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叶筝傅行洲

2021-09-14 13:07:44 主角:叶筝傅行洲 作者:孤舟成云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 连载中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

作者:孤舟成云 主角:叶筝傅行洲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叶筝傅行洲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是孤舟成云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筝傅行洲,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叶筝被渣男贱女所害,最终落得尸体被野狗分尸的下场,苍天有眼,让她重生在失身于傅家傻子少爷那天,叶筝当着众多媒体的面宣布,傅少是自己的男朋友,保住了自己名声,打乱了渣男贱女的计划,从此,她斗继妹,虐渣男,让叶家即将没落的产业重回巅峰!回到家中,叶筝发现傻老公傅行洲,颜值逆天,双商在线,瞬间惊呆!怎么回事?!这一世,她不要太顺利啊!...

《躺在傅少怀里虐个渣》小说试读

不说话的时候,傅行洲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他……一点都不像傻子。

叶筝就那么看着他,忽然有些心动。

吱呀——

二楼另一间房门被打开。

叶筝注意力转移,看见一个和傅行洲年岁不相上下的少年走了出来。

“那是行盛,行洲伯父伯母的儿子,他们还有一个女儿,今天出去和朋友玩了,晚上不回来。”傅闻博跟叶筝介绍傅家的人员情况,却绝口不提傅行洲父母。

叶筝点头表示知道了。

傅行盛漫不经心地朝楼下瞥了眼,看到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女人时,眸底划过一抹惊艳。

他自问见过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但从未有谁,能让他一眼认定。

楼下这个女人,却做到了!

听说爷爷今天找了傻子的未婚妻过来吃饭,难道就是她吗?!

“大哥,你在看什么?!”傅行洲掩去不悦的阴鸷目光,伸手挡在他眼前晃了晃。

傅行盛不耐烦地拨开他的手,瞬间觉得这个傻子看起来更不顺眼了,蠢成这样还天天被爷爷宠着,找个未婚妻还特么这么漂亮。

老天,你没有眼!

傅行盛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傅行洲的肩膀:“二弟,你艳福不浅啊!”

话落,他继续朝楼下看去,余光不经意间瞥见下楼要用到的楼梯,目光在上面停滞了片刻。

这楼梯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如果有人滚下去,想必也死不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傻子滚一圈,算是给美人儿的见面礼?

傅行盛越想越觉得这主意真妙。

反正是个傻子,不小心摔下来也没人会怀疑是他作祟!

而且,傻子越蠢,不就更衬托出了他的聪明睿智?!

傅行盛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他扯过傅行洲,看似亲昵地道:“二弟,走,下楼给我介绍介绍弟妹。”

“你别吓到仙女姐姐!”傅行洲眼眸深邃,语气里带着警告。

傅行盛根本不理会他说了什么,扯着傅行洲开始下楼,两个阶梯走下去,他抓准时机,在本该踩到下一个阶梯的时候,脚掌往右一撇,绊住了傅行洲的左脚!

下一秒,他听到傻子“哎”了一声,紧跟着身体往前倾去。

傅行盛得意地想——

傻子,顺着楼梯翻滚吧!

女朋友第一次登门,你准备个节目也不过分不是?!

他眼底的笑意几乎要隐藏不住了,嘴角弧度上扬的也愈发过分,就差大笑出声了。

然而——

傅行盛臆想之中傅行洲扑通扑通顺着楼梯摔下去的情节并没有发生。

反而,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被什么推了一下,脚下一打滑,直接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啊啊啊——”傅行盛的尖叫声响彻客厅。

玄关处,一对夫妇刚进客厅就看见傅行盛顺着楼梯往下滚,异口同声地喊道:“阿盛——”

咚!

傅行盛滚完了最后一个楼梯,摔在地上。

傅行洲一脸紧张地跑下来,弯身看着躺在地上嗷嗷直叫的傅行盛,无辜的眼神里透着关切:“大哥,你怎么了?!”

那对夫妇也已经跑了过去。

“滚开!”妇人一把推开傅行洲,扶起傅行盛,担心地问:“儿子,你没事吧?!”

“疼,妈,疼死我了!”

“妈扶你去沙发上坐,慢点走……”

傅行洲看看着他们的样子,无声地勾了勾唇角。

他早在傅行盛拉着自己下楼的时候便心生防备。

傅行盛伸出脚想要拌他的时候,他左手第一时间抬起,以秒速扶住了栏杆,而后故意手臂带着身体前倾,将傅行盛给不小心“碰”了下去。

想让我摔个狗吃屎?!

呵,你还太嫩!

傅行盛在沙发处坐下时,疼地“嘶”了一声。

傅闻博看着他皱了眉:“下个楼也不知道小心点,多大了还毛毛躁躁的?”

他伸手指向傅行洲:“爷爷,是他,是那个傻子推我下来的!”

“大哥你在说什么?”傅行洲反问,双手放在身前不停地挥着:“不是我,我没有!”

妇人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我都看见了!”

傅行洲看着她凶狠的样子,连连后退。

他躲到了叶筝身后,双手按在叶筝的肩膀上,胆怯地看向傅闻博:“爷爷,是大哥的脚绊到我了,我去扶栏杆不小心碰到他他才摔倒的,我不是故意推他下来的!”

妇人一听,当即对傅闻博道:“爸,你刚刚也看见了,那个傻子身体朝前把阿盛给撞了下来,你要替行盛做主啊!”

傅闻博脸色有些难看:“你没听见行洲说是行盛的脚绊到他了?”

“他是傻子,他说什么您就信什么啊?!”妇人焦急道。

咚——

傅闻博摔掉手里的拐杖,巨大的碰撞声响彻整间客厅,拔高音量怒声呵斥:“我说过多少次不准再叫他傻子?!”

他话音落下之后,周遭有一种巨响之后死寂般的平静,气氛可怖。

妇人吓得哆嗦,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叶筝也有点被吓到。

这是她头一次见傅闻博震怒,傅闻博在她心中慈眉善目的形象算是彻底被刷新了,他和上次在叶家提亲的老爷爷一点都不一样。

一直拧着眉头没说话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看着妇人道:“好了,梦云,就算是行洲碰到了阿盛,他也不是故意的。”

话落,他看着傅行盛,压低声音道:“以后下楼梯自己当心点。”

“知道了,爸。”傅行盛弱弱地接话。

闹了这一出后,叶筝也搞明白了几个人的关系——

傅行盛是那对夫妇的儿子,那对夫妇,也就是傅行洲的伯父伯母了。

看那对夫妇对傅行洲的态度,好像不怎么好。

难道这就是傅行洲先前暗示她的……

傅家的坏人?!

叶筝没细想下去,她偏头看向傅行洲,声音极为温柔地与他说话:“洲洲不怕,没事了。”

他看向她,目光骤然深了许多。

叶筝给他使眼色,让他哄傅闻博。

傅行洲这会儿倒是很聪明,弱弱地拽了拽傅闻博的衣袖:“爷爷,不生气了,都怪我,我应该自己摔下来,不应该去扶栏杆碰到大哥害他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