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服》宋宁苏辰昊全文免费试读

2022-09-22 12:00:57 主角:宋宁苏辰昊 作者:今忆之
叹服 连载中

叹服

作者:今忆之 主角:宋宁苏辰昊

《叹服》宋宁苏辰昊全文免费试读

《叹服》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叹服》是今忆之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宋宁苏辰昊,内容主要讲述:苏辰昊是圈子里出了名的放荡不羁,万花丛中混惯的主,宋宁一直以为他是不走心的那个,长了张惯会哄人的嘴。直到有一天一张老照片的出现,照片里青涩的苏辰昊牵着身边的小女孩小小的手掌,眼底全是宠溺。宋宁丢失的童年记忆如潮水般袭卷而来,她迎上身前那道深邃的眸“宋宁,从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

《叹服》小说试读

第9章

苏辰昊说话时的气息轻轻浅浅地打在宋宁的耳廓上,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侵袭而来,宋宁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被子。

苏辰昊看着她僵直的手臂,轻笑出声,“我可以帮你查,我们是夫妻,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

宋宁浅浅吸了口气,昂头迎上苏辰昊的眸子,“条件呢?”

连离婚都要好处的人,会不谈条件?

苏辰昊眼角噙着笑,拇指抚过宋宁的唇瓣,“多跟我培养培养夫妻感情。”

培养夫妻感情?宋宁对苏辰昊这话的解读只有那些暧昧羞涩的事情。

“那就是想跟我睡觉。”宋宁一脸严肃地道,她刚刚被苏辰昊戳中软筋,这会镇定下来心中已有了盘算,“就算你不帮我,有我父亲留下的配方做饵,该上钩的一个都跑不了。”

看宋宁一脸严肃的样子,苏辰昊垂眸轻笑,“反应的倒挺快。”

宋宁捋了下睡衣,往后坐了坐,跟苏辰昊拉开距离,“我也不怕你说出去,爷爷执意让我嫁进苏家,我想......他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苏辰昊转身慵懒地坐回沙发上,噙着笑看她。

宋宁扯了被子躺下,“我累了,先睡了,你自便。”

话落便熄了自已那边床头的夜灯。

闭上眼宋宁脑子却还在运转,她想查父母车祸的事一直很隐秘,而且结婚当天姑姑的表现也并没什么不得当的地方,现在苏辰昊知道了这件事,她得加快速度了。

必竟父亲留下的遗物和姑姑的陈述中,苏家的嫌疑最大。

不知道苏辰昊到底知道多少?

正想着,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

“大哥,您睡了吗?”

是苏辰昊的弟弟苏家老二苏辰哲。

苏辰昊看了眼躺着的宋宁,起身开门,看到室内昏暗的灯光,和苏辰昊的形象,苏辰哲明显有些尴尬,“是不是打扰到你和嫂子了?”

苏辰昊回头看了眼屋里,唇边泛着坏笑:“你嫂子累了,刚睡。”

苏辰哲:“有几个项目我想让你帮我看看,要么还是明天再说吧。”

“没事,我们去书房。”苏辰昊拍拍苏辰哲的肩膀,“我换件衣服。”

转身回来。

苏辰昊从衣柜里拿了件睡衣放在床上,站在床边扯下腰间的浴巾,刚拿起睡衣,就瞥见宋宁纤长的睫毛在微微抖动。

“不许偷看。”苏辰昊凝着宋宁瞬间泛红的脸颊低笑出声,“好好睡觉,我去下书房。”

直到房门传来一声轻响,宋宁缓缓睁开眼睛,确定苏辰昊不在屋里,呼地一下坐起身。

床边掉落在地的白色浴巾堆出有人站立过的形状,刚刚站立其中的那双肌肉紧实的小腿似乎还在宋宁眼前晃荡。

宋宁抚上额头轻叹一口气,不得不承认苏辰昊论长相和身材都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除了品行。

天天任这样一个人在身边暧昧,她真不知道自已还能抵抗多久。

用凌萧萧的话说,女人比男人好色,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难保自已不色令智晕,看来她得加快调查的速度尽早脱身,不然容易把自已栽进去。

万一栽进去以苏辰昊的秉性难保不再向她讨点什么‘好处’。

想到这,宋宁拿过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把我所有的信息都放出去。

一旁的书房里。

苏辰昊刚看完苏辰哲说的几个项目,他将手里的资料往桌上一甩,顺手摸出支烟叼在唇间点燃。

“这几个项目都不建议跟进。”

说罢,苏辰昊挑眉看向苏辰哲,“想知道原因?”

苏辰哲点点头,他去年才开始接触家族生意,也做过几个小项目,这几个项目是他千挑万选看重的,却被苏辰昊一口否决。

“想知道,就自已去找。”苏辰昊吐出一口烟雾掀眼皮看向苏辰哲,“你有没有想过成为苏家的接班人?”

苏辰昊毫无征兆的一问,苏辰哲眸底闪过惊慌,“大哥,我......”

“有,还是没有?”苏辰昊似笑非笑的看着苏辰哲。

“大哥,我没想过跟你争。”苏辰哲垂下眼睑。

苏辰昊将烟在烟缸里掐灭,眉峰轻挑,“你和我都有资格成为苏家的接班人,想争就用实力说话。”

说罢,苏辰昊拍拍苏辰哲的肩头转身出了书房。

第二天清早。

宋宁揉着惺忪的眼睛起身,苏辰昊已经没了人影。

从他那半的被子来看,他昨晚应该是回来睡过。

这么老实的睡了一晚,倒让宋宁多少有些意外。

起身洗了把脸,宋宁下楼吃了早饭,开车去了医院。

换好衣服宋宁去了住院部开始查房,普通病房跟VIP不在一个楼层,宋宁先查完普通病房才去了苏老爷子住的VIP病房。

走到病房门口宋宁敲了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付蕊和苏辰蓉正陪苏老爷子说话,见到宋宁,两人的脸色都是一沉。

宋宁波澜不惊地道了声,“早。”

苏老爷子刚用过早餐,精神状态很不错,见到宋宁赶紧招手:“宁宁,爷爷这条老命可多亏了你了。”

“爷爷,您福大命大,身体好着呢。”宋宁微微一笑,走到床边开始做例行检查。

“还别说,这次醒来,我真觉着心口不堵了,气喘着也顺畅了。”苏老爷子摸着心口窝道。

“看这样子再输几天液就可以回家了。”宋宁说着在床头的查房单上签上字。

“那我这老家伙也得加加油,辰蓉把小蕊刚拿来的药拿来。”苏老爷子说道。

苏辰蓉起身从桌上拿出一瓶药,“爷爷,您现在精神好,指不定就是多亏了这个药。”

宋宁转头看向苏辰蓉手里的药,那是一瓶溶解血栓的口服药,不过并不适合苏老爷子刚刚做完支架的人吃。

过量的摄入溶栓类药物是有一定风险导致支架脱落的。

付蕊身为主治医师,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宋宁一转头看向付蕊,“付主任,这药好像不是咱们医院的吧。”

“那当然?”苏辰蓉一脸傲气地晃了晃手里的药瓶,“这是付蕊姐拖人从国外带回来的,这种药国内还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