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不穷》小说阅读 梁江月张奕小说

2023-01-20 15:16:17 主角:梁江月张奕 作者:佚名
我家不穷 已完结

我家不穷

作者:佚名 主角:梁江月张奕

《我家不穷》小说阅读 梁江月张奕小说

《我家不穷》小说介绍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我家不穷》的小说,是作者佚名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梁江月甚至没从他笑容中回过神来,她的母亲江夫人一声呵斥:“江月,这是张先生,他是你父亲的朋友。”他父亲的朋友很多,可是能够让她母亲这样对待的人,并不多,梁江月不由的猜测他的身份。接着,她的母亲在呵斥完,似乎怕打扰到那男人,对着保姆说:“于妈,赶紧给她穿好衣服,带着她离开。”......

《我家不穷》小说试读

江月第一次见张奕是在十四岁那年。

那一年张奕二十四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他坐于她家里的客厅,是她家里的座上宾。

而那时的江月刚下楼要外出练钢琴课,因为外面天气阴冷,家里保姆拿着一件薄衫要给她穿。

可江月觉得那件薄衫实在太丑了,在保姆将薄衫套在她身上,从小就娇气跋扈的她,将那丑不拉几的薄衫从身上用力一扯,然后狠狠丢在地上,用力踩了几脚:“我才**这灰不拉几的颜色,说了不要就不要!你好烦!”

保姆因为她的突然发火,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江月的母亲在客厅沙发处,出声问:“江月,你又在作什么妖?”

彼时的梁江月听到母亲的声音,转脸朝客厅沙发处看去,一转脸就看到沙发上端坐着一位身着西装的男士,那男士面容清隽而柔和,坐在明亮的灯光下,表情却清冷而孤寂,像是无人近他的身。

纵然年纪很小的江月,审美还没开化,但那个人让江月只想到四个字,石破天惊,他让这暗沉的天气,变得明亮而轻盈。

男人也在看着她,他的表情淡淡的,竟朝她微微一笑。

梁江月甚至没从他笑容中回过神来,她的母亲江夫人一声呵斥:“江月,这是张先生,他是你父亲的朋友。”

他父亲的朋友很多,可是能够让她母亲这样对待的人,并不多,梁江月不由的猜测他的身份。

接着,她的母亲在呵斥完,似乎怕打扰到那男人,对着保姆说:“于妈,赶紧给她穿好衣服,带着她离开。”

那个保姆牵着她就要带她走。

江月从小顽劣,性格恶劣,视线从那陌生男人身上收回视线后,便骂着送她去上钢琴课的于妈:“我说了,我不要穿这件衣服,都是你让我妈妈骂了我。”

保姆哪里敢说话,只得牵着她快速离开。

两人在从大厅离开时,江月隐隐听到母亲同那男人说:“张……先生,很抱歉,小女顽劣,让您见笑了。”

对方在听了后,语气轻快的回答着梁夫人说:“没事,很可爱。”

那句话因为江月的离开,显得有些远了,可耳朵尖的江月还是听见了,在到车上后,她很是生气的说:“我才不可爱,是漂亮。”

她讨厌别人用可爱来形容她,在她看来可爱是用来否认漂亮的一个词。

这对于从小就爱漂亮,骄傲的像只孔雀的江月来说,就是侮辱。

因此对于那个人随口一句的可爱,对他愤恨不已。

这也是江月跟张奕的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见面,是江月十五岁生日那天,家里为她大摆宴席,邀请来了很多上流社会名流。

那一天的江月,打扮的极其漂亮,像公主一样,跟众人骄傲的展示着属于她十五岁的稚嫩美丽。

可也就是在那一个晚上,发生了一件让她不开心的事。

是她的弟弟拿着一杯果汁,泼脏了她的裙子。

她跟六岁的弟弟在房间吵架,可是她却被父亲责骂了,说她一点也不懂事,只会欺负弟弟。

她怎么让,她怎么欺负了。

那是她最喜欢的裙子,是她生日父亲送给她的礼物,却被弟弟破坏弄脏,她如此珍惜,她以为父亲跟她一样心疼那条裙子,可她没想到的是,父亲却反心疼弟弟,责怪了她。

江月觉得很伤心,一个人捧着自己的裙子,缩在漆黑的房间里低声哭泣。

本该万人拥簇的日子,这一刻却没有一个人理会她。

她哭声越发大。

而就在时,漆黑的房间,门被推开,一丝亮光从门缝隙处泄露了进来。

江月的哭声停止,朝着门口看去,从她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半截黑色裤腿,和一双成年男人的皮鞋。

江月因为哭的眼睛疼,有些看不清楚门口站着的人是谁,只带着哭腔在那问:“你是谁?我眼睛看不见,看不见你。你一定觉得我很可怜吧,我的父母只爱我的弟弟,不爱我,可是我这么爱他们,真不公平。”

门口的那个人,没有动,而是立在那好一会儿。

因为房间铺着地毯,走路时,是没有声音的,江月却感觉到门口的那个人好像走了过来,接着黑暗中有个黑影蹲在了她身边。

梁江月双眼依旧是模糊的,只盯着黑暗中那团黑影。

下一秒,一双手抬住了她下巴,梁江月闻到他身上檀木香。

那双手却在她脸上轻柔的替她擦拭着眼泪:“漂亮的脸蛋,是最不适合眼泪的。”

他声音如玉石坠地,清冷又醇厚,梁江月身体一个紧缩,那是父亲的座上宾,那一年夸她可爱,被她记恨了许久的男人。

她没想到他今晚也在。

他说她脸蛋漂亮,她突然就原谅了那一年他夸她可爱的事情了。

“没有人在乎我。”她说完这句话,跋扈性格又开始:“今天是我生日,你为什么来这里?你给我送生日礼物了吗?”

对方对于她的跋扈却很会忍,蹲在她身边问:“我是被你的哭声吸引来的,你想要什么?”

“想要漂亮的珠宝,想去游乐场玩,想看烟花。”

小小年纪,就口出狂言,野心不小,要的也多。

她承认她有些贪心,但也很诚实,就算是他听了生气也无所谓。

可谁知道,他却问:“这些会让你生日开心?”

在这黑漆漆的房间里,她回答他:“当然。”

“好。”他笑。

她兴奋了:“你的名字是什么?!”

他半点没有长辈架子,像是把她当成一个平辈介绍自己:“我姓张,张奕。”

张奕?这个名字真拗口。

正当江月陷在他名字里时。

就在这时,外面门口走廊传来脚步声,是父亲身边的秘书的声音,询问佣人:“张先生没在这边吗?先生要敬张先生酒。”

江月感觉身边的人起了身。

“好了,我得走了,漂亮的小姑娘。”

江月当天晚上回到房间,看到了一条华贵漂亮的红宝石项链,那是她长这么大收到过的最漂亮的礼物。

不仅如此,之后的每一年生日,他都会来,并送给她最想要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