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五个师姐全是风水大佬秦良张蓉蓉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2021-09-12 14:46:48 主角:秦良张蓉蓉 作者:火狼
我的五个师姐全是风水大佬 连载中

我的五个师姐全是风水大佬

作者:火狼 主角:秦良张蓉蓉

我的五个师姐全是风水大佬秦良张蓉蓉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我的五个师姐全是风水大佬》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秦良张蓉蓉的书名叫《我的五个师姐全是风水大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火狼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风水救人,八卦改命,秦家后人得传家《金麻术》闯都市。奇门遁甲,金钱卜卦,相人面识人心,斗恶鬼,捉妖魔,更有五位貌若天仙的师姐相伴,一路风生水起。...

《我的五个师姐全是风水大佬》小说试读

一声呵斥,随即抛下八枚铜币与坟头前。

飞天符画出,一手拍在空中,飞身而出,跨过红布落在坟头前。

李云聪亮出九节金鞭冲了出来,护住我吼道,“狗屁五仙,老子与你们无冤无仇,你敢拜坟,找死。”

我知道李云聪是担心我吃亏,这份贴心让我很感动,他是一位好大哥。

“聪哥不必担心,五仙拜不了坟,别忘了我们还有八阳阵。”

我拍了拍李云聪的肩膀,意识冷静的李云聪看了我一眼,再次选择相信。

收回九节金鞭,点头道,“秦少爷不必与他们硬来,这里还有我。”

我一手掐出惊雷咒,上前先是鞠躬。

只见狐狸,黄皮,刺猬,蛇和老鼠并排站着。

个个挺着肥硕的身材,尤其是那蛇,高昂着头还吐着性子,看着渗人。

也不知道这五仙都是从何处现身,能因为一座坟而集齐,令我刮目相看。

“各位大仙,我乃金麻圣手秦远山的传人。坟主是我大哥的母亲,老人家命薄,替人当了一道不慎离开,已是悲痛万分。”

我掐着惊天雷又是拱手道,“天道有之不可为,身为风水师,必当顺天而行。”

“如今度魂灯点燃,亡魂即将进入轮回。若是再遭害,便是伤天害理,有违天道。”

“各位大仙修行不易,拜坟虽是可行,但非必然。”

“我以金麻圣手传人的身份送仙,并以三盏香油供奉,还请大仙深思。”

今夜不宜与五仙大动干戈,真凶已没办法掌控的结局,我有必要先握住。

而雷玉生的麻烦还没解决,周维成又等着看我们笑话。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留着体力明天解围张蓉蓉。

李云聪本想以一己之力干掉五仙,彻底平息。听我这么一说,也是叹了口气,自然打消了动手的念头。

这五仙本是山头之主,从南城市各个山头赶来,势必要将拜坟成功,得到修炼。

万万没想到碰到的是金麻圣手的传人,自然不敢乱来。

此时我已感觉到强烈的神识在交流。

看来五仙是经常聚在一起,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八阳阵已在后方汇聚,随时都能出手,就看结果如何。

神识很快平息下来,那灰仙上前,高昂着头说道,“金麻圣手秦远山的传人,我们等候多时,今晚你没有选择。”

一圈黑影拉长,强烈的神识将我笼罩。

“畜牲,看来不下狠手你们不知天高/地厚。”李云聪扬起九节金鞭就要打。

我不敢再把李云聪牵扯进来,拉住他指着灰仙吼道,“大胆畜牲,拦葬已放过你,还敢再出手,快说,是谁指使你们的。”

出手之前还想知道真凶是谁,我第一次来南城没得罪人,为何五仙会提前准备?

“收了你再说。”灰仙一声令下,五仙已扑面而来。

此时我才明白,五仙拜坟是假,攻击我是真。

八阳阵是保护坟头不宜挪动,对付五仙,必须再摆阵。

咒语起,一掌朝打头阵的灰仙落去。

惊雷闪出,劈天一雷,灰仙一声惨叫翻滚在地。

尾巴被打断一截,其他四仙纷纷站着不敢上前。

我站着中间不不敢大意,五仙要我命,我岂能任由它宰割。

五仙神识强烈,充满杀气,不杀我誓不罢休。

既然是五仙,那就让它们看到金麻圣手传人的能耐。

五枚铜币摆出,朱尘笔画出令牌,大喊道,“今请五方五雷神,天雷大将下天空,上镇凶煞,下镇邪魔。”

铜币抛出,黄纸挥动点燃,转身再抛出。

六根长香自空中挥舞出福生无量之势,青烟冒出,火星出现。

“一柱信香透天宫,遣动东方青帝兵。”

“二柱信香透天宫,遣动南方赤帝兵。”

“三柱信香透天宫,遣动西方白帝兵。”

“四柱信香透天宫,遣动北方黑帝兵。”

“五柱信香透天宫,遣动中央黄帝兵。”

令牌落下,五枚铜币飞身悬浮,直立空中。

五方天兵天降携带惊雷闪出,烟雾瞬间将画面笼罩。

我稳站中央,闭眼念咒。

惨叫声拉长,朦胧一片只看到黑影闪动,不见真人攻击。

五雷阵是《金麻术》中引五方天兵协助除邪,五仙虽已修炼得道,奈何不听劝告。

我只能以五雷阵将其打回原形,暂时不取性命。

咒语一只支撑到战斗结束,也仅仅只用了不到五分钟。

不是五仙的能力不行,而是五雷阵太强势。

“诸天神兵,助我驱邪,分外感激,五雷归位,送大神。”

一声长喊,鸣金收兵。

白雾散去,五仙被五枚铜币压着,没了神识。

“这……”

李云聪见我安然无恙,再看五仙已被搞定,不敢相信的大步来到跟前。

我长舒了口气,再看五仙的神识已消灭,只留肉身,心里很难受。

神识是修炼得道者才有的真气体现,五仙的神识已有几百年。

可见这五仙早已修炼得道,只要再潜心修炼便可幻化成人形。

如今是心生邪念,想收了我的神识为它们修炼成人形。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就是邪与正义的不同。

“邪不能胜正,修炼本就不易,你们不好好修炼非要走歪道,这就是下场。”

我没再下狠手,而是将五枚铜币用断枝连接成串,埋在半山腰处。

倘若打回原形的五仙还要作乱,五雷阵继续攻击,直接毁灭。

做人留一手,风水师更不能赶尽杀绝。

“上天有好生之德,走吧。”我大喊一声,五仙仍然趴在原地没动。

李云聪还是不解,上前问道,“就这么放它们走,不怕报仇?”

我才没这么傻放它们走,五枚铜币就是限定,想报仇就是自取灭亡。

我打出嘘指,李云聪算是明白。

又问道,“五仙拜坟是假,取你性命是真,到底是谁这么狠会要你命?”

这才是我要面对的问题,先是雷家,再到李妈,最后到我。

这一连串看似都是安排好的计划,最后就等我上山再痛下杀手。

如果凶手是周维成,他不可能让自己儿子冒险。

既然不是周家,难道南城市还藏有我惹不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