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前世终身未娶主角顾璎汐慕玦清慕景离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2022-08-05 14:30:06 主角:顾璎汐慕玦清慕景离 作者:指尖似流年
他前世终身未娶 连载中

他前世终身未娶

作者:指尖似流年 主角:顾璎汐慕玦清慕景离

他前世终身未娶主角顾璎汐慕玦清慕景离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他前世终身未娶》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他前世终身未娶》是指尖似流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璎汐慕玦清慕景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将门之后,阵法奇才,顾南幽纵横朝堂,征战沙场一生,从未想过会死在心爱之人手中,那一句功高盖主,父亲被斩,大哥被焚,顾府被屠,麾下将士惨遭活埋,让她受尽欺辱绝望而死。重活一世,她立下毒誓:荆棘之路,仇人不灭,永不回头,至死方休。却未曾想到,上一世,她最想要战胜的劲敌,以自己的方式,竟爱了她一生,也宠了......

《他前世终身未娶》小说试读

——

深夜,幽兰院。

绯红色的帐幔紧闭,床榻上躺着一名容貌精致的女子,但她此刻,面色苍白,细汗如雨下,眉头几乎皱成一团,可见她睡得极不安稳。

梦中。

秋风萧瑟,惨白无色的闪电划破暗沉沉的黑云。

硝烟弥漫的修罗战场上,目之所及,皆是血肉淋漓的残肢断臂,皑皑尸体血流成河,浓烈刺鼻的血腥味,久久挥之不去。

一身着戎装的女子躺在血泊中,发丝凌乱,浑身染血,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将军。

但……

昔日光彩熠熠的双眸此刻一片悲凉。

微微睁眼,便见一条白绫袭来,一把缠住脖子,猛地将她向后拖去,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将要窒息之际,她被人狠狠踹在地上,用脚拧踩她的伤口。

深入骨髓的痛苦,从四肢直达心底,痛到她几次昏厥。

只是这些痛皮肉之痛,比起她眼睁睁看着将士们一个一个惨死在她面前而她却无能为力的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面前能容纳数千人的大坑,坑中是被押跪着的残兵余将,此刻正被泥土一点一点掩埋。

顾南幽猛然睁大眼睛,赤红着双眼,大声怒吼:

“住手,两军交战不斩俘者,你们竟然如此丧尽天良。”

“呵,斩?这是斩吗?这是活埋!”肆意张狂的声音,尽是嘲讽。

来者是敌军主帅,昔日的手下败将,他身旁跟着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

顾南幽一证!

那人竟是她的军师,亦是南燕皇帝皇甫景离的亲信——裴无善。

回想起出征前,那人将她拢在怀中,在耳边温声许诺:

“此行凶险,朕不放心,让无善陪你去吧!那里地形他熟悉。”

作战计划,兵力部署,除她之外,只有裴无善知晓,如今他出现在这里……

顾南幽冷冷一笑。

“果然是你,叛徒,枉费皇上如此信任于你,你竟勾结东蜀,卖主求荣!”

闻言!

裴无善噗嗤一笑,并不言语,眼眸尽是嘲讽之色。

一旁的敌军主帅率先开口:

“顾南幽,你不是所向披靡、算无遗策吗?有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阶下囚的一天?看着忠心部下被生生活埋的滋味如何?”

敌军主帅讽刺完,便猖狂大笑。

“畜生!”她咬紧牙关,攥紧拳头。

见她依旧嘴硬,东蜀主帅瞬间怒火中烧,举拳一下狠狠打了过来,冷嘲热讽道。

“你以为你很高高在上?其实不过是南燕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被玩弄于手掌之中还不自知的可怜虫罢了。”

被重拳击中,顾南幽瞬间吐出一口血,连吃痛的力气都没有,嘶哑着声音低吼:“胡说。”

看到她眼眸中的挣扎和痛苦,东蜀主帅终于感到一丝兴奋。

“啧啧,没想到你也有自欺欺人的时候,你难道不知道裴无善是南燕皇帝的心腹?

