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张安世朱高炽的小说 《我的姐夫是太子》 全文免费阅读

2023-01-25 16:14:46 主角:张安世朱高炽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我的姐夫是太子 连载中

我的姐夫是太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主角:张安世朱高炽

主角是张安世朱高炽的小说 《我的姐夫是太子》 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姐夫是太子》小说介绍

《我的姐夫是太子》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是上山打老虎额,主人公叫张安世朱高炽,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朕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少年!”文华殿内,永乐皇帝朱棣,把奏疏狠狠扔在御案上,破口大骂。他身边站着个老和尚,正是朱棣的心腹,人称“黑衣宰相”的姚广孝。...

《我的姐夫是太子》小说试读

就在半个时辰前,姚广孝抱着一叠‘奏疏’回宫。

朱棣此时刚把申饬太子的奏折下发出去。

看着回来的姚广孝笑道:“收拾几个竖子而已,何须这样大费周章。”

姚广孝笑而不语。

朱棣道:“也好,那就一起来看看,这些竖子到底有几分见识。”

无论是朱棣,还是姚广孝,对此都没有过高的预期。

一群少年能写出什么真知灼见来?

果然,君臣两人一看,这些‘奏疏’和他们所想的一样,绝大多数都是幼稚之言,味同嚼蜡。

看着看着,朱棣突然破口大骂:“满篇废话,这小子脑子里塞的是什么?稻草吗?”

姚广孝瞥了一眼,却是朱勇的奏疏。

朱棣脸色铁青,却还是忍住,接下来翻开下一本奏疏。

再一看,眼睛都直了,胡子开始乱颤。

姚广孝:“……”

这一篇奏疏更是神奇,居然是一片空白。

只有两个字……张軏!

朱棣破防了。

他脸上微微胀红,胸膛起伏着,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姚广孝此时竟也是无言。

可片刻之后,朱棣虎目之中居然隐隐蒙上了一层雾,一滴泪夺眶而出。

这个曾在乱军之中杀的血流成河也从未变色的人,此时居然老泪纵横。

只听朱棣哽咽道:“虎父犬子啊,当年世美(张玉字)是何等的好汉,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狗东西。

他若在天有灵,知道子嗣不堪到这个地步,定会责怪朕没有看顾好张家!“

张軏的父亲张玉,是救朱棣死的,临终托孤给朱棣,所以老朱才会如此破防。

姚广孝道:“陛下节哀,毕竟还是个孩子。”

“小小年纪就已这般,长大了还了得?”

朱棣咬牙切齿:“他父亲当初为了救朕,闯入敌军阵中,力竭战死。

朕不能对不起他,张軏这竖子缺乏管教,朕就亲自管教。”

随即指着御案上散落的奏疏,忍不住大骂:“看看这些人……可有一个有出息的吗?

他们的父兄,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可见平日里对他们的管教废弛到了何等的地步!”

说着,又捡起其中一份奏疏,打开,便恶狠狠地道:

“看看,都写着什么……天子守国门,臣以为……大明国祚之要,在于迁都……”

念到了这里……

一下子,朱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本是随手捡起来的一份奏疏。

可开头天子守国门五个字,却一下子直击朱棣和姚广孝的内心深处。

君臣二人不禁面面相觑,一时间瞠目结舌。

尤其是姚广孝,神色极为凝重。

他沉吟片刻,才道:“陛下,此子……怎知此事?”

朱棣也已收了眼泪,姚广孝这句话,就很有名堂了。

什么是天子守国门,那就是迁都北平。

为何要迁都北平?

