蚯蚓吞下。

元娘和青芝见状,大惊失色,青芝摁住谢君瑶的手,元娘去抢她手里的蚯蚓。

正常人是抢不过傻子的,元娘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蚯蚓还是被谢君瑶咬断半截,扭动着挂在嘴边,躯体狰狞。

说不出的怪异和恶心。

居青闭眼不敢直视,场面过于震撼,甚至比杀人还要可怕上三分。

果然傻子是不能惹的!

江阑九看不下去,弯腰捡起小石子,将将打在谢君瑶的天应穴,谢君瑶瞬间动弹不得。

这时,宜兰阁外头响起了楼知府的声音。

“本府过来看看四小姐病情如何,阿言缠着要见四小姐,两个孩子感情深,本府拦都拦不住。”

楼知府谎话连篇,楼言不知为何竟看上了谢君瑶,晚宴后便一直闹脾气,哭闹着要见谢君瑶,整个楼家被搅得天翻地覆。

楼知府拗不过儿子,怕他做出过激行为,只能顺着。

李若蝉眼底划过一丝讶异,未待她想清楚,楼言的脸便出现在眼前。楼言好奇的盯着被定住的谢君瑶,伸手戳戳她的手背。

李若蝉瞪了他一眼,露出凶狠的眼神想吓跑楼言。

楼言忽然放声大哭,楼知府赶紧上前询问。

“我儿,这是怎么啦?”楼知府又是焦急又是心疼。

楼言指了指谢君瑶,抽鼻子道,“水水姐姐不能动!”

楼知府顺着儿子指尖方向看去,恍然被咬着半条蚯蚓的谢君瑶吓的丢了魂魄。

蓬头垢面,满脸泥垢,还生吞蚯蚓,楼知府胃里酸水直冲喉咙,终于忍不住‘哗啦’吐了一地。

谢君瑶又犯病了,越氏暗道不妙,“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四小姐清理干净。”

元娘和青芝在谢君瑶脸上一通乱擦,终于露出精致脸庞,无辜的大眼一眨一眨的。

“还请世子解开我家小姐的穴位,”元娘上前跪请,“奴婢保证小姐绝不会再犯病。”

江阑九板着脸,极不情愿上前在谢君瑶左肩膀点了一下,随即厌恶的使劲擦了几把衣袖。

好脏!

谢君瑶瘫软在地,出乎意料的,楼言居然比元娘和青芝还要快一步扶住了谢君瑶。

“红色……疼?”楼言轻轻碰了碰谢君瑶受伤的手指。

谢君瑶闭上眼睛装死,老实说今日这出戏演的实在是精疲力尽,若是楼言不出现,戏剧早已落幕,怎得半途杀出个程咬金,还是痴傻的。

江阑九撇过头去,转身离开宜兰阁。他简直是疯了,竟然怀疑一个傻子刺杀他,实在滑稽无理,可笑至极。

“属下觉得,谢四小姐不会是下毒之人。”居青跟在江阑九身后,异常认真说道。

江阑九目光冷了几分,居青知道自己多话了。

宜兰阁内,楼言同谢君瑶一起坐在地上,任凭楼知府如何拉扯也不愿意起来。

“水水姐姐疼,”楼言话语含糊,有些大舌头,“水水姐姐累。”

谢君瑶忽然觉得这傻子有些可爱,虽然痴傻但是会疼人。

“楼公子对阿瑶真是宝贝的紧,今后过了门定然不会亏待媳妇,大哥大嫂在天有灵也可安息了,我们家阿瑶寻了个好归属。”

越氏喜笑颜开,原本以为楼、谢两家婚事要告吹,没想到楼言这傻小子竟然如此喜欢谢君瑶。

傻子的心思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揣摩的,楼知府对唯一的儿子溺爱的很,只要楼言咬定要娶谢君瑶,婚事便吹不了。

越氏心里细细盘算着楼家会给多少聘礼,还有儿子谢亭生的乡试也不用愁了,楼知府是监考官,亭生必然能名列前茅。

同越氏相反,楼知府脸色异常难看,家里已经有一个傻子,难不成还要再娶一个?

万万不能,但儿子那边……暂时还是先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