实话告诉你,你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去守护的南燕皇帝,特意让裴无善透露你精心策划的作战计划,还以三座城池相赠,就是为了让你有去无回。”

“怎么可能?”

顾南幽眼底一片黯然。

他曾说过,待她凯旋,城门十里红妆,后位相迎。

还以一国之君发下毒誓,此生若敢负她,来世一定不得好死!

可是……

作战计划被泄露……

十万大军被设计惨死……

这一切的一切除了他还有谁?这容不得她不信。

顾南幽猛然看向裴无善,目光凄冷,狠厉的问。

“我对他忠心耿耿,护他如命,他为何要这么做?”

难道是那万年不变的帝王心术吗?

裴无善阴冷的眸子倏地一眯,讥笑出声:

“功高盖主,重兵在握,是功也是过。皇上忍了这么多年,等的便是今日,就是将你们赶尽杀绝。”

果真如此。

只是,赶尽杀绝?

这几个字眼,使得顾南幽瞳孔瞬间一缩,仿佛想到了什么,歇斯底里的质问:

“他还做了什么?”

看着冷眼怒目的陌南栀,裴无善冷笑:

“对了,忘记告诉你,三个月前,你的那些至交好友,连同你爹意图谋反,全府上下一干人等由皇上亲自监斩,统统斩首了。

这还得多亏了你曾经的好姐姐、如今的温婉皇后,亲自提供的假证据,再经过皇上一番特意掩盖之后,罪名不出一天便落实了,可谓是兵贵神速!”

讥讽无情的声音,如一把利刃一刀一刀的割开顾南幽濒临死亡的心。

顾温婉……

这个让她恨到浑身颤抖的恶人,她不是死了吗?

皇甫景离曾说,已将她千刀万剐。

可现在却当了皇后……

还真是讽刺!

想当初,皇甫景离无权无势,根本没有任何能力争夺储君之位。

是她,是顾家扶持他,助他登上皇位。

最终却落到这样凄惨的下场……

痛到最深处,已是恨到最极致,奔溃后,她大哭,又大笑,哭得撕心裂肺,笑得凄惨悲凉。

“噗……”

终是吐了口血,最后的一丝理智也被击溃了,绝望使得她阵阵颤栗起来,她几近崩溃的摇着头。

赤红的双目,迸发着翻江倒海的恨意,流着似火似血的泪水,看着被活埋的将士,阴冷冷的指着周围的人群,声音几近声嘶力竭。

“皇甫景离,顾温婉……”

“你,还有你们,统统都会不得好死。”

“等着吧!都给我等着,就算是死,我也要化作厉鬼找你们报仇,让你们永生永世不得安宁。”

“猖狂之语留着下辈子再说吧!奉皇上之命,亲自取你性命,顾南幽,你的死期到了!”

说罢,裴无善拔出腰间的利刃,狠狠地刺向了她的心脏。

在意识彻底消散之前,朦胧间,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直接穿透裴无善的身体,利箭箭头刻着醒目的两个字:阿幽。

躺在床榻上的女子,猛然间睁开眼睛,倏地坐直了身子。

她伸手捂着心口,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才又将双手放在自己面前,竟发现,双手一直在颤抖不停,而她全身已经像浸水一般湿透。

还好,重生不是做梦。

她绝不会让这一切重蹈覆辙,她会让上一世所有的恶人,得到千倍万倍的惩罚······

——

次日清晨。

幽兰院,顾南幽的闺房。

寝房边的一棵大树上,一群唧唧喳喳的鸟儿欢腾不停,忽然一只极具有杀伤力绣花鞋破空而来,鸟儿瞬间惊飞,吓掉了一地羽毛。

半睡半醒的声音从窗户内传来:“扰人清梦,找死。”

直到日上三竿顾南幽才彻底醒来。

还记得昨日把半死不活的黑衣人交给顾南疏之后,便招呼不打一声,独自回府睡觉了。

醒来之后,才被告知,昨日闭门思过的俞氏,不好好在祠堂面壁思过,一大清早就跑来她院子里,还带了两名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