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危情总裁狂追妻》顾轻然沈知行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2021-02-23 11:37:34 主角:顾轻然沈知行 作者:神经西西
危情总裁狂追妻 连载中

危情总裁狂追妻

作者:神经西西 主角:顾轻然沈知行

热文《危情总裁狂追妻》顾轻然沈知行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介绍

《危情总裁狂追妻》是作者神经西西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危情总裁狂追妻》精彩节选:顾轻然死在精神病院的那天,沈知行正和别人举行婚礼。他曾允诺的说娶她,给她最盛大的婚礼,可结果,他对她做的事,天理难容。孩子没了,外婆死了,耳朵失聪,嘴巴失语……后来,一场大火埋葬了精神病院,真相被揭开,沈知行蓦然回首,疯的惊天动地…………涅槃重生,她以新的身份踏着星光高调归来,脚踩白莲,手撕渣男!哥哥皆阔少,父母皆大佬,追求者的身份是比一个高,怼人给她送水,揍人给她送刀,某男人急了。当她又要手撕某家族的时候,男人按住她的手,“这种小事,我来就好。”所有人都说:沈总追妻追的感天动地,一定能成功!顾轻然却笑了:是吗?除非……他死。...

《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试读

房间里。

王绅满头是血地捂着头靠在床头上,顾轻然衣服被撕裂,满是狼藉。

王绅捂着头恶狠狠啐了一口,正欲对顾轻然动手,却没料到这时候竟有人敢来扫他的兴,骂骂咧咧地转向门口,在看清来人的时候浑身一震。

“沈、沈沈……沈总!”

他内心忐忑极了,沈知行头脑聪明,手段狠厉,短短几年就带着沈氏集团走到了一个令他们望尘莫及的高度,而他这种土财主,在沈知行这种权势滔天的权贵眼里也只不过是“有几个臭钱”罢了。

外面的都传这姓沈是阎王转世,放眼整个荆市,没人敢在他头上动土!

“您,您怎么有空大驾光临……”

王绅艰难地站起来,点头哈腰地跟沈知行示着好,沈知行却把他当一个死人般置若罔闻,一步步走向顾轻然。

而此刻,顾轻然已经完全呆住了。

男人逆着光,身形修长高大,她那一刻瞬间想要落泪。

他真的来了,来救她了。

“沈知行……”

然而下一秒,男人的动作打破了顾轻然所有的期望——

“你还真是会给我制造惊喜,嗯?”

他冷笑着一抓住顾轻然的头发,强迫她抬头,寒冰的声线带着毫无掩饰的憎恶——

“你在做什么,谈生意?借钱?借到床上来了?还是像我说的那样,你迫不及待地出来卖了,嗯?”

瞬间,房间的温度降到了零点以下。

顾轻然一个哆嗦从刚才的片刻失神中清醒了过来。

她错了……

她不该期望这个男人真的是来救她。

这场面,于现在的她来说不是英雄救美,是雪上加霜!

王绅吓得两股战战,他做梦也想不到,不过是车展上看上的一个小车模而已,竟然真的跟沈知行有关系!

他见那二人的注意力完全没在自己身上,赶紧屁滚尿流地拽着门口自己的两个保镖溜走了,还“贴心”地为那两人带上了门。

顾轻然垂下眼睫,浓密的睫毛在她脸上落下两片阴影。

她开口带着哽咽,“不行吗?沈知行,你是不是没有想到,总还有人不觉得我是块木头。”

一句话,刺痛了沈知行。

沈知行抓着她的手肉眼可见地变得僵硬起来,他沉重地喘着粗气,半晌才开口,嗓音暗哑:“……顾轻然,你真是**!”

说完,他狠狠地推开了她,顾轻然靠回床头,双手死死攥着薄毯挡住自己的身体。

沈知行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大手一抓,一把将她身上的毯子掀到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

沈知行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冷静,他长腿交叠在顾轻然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双狭长的眸子微敛,掩住了眸中的情绪。

嗓音冷冽成冰,“不都是做生意?取悦我,我给你钱。”

什么!?

顾轻然惊诧,慌忙抬起眼去看他的表情,却只看到他一脸的不耐和讥讽。

垂眸,她自嘲地笑了。

是啊,事到如今,在他面前,她还有什么必要非端着那几分面子,想要那几分不值钱的信任呢?

反正在他眼里不管她做什么,都是蛇蝎心肠,令人不齿。

想到此,顾轻然提起嘴角,细白的指尖拨过自己的头发,她一步步踱到沈知行面前,手指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脖颈……

不过就是羞辱她,好,她让他得偿所愿。

起码,能拿到救命的钱不是吗。

沈知行冷冷地盯着女人动作,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呼吸却慢慢变得急促了起来,直到顾轻然的唇落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令沈知行无法再忍,他一手揽住顾轻然的细腰,将她狠狠按在了床上。

沈知行不是没自制力的人,可面对顾轻然,他总控住不住自己。

顾轻然被他凶狠的动作弄疼,不由向后闪躲着,男人却被这动作激怒,更加暴戾起来。

顾轻然的眼角流下几滴生理性的泪水,划过她的脸庞,落在了沈知行的唇上,身上的男人动作猛地一顿。

他支起手臂,和顾轻然距离极近地对视,顾轻然看到他狠狠皱了皱眉头,随后用力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本热烈的气氛,一下冰冷到极点。

沈知行沉沉吐出一口气,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发出一声冷笑:“顾轻然,你太脏了,叫我觉得恶心。”

顾轻然浑身一震,直勾勾地盯着男人。

她看着他站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像是觉得兴致全无一般,冷漠朝门口走,她颤抖着叫住了他——

“沈知行……”

顾轻然看着这个曾经给她最多爱,如今给她最多痛的身影,心脏仿佛被一只无情的手撕裂,疼的入骨。

如果不能一辈子恩爱到老,那就彼此折磨吧,反正谁也不会放过谁,不是吗?

她洗白如玉的手指紧握,因为用力而失去血色。

“沈先生,您还没有付钱。”

男人骤然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她,顾轻然却只露出了一个微笑:“是你说的,要和我做生意。”

沈知行伫立片刻,竟笑了起来:“对,对……钱能买你的一切!”

他狠狠地掏出钱包,力气大到快要将自己的西装撕裂,将里面所有钞票都甩了出来,“顾轻然,你的水平也就值这些。”

顾轻然平静地捡起钱:“谢谢沈总。”

沈知行彻底被她膈应到了,他再也不想再看见这个女人。

顾轻然听见门‘砰’的一声被甩的震天响!

一旁的手机响起,她接通,是车展何经理劈头盖脸的责骂,骂她有眼无珠没有把大客户伺候好,骂她一分钱也休想拿到。

顾轻然挂了电话,把头埋在臂弯里,攥着钞票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白。

她咬破了唇,没让一滴眼泪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