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挽留的婚姻全文免费阅读(周元元宋浚) 完结版

2022-05-15 10:22:00 主角:周元元宋浚 作者:蟹蟹米
无法挽留的婚姻 已完结

无法挽留的婚姻

作者:蟹蟹米 主角:周元元宋浚

无法挽留的婚姻全文免费阅读(周元元宋浚) 完结版

《无法挽留的婚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周元元宋浚的小说叫《无法挽留的婚姻》,本小说的作者是蟹蟹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婚姻遭遇出轨,当爱情遭遇背叛,到底该选择挽回,还是决然离开?决然离开是女人的尊严,可是在爱情面前似乎一起都不那么重要了。爱他,就留住他,这是周元元的选择。爱他,就选择原谅,人生苦短,何必彼此折磨?...

《无法挽留的婚姻》小说试读

周元元走了,可是自己心火难消,拿起手机拨打了另一个女人的电话。

“浚,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现在不忙吗?”

“嗯,一会儿我去你那儿。”

“真的吗?太好了,我等你。”

听着电话那端的吴侬软语,宋浚嘴角微微上扬。

认识徐晴是在一次应酬上,她是对方公司的人带过来的,喝酒带着美女作陪,他们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身在高位几年,自己对这些套路早已熟知,能让男人动心的,除了金钱就是美色了。

这是生意上的一点手段,自己也常常会带些美女去应酬那些老头子。但是自己却从不多看那些女人一眼,浓妆艳抹,一身风尘气。自己其实是有些洁癖的,圈子里的人多少也了解一些。有的也给我送过几次女人,但是都被我拒绝了,后来大家心照不宣,也就再没发生过类似的事。

可是凡事总有例外,那次在酒桌上我遇到了正在陪酒的徐晴。

一开始只觉得这女孩长得挺秀气,白净的脸,披肩的黑色长发,显得整个人很柔顺,那和周元元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人。周元元身在商界,周身有一种一般女人没有的气场,加之立体的五官,显得很大气,而眼前的女人一看就是那种心思单纯没有经过世事的人。

可是一想到她小小年纪就出来陪酒,不务正业,不走正路,即便是长相清纯一点,也不会是什么好女孩,自己那点旖旎的心思也就凉了。

无聊的端着酒杯,小口的喝着杯子里的威士忌,听着对面的老头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吹捧寒暄。

这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只见那个女孩站了起来,脸上通红,看样子是生气了,旁边老头子的手不老实地占着女孩的便宜。

女孩子抽身想走,但是不知道那老头子对她说了什么,只好一脸不情愿地重新坐下。老头子的手更不规矩起来,眼见那女孩快要哭了。

我竟然有些不忍,于是出口替她解了围,那老鬼见一向不沾花惹草的我竟然出口为一个女人解围,于是爽快地放了她,嘴里嚷嚷着:“难得宋总看得上你,还不去敬宋总一杯。”

她有些怯懦地端着酒杯走过来,“宋总,谢谢你。”

“坐吧。”我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女孩小心翼翼地挨着我坐下,见我没有什么别的意图,她似乎放心了不少,脸上也不那么纠结了。

整个晚上我几乎没有和她说话,而她也安分地坐在我旁边没有打扰我,只是在我酒杯里的酒喝光的时候,默默地给我添酒。

酒局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才散场,那些老头子们基本喝的东西南北都找不到了,一个个地抱着女伴走了,女孩子安静地坐在我旁边,等着我发话。

我有点头痛,我出口为她解了围,不过是看她可怜,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算了,好人做到底吧。

“走吧。”我说。

女孩顺从地跟着我,因为喝了酒,所以是秘书在开车,我坐在后座,女孩隔了些距离坐在我旁边。

“你住哪?”

女孩说了一个小区的名称。

“先送她吧。”我对秘书说。

酒喝得太多,头有点疼,我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

“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为什么出来陪酒?”

等了半饷不见她出声,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她哭了,肩膀微微颤抖,却没有发出声音,看起来让人有些心疼。

“我爸爸病了,很严重,需要动手术,可是家里的钱根本不够,我才大四,还没有工作,根本没有钱。”

“那你就出来陪酒?”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我和徐晴的相识很狗血,确实很狗血。

后来我借了十万块钱给她,还资助了她上完大学,小姑娘很感激我,给我发信息说想请我去她家吃饭感谢我,我拒绝了,因为没必要。

可是她却找到了公司来,怕打扰我没敢上楼,我下班开车出了地下车库才看见她,没想到她一直在那等着。

本来她问了我的秘书我几点下班,可是快下班时公司临时有事,开了个紧急的会议,她就那么一直在楼下等着,秋天的晚上还是有一点凉的,我不禁心里生出一点怜惜,我让她坐到副驾驶,开车把她送回了家。

她想请我吃饭,可是没有多少钱,就买了一些食材准备在家下厨答谢我。我本来可以拒绝的,但是也就是一瞬间的犹豫,我就稀里糊涂地跟她上了楼。

吃饭的时候她敬了我几杯酒,经常应酬的我对酒精已经有了一些免疫力,所以这几杯酒下肚我没感觉怎么样,但是她却有些上头了。

或许是酒能壮胆吧,她突然站起来走到我这边,借着酒劲说喜欢我。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眼睛湿漉漉的,眼神很认真还有点小迷糊。我突然就有点动心,因为我在她身上看到了那种年轻的单纯和勇敢。在商场上浸淫久了,我早已经变得世故,眼前女孩身上那样单纯的气息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我已经结婚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我不在乎,我喜欢你,我可以不要名分。只要你让我喜欢你,让我照顾你就好。”

她生涩地吻上来的时候我没有拒绝,后面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我出钱治好了他父亲的病,让她住在我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这套房子是自己升职之前买的,并没有人知道,现在和周元元住的四室一厅的房子是后来买的。

一年来她一直很安分,这点我很满意。

她毕业了之后我帮她开了一个画室,教教孩子们画画,收入不算高但是也算是有份正经工作,而我每个月会定期打给她五千块当成零花钱。

我偶尔会去她那里,在她身边我感觉很放松,她会小心翼翼地讨好我,眼神里满是崇拜,仿佛我就是他的天,说实话,这种感觉没有几个男人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