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 连载中

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

作者:渴雨 主角:苏知意天瞳

《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完结版精彩阅读 《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最新章节列表

《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小说介绍

主角是苏知意天瞳的书名叫《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是作者渴雨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我妈怀着我嫁给我爸,我爸好赌成性,为了钱,把我嫁给了一条蛇……...

《外公家因养蛇突然家破人亡》小说试读

我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昨天我见过,那条石蛇应该是和神像一块雕的,顺着神像往上攀爬。

于是我又朝门边凑了凑,将手电朝里面照了照。

但依旧没见那条石蛇,那神像的衣物上也没有什么坏掉脱落的痕迹,好像那神像上本来就没有那条石蛇。

“妈!”我心中发慌,忙拿着手电朝正殿里晃了晃,大叫道:“妈,你在哪里?我回来了!”

可殿中只回荡着我的声音,除此之处,半点声音都没有。

这佛心庙就只有这么一间正殿和那间木屋,我妈不可能在荒山野岭里跑。

我还在这里,她也不可能离开!

“妈!”我喉咙干痒,叫了几声痛得好像出了血一样。

我妈没有回,我拿着手电照了又照,看着那尊朝上依旧看不到头的神像。

咬了咬牙,既然我妈说到了今天就可以出来了,那我进去也行吧。

扶着门正要进去,就听到天瞳平稳而沉静的声音传来:“你妈被那条蛇带走了。”

我猛的回头看着天瞳,却见他只着了长袍,并没有握锡杖,脸色依旧波澜不惊的看着我:“你妈求那条蛇救你,那条蛇同意了,所以带走了你妈。”

“你说什么?”我走过去,抬头看着天瞳:“你不是说我妈做的是为了救我,可她怎么会被带走?那是一条石蛇!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妈是被石蛇带的?”

“只是你看上去是石蛇,它一直都是活的。”天瞳看了我一眼,沉声道:“你看到柳莫如还是一个人呢,石根看着你妈离开的。”

我被他哽得无语,过了一会才无力的问到:“我妈被带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天瞳转身就朝回走,只是交待道:“这正殿你不能进,一旦进了,你就再也出不来了。”

“天瞳!”我见他又要走,连忙追了上去。

这明明是他守着的庙,为什么我被柳莫如迎了亲,我妈被一条蛇带走,他却当作没事一样。

可一抬脚,就天旋地转,我猛的朝前一栽,头重重的磕在青石板上。

跟着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梦里,我一会冷,一会热。

一会是那红烛和喜幔上蛇缠人的画面,一会是跟室友看小片时男女抱在一起的画面,一会又是天瞳那张冰冷的脸。

一会又是我紧抱着天瞳,不停的亲他,他全程都是冷着的脸。

迷迷糊糊的,又好像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糊到我身上,还有什么喂到我嘴里。

我吞不下去,就不停的灌,我只得朝下吞。

隐约间,有人叫着我:“苏知意,苏知意。”

那声音平稳,冷冰冰的好像机器男声,好听却没有情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醒了过来。

嘴里发苦,头晕得厉害。

一睁开眼,就见天瞳站在木屋的窗边,好像在看什么。

我喉咙发痒,清了清嗓子,他就转身看了我一眼:“你昏了三天了。”

“我妈回来了吗?”我喘了口气,想起昏迷前的事情,看着天瞳:“你有没有消息?”

天瞳摇了摇头,将桌上一个竹筒递给我:“你好得差不多了,是准备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那竹筒里是清水,竹筒明显是新制的,断口新不说,连筒身都是翠绿的颜色。

我喝了一口,连水都带着一股竹香。

“你什么意思?”我抬眼看着天瞳,苦笑道:“你不是说想抓那条叫柳莫如的蛇吗?我身上有它的印记,你想抓他不就应该跟着我吗?或者想办法抓到那条蛇。”

天瞳垂眼看着我,平静的脸上闪过嘲讽的神色,不过也总算有点神色了。

“你想拉着我保护你。”只不过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脸上的讥讽却重了几分:“人类就是这样,明明有利自己的事情,硬是要说得对别人有利。”

“说得好像自己不是人一样。”我捧着竹筒,只要一想到明明他可以不让我被柳莫如迎走,他却将我当诱饵,心中就怒火滋生。

天瞳脸色瞬间就青了,跟着闪过苦色,慢慢转身:“我确实不是人。”

我这才想起,柳莫如说过,天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眼看天瞳就要朝外走,柳莫如肯定还会再来找我,对于嫁一条蛇,我完全是抗拒的。

也顾不得什么脸不脸的,忙翻身爬下了床。

结果起急了,整个人都栽倒在床下。

天瞳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半分往回走的打算,而是沉眼道:“你如果不离开这里,我保证柳莫如不进来,我也不希望他与你生下蛇子。”

“天瞳!”他说得这么直接,我听着只感觉发冷:“可我妈怎么办?”

天瞳打量了我一眼:“她已经生下了你,所以我没有必要去找她。”

他说得太过理所当然,我却还在想什么叫“已经生下了你”。

等天瞳走后,我肚子饿得慌,拿起那倒在地上的竹筒,将里面残留的一口水喝了。

强撑着力气站起来,坐在椅子上时,这才发现我身上的衣服被换过了,手上脚上被蚊子咬过的地方,还残留着涂沫的草药。

这佛心庙就只有天瞳和石根,以石根看我衣衫不整就要受罚的样子,换衣服的只有天瞳。

我心中也没有什么想法了,在天瞳眼中,我跟一条蛇并没有什么区别。

伸手将几天没用的手机拿起,电池只剩一点点了,可依旧没有信号。

我看了看上面的时间,握着手机想了想,干脆将手机关机。

这里没有电,如果不关机,等我出了佛心庙,有了信号也用不了手机。

我强撑着去正殿看了看,我妈脱的衣服并没有留下来,她的手机在她身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信号。

想了一会,我将背包里能扔的东西给扔下,只装了两盒饼干和两瓶水就朝佛心庙外走。

这件事最先是从我爸将那对红烛弄回来开始的,他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与其问不可信的石根,与问什么都不说的天瞳,还不如去问我那个赌鬼爸爸。

既然我妈知道红烛的事情,那她为什么来这里,总有个问处,我再一个个的找就是了。

天瞳根本就不可靠,也不会帮我。

至于柳莫如,我出了佛心庙,再找个什么大师的帮我解决就是了,总比一辈子留在这里躲着不出去的强。

我收拾好东西朝外走,却见石根缩在正殿门口,缩头缩脑的朝里看。

见我背着背包出来,石根立马嘿嘿的笑道:“你要走了?”

我没有理他,他却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天瞳不留你?”

天瞳留我做什么?

我连看都不看石根,紧了紧背包带,就朝庙门走。

“苏知意。”石根却在后面叫着我,快步凑到我身边:“我上次答应你,将一切告诉你的呢,你就不想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