历史上曾有人说因为朱棣曾经被封燕王,驻地就在北平,所以对北平有感情。

这非主因,根本的原因在于,大明虽一统天下,可是腹心之患永远都在北方。

北方的游牧民族虽然遭受了重创,可是实力依旧不容小觑。

那么这个时候,整个大明就陷入了一个可怕的局面。

要防备北方,必然要云集精锐大军。

而南京到辽东以及燕云一线足足上千里,皇帝对军队鞭长莫及。

现在这些边军尚且可以控制,可说假以时日,难保不会出现唐朝后期藩镇林立的局面。

朱棣久在边镇,当然清楚将来大明一定会遭遇这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几乎无解。

要嘛放任边军坐大,要嘛放弃大明的边防。

可无论那种,都让他无法接受。

靖难成功之后,朱棣和姚广孝二人曾对这个问题有过讨论。

最终姚广孝提出了迁都北平的战略。

只要迁都北京,那么天下的精兵就可以布置在北平一线。

这些兵将既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不担心出现藩镇割据的局面,

与此同时,北平本来就是边镇,一旦有北方蛮族入侵,这天下的精兵既是拱卫皇帝的禁军。

同时也是驻防边关的边军,可谓是一箭双雕。

朱棣其实在这个时候,已经下定了迁都的决心。

只不过……

朱棣手里拿着奏疏,依旧还在沉眉思索,因为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迁都事关重大,一旦开始迁都,不但要耗费无数的钱粮,

更重要的是,皇帝去了北平,那么文武百官也要随之迁徙。

可这文武百官,还有无数勋贵大臣们,可都已经在南京城安居乐业。

更不必说,相比于这繁华的金陵,北平几乎可以算是苦寒之地了。

而这个时候,朱棣刚刚登基不久,人心未定。

此时若是提出迁都,只怕要天下大乱不可。

所以朱棣和姚广孝最终采取的策略是,这件事不能急。

而且此事必须保密,绝不能透出一点风声,

这天下真正有这个想法的,只有朱棣和姚广孝二人。

绝不能传至第三人的耳朵里。

可现在……一个少年,居然上了这样的奏疏。

姚广孝看着朱棣,眼里似乎带着疑窦,仿佛在说,

陛下是不是将此事泄露出去了?

朱棣也同样用狐疑的眼神看向姚广孝。

可转瞬之间,二人却都放下了疑心,因为他们彼此是了解的。

他们都是行事慎重的人,而且事关重大,绝不会泄露出只言片语。

朱棣道:“难道是这小子……自己想出来的?”

姚广孝则问:“此人是谁?”

朱棣低头一看落款,又是瞠目结舌。

他缓缓道出一个名字:“张安世……张安世是不是那……”

姚广孝清咳一声:“陛下所言的,莫非是太子殿下的妻弟……”

朱棣又垂头去看奏疏,奏疏里不但提出了天子守国门,而且将这理由说的一清二楚。

朱棣忍不住道:“此人的字写的似狗爬一般,只是行文条理却甚是清晰。

一个这样的浑小子,竟有此见识,他不是恶贯满盈吗?”

话说到了这份上,姚广孝想了想道:

“陛下,百闻不如一见,市井流言,不足为信。

只是……此事该如何善了?”

是啊,本来是一个摸底,结果摸出了一条大鱼。

朱棣背着手,他拧着眉,突然龇牙冷笑道:

“一个这样的小子,不该有此见识,难道是太子……”

姚广孝听罢,顿时露出喜色:“那么,贫僧就要恭喜陛下了。”

朱棣听罢,也觉得大感宽慰。

他不喜欢太子,一方面是太子过于肥胖,不似人君。

另一方面则是他认为太子满口仁义,这样的人……

可以做一个读书人,但是绝不会是一个好皇帝。

做皇帝的,怎可妇人之仁?

可若当真这和太子的教诲有关的话。

太子竟有这样的战略眼光,就难免教人刮目相看了。

只见朱棣摆摆手道:“此事,不必继续过问了,难免天下要传出迁都的传言。

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些事,朕知,你知,太子知心照不宣即可。”

说罢,朱棣又禁不住露出怒容,愤愤不平地道:

“其他的子弟,朕看都是混账,在里头寻几个特别混账的,给朕狠狠收拾,

尤其是那张軏,朕不代他老子打断他的腿,意实难平!“

“真打?“

朱棣板着脸道:“打!”

二人计议定了,姚广孝冷不丁地道:“陛下是不是忘了,不久之前,陛下有一份旨意,申饬……太子殿下……”

朱棣的脸色骤然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