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妻:傅总打脸日常》沈忆安傅冽章节免费试读 沈忆安傅冽是什么小说

2022-05-12 18:06:11 主角:沈忆安傅冽 作者:柏丸挽婕
替嫁娇妻:傅总打脸日常 连载中

替嫁娇妻:傅总打脸日常

作者:柏丸挽婕 主角:沈忆安傅冽

《替嫁娇妻:傅总打脸日常》沈忆安傅冽章节免费试读 沈忆安傅冽是什么小说

《替嫁娇妻:傅总打脸日常》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沈忆安傅冽的小说叫《替嫁娇妻:傅总打脸日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柏丸挽婕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忆安在傅少身边三年,几次想要逃开,都被他死死拉回怀中。时间长了,沈忆安觉得这样也不错,这个男人有钱有势,对她又不错,就这样待在他身边吧。她甚至还怀上了他的孩子,开始期待他们的未来。却没想到,一切都不过是逢场作戏,等他的白月光回来,她只能是窗户上碍眼的白饭粒。心灰意冷沈忆安假死离开,决定放手。却不知......

《替嫁娇妻:傅总打脸日常》小说试读

“嗯?”沈忆安没明白。

“刚刚……我的样子,”傅冽语气放缓,“吓到你了吧?”

沈忆安微怔,抿了抿唇,原来他说的是这个。

“没有,我只是担心你真的出事。”

“担心我出事?”不知为何,傅冽心头仿佛一股暖流滑过,唇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

“对,担心你出事。”毕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她不可能一点反应没有。

再者,话说回来,今晚这别墅就他们两个人,要是傅冽真出点什么事,她就是长了十张嘴,也解释不清。

身后的男人静默了半晌,开口,“那你就不想知道……我今晚是怎么回事吗?”

在傅冽的世界里,人都是爱八卦的生物,他从未在外露出过弱势的一面,按理说,要是有人撞见了,定会事后提上那么一嘴,问问他是怎么了,不管是真关心还是只想听个八卦,应该都会问的。

可沈忆安呢,她偏偏就只字不提。

“我觉得,如果你想说,你自己会主动说的,”沈忆安不想勉强,“如果你不愿意说,我可以把这段忘掉。”

傅冽这个人,她还是清楚的。

好强,要面子。

被自己的女人撞见自己脆弱的一面,心里难免有不甘。

这个回答倒是让男人颇感意外。

傅冽愣了一瞬,心里竟然莫名觉得舒服。

这种懂得分寸的女人,很难不让人想多看两眼,多了解一点。

但随即,又觉得她是否太过理智?

自己的男人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竟然可以做到如此沉着冷静。

书上说,关心则乱,她这副样子,是否代表他在她心中也并非那般重要?

傅冽莫名感到烦躁,蹙眉,翻了个身过去。

试探的张了张唇,终究,没再说什么。

“沈忆安,”傅冽想起什么来,亲自嘱咐她,“虽然我们离婚了,但这一个月,你不能做任何逾越的事。”

“更不能,”男人语气一沉,带着罕见的严肃,“背叛我。”

看在她今晚的表现,他姑且信她一次,就当刚刚的那通国外来电就是她的同事好了。

其实无论是谁,在这一刻都没有意义了。

“嗯,”沈忆安短期内正好也没什么谈恋爱的计划,搞事业赚钱才是她真正想做的:“知道了。”

“是真知道了还是应付我呢?”

他没完没了,让沈忆安不由得又想跟他呛,“我自然是真知道。”

“那你呢?”沈忆安反问,“你也能做到和我一样,不跟异性暧日未?”

她故意把那个女人拎出来,想看看傅冽的反应:“同样是等这一个月结束,你就可以和你的心头好恩爱缠绵,我就要谨守妇道,不能逾越?”

“傅冽,”女人的声音在这般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你会不会太双标了一点?”

“沈忆安,”男人打断,“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不一样?”沈忆安心里瞬时有了答案,只觉得可笑,“傅冽,我就知道你做不到。”

从她问出这个问题时,她就应该知道结果的。

像傅冽这种,只许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人,难道少吗?

傅冽却是罕见的沉默了,没有再回应。

‘咕噜……’

寂寥的深夜,是谁的肚子饿了?

“饿了?”男人的声音带着三分戏谑,悠悠的问。

“不饿。”沈忆安波澜不惊,略带‘掩饰’的拢了拢身上的被子。

“那刚刚响的声音是……?”傅冽莫名来了兴趣,想逗一逗身旁的女人。

“刚刚哪有什么声……”

——‘咕噜噜……’

沈忆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不争气的肚子戳穿了。

“就是这个声。”傅冽坐起身,一只手臂拄着头,勾唇看着她,好心提醒到。

闻言,沈忆安的一张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她捂着自己的肚子,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好吧,她承认,她饿了。

从民政局出来到现在,她一口东西都没来得及吃,能不饿吗?

“是我,”她转过头,扬起脖子,“怎样?”

“呵,”傅冽被她的反应气笑了,“你说怎样?它打扰我睡觉了。”

男人边说边指了指她的肚子,不屑的语气格外明显。

“你不是还没睡着吗?”沈忆安反问。

“它一响我还能睡着?”傅冽眉头一挑,牵了牵唇。

沈忆安撇了撇嘴,就要掀被子下床,被傅冽一把拽住了:“干什么去?”

“我还是睡客房吧,”沈忆安瞥他一眼,“大不了房子明天我自己收拾,不用麻烦吴妈。”

说完甩开他的手就要离开,身后的男人呼吸沉了一下,再度使力,将女人一把拉到了床上。

沈忆安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茬,一时疏忽,失重的直接倒在了男人怀里。

傅冽也愣住了,借着月光,看着窝在自己怀重的女人,顿时一阵口干舌燥。

“你……”男人喉头一紧,不受控的低头,沈忆安看到他滚动的喉结,顿时警铃大作,伸出胳膊将人推开,“你做什么?”

傅冽也被自己刚刚的反应震到了,掩面咳嗽一声,松开了禁锢女人手臂的手,“咳……”

沈忆安如获大捷,拧眉看了傅冽一眼,她看,这房子今晚是住不了了。

——太危险!

“我去客房睡……”沈忆安垂着头,就要走。

“等等!”男人跟她一同下了床,绕到她面前,牵起她的手。

沈忆安愣了一下。

“不是饿了?”既然要分开了,那就分的体面一些,至少在最后,给彼此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我做给你吃。”

……

沈忆安初到沈家的时候,沈母是真的把她当亲生孩子来对待,吃的、穿的、用的,虽算不上北城最上乘的,但也没比豪门世家差多少。

只是后来意外怀了沈倩,沈母给沈忆安的爱就被分走了。

沈忆安得来不易的美好轻易就烟消云散,仿佛童话故事里的海的女儿,盛宴过后,所有一切变成泡沫,无迹可寻。

沈家的这几年,她一边忙着操心医院里的哥哥,一边疲惫的应付着时不时针对她的沈倩,有时候忙的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也是常有的事。

她从小就是饿着肚子长大的,成年后亦没有时间去锻炼厨艺,便也不再学,有什么吃什么,她不挑。

——傅冽,是第一个提出给她做饭的人。

三年前两人的新婚之夜,和今天的场景是多么相似,两人的欢娱被肚子的闹声搅乱,本以为会引得男人不满,谁曾想,傅冽不但没有怪她,反而起身给她准备了一碗小馄饨

她到现在还清晰的记得,那碗馄饨的味道、色泽,以及……当时骤然飙升的心跳。

‘滋——’水开的声音将沈忆安的思绪拉回现实,她的手指被水壶灼了一下,烫的她立马移开了手。

“怎么回事?”一旁的男人听到动静,回过身查看,目光在扫到女人指节的红痕时,眉头狠狠一蹙,“怎么这么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