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战神陈玄主角陈玄苏云溪小说精彩章节全文免费试读

2022-06-23 10:51:25 主角:陈玄苏云溪 作者:嬉皮笑脸
无双战神陈玄 连载中

无双战神陈玄

作者:嬉皮笑脸 主角:陈玄苏云溪

无双战神陈玄主角陈玄苏云溪小说精彩章节全文免费试读

《无双战神陈玄》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无双战神陈玄》是嬉皮笑脸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玄苏云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六年之前,陈玄遭到兄弟背叛,含冤入狱,父亲跳楼身亡。六年之后,陈玄化身无双战神满载荣誉归来。这一次,他要庇护妻女,斩杀仇敌!...

《无双战神陈玄》小说试读

第3章挫骨扬灰

陈玄抽出银针,快速扎进蓝蓝身上几个穴位。

蓝蓝命不久矣,就是因为这缺少的肾脏,他必须尽快将蓝蓝的肾找回来。

......

天海市盛世婚纱影楼。

刘啸天穿着粉色衬衣,一身名牌黑西服,正得意洋洋的照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头发,活脱脱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不远处,苏云溪身着一身价值百万的婚纱,蕾丝的纱裙上缀满了钻石,娇俏清冷的容貌,让人垂涎不已。

看上去郎才女貌,可苏云溪的眸子里写满了凄楚。

六年前,陈玄入狱,她发现自己怀了身孕,苏家直接要求她打胎,改嫁其他豪门,是她以死相逼才把孩子保住,但她和父母也因此被逐出族谱。

现在女儿病了,她做餐厅服务员那微薄的工资根本无济于事。

走投无路,是刘啸天找到了她,只要她苏云溪愿意嫁给他刘啸天,刘啸天就出资为蓝蓝治病,甚至可以帮蓝蓝找来金陵的名医。

她虽然对刘啸天恨之入骨,可为了女儿,苏云溪不得不屈服。

苏云溪收敛起情绪,她刚准备去和刘啸天拍照,就瞥到她的手机被丢在沙发上,苏云溪轻轻挑眉,她的手机明明应该在包里

她快步走过去,一把抓起手机,查看一番,就见垃圾箱里躺着医院发来了催款通知。

“苏女士,您女儿陈蓝蓝的医药费已多次拖欠,目前数额已累计高达十万,如果十分钟内不能补足欠款,我们将强行让您女儿出院。”

看到这条消息,苏云溪瞪大了眼睛。

“现在几点了?已经半个小时了!”苏云溪看了眼时间,顿时面如死灰。

这时,刘啸天打扮好了,面带笑意的看过来:“云溪,我们该去拍最后一组婚纱照了!”

苏云溪先是一愣,然后猛地看向这个西服男人,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愤怒道:“刘啸天,我已经答应嫁给你,你为什么还不给蓝蓝付医药费!”

刘啸天眼里掠过一抹不悦,打了个哈哈说道:“云溪,我是答应了,可是我们还没领证办婚礼啊,你我只是订婚,哪里是结婚?”

“走走走,先拍照,拍完了照,我们还要去苏家参加宴会呢。”

刘啸天不坏好意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苏云溪身上逡巡,这可是天海市的第一美人,他终于要得到手了。

“刘啸天......你......”

提苏家,分明是要逼她就范。

苏云溪挣扎了一下,咬牙道:“医院的催款短信,是我在垃圾箱里找到的,我的手机,也是被人动过的,刘啸天,这你又想说什么?”

苏云溪胸口剧烈起伏。

“我们的婚事取消!”

听到此话,刘啸天脸色“唰”的一声,变得无比阴沉,看着苏云溪的目光也变得十分不善,“云溪,为了一个快要死的野种,你要跟我翻脸?”

“你别忘了,除了这个野种,你还有爸妈。”

刘啸天冷哼一声,干脆把话挑明。

苏云溪脸色一片苍白,此刻她在刘啸天面前,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突然,苏云溪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苏女士,你女儿陈蓝蓝病危,正在抢救室抢救,请立即回医院。”

“病危通知书已经发到你手机里,请阅读后到医院签字。”

“另外,有一个自称陈玄的男人刚才清缴了你女儿所欠的医疗费。”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苏云溪只觉得大脑一空,蓝蓝,病危了...?

而且,陈玄回来了?

六年了,他真的回来了吗?

苏云溪将手上的钻石戒指摘下来,狠狠扔在地上,滚落在刘啸天的脚下。

顾不上脱掉婚纱,她冲出影楼,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朝着天海市第一医院赶去。

医院里,陈玄站在走廊尽头,面色如霜。

“事情查的怎么样?”

杨天虎上前一步,低声道:“玄哥,查清楚了,三个月之前,小主患了阑尾炎,要进行手术,从此之后,小主的身子骨就开始变得无比虚弱。”

“你是说,蓝蓝的肾脏,就是在这次阑尾炎手术例被摘走的?”陈玄目光一凝。

杨天虎重重点头。

“是谁?”

“是小主的主治医生朱志勇,正因为他说是不知名的绝症,才把这一切掩盖住。”

“找死!”

陈玄浑身杀气凛然,让北域四大修罗之一的杨天虎都脸色剧变,

而且陈玄也想起来,那个要抽蓝蓝血的护士就是拿朱志勇威胁他。

“伤害我的女儿,就算天王老子我也要将他挫骨扬灰,跟我走。”

陈玄倏然转身,他不仅要杀了朱志勇这个畜生,更要让朱志勇交代出他女儿肾脏的下落。

可在这时,一个浑身湿透了女人,跌跌撞撞的冲进医院,正好在拐角处与陈玄撞了个满怀。

苏云溪?

陈玄?

二人四目相对,虽然已经六年没见,但是二人还是一瞬间就认出对方。

见到这个曾经朝思暮念的女人,陈玄却是神色冷漠,如北域终年不化的寒冰。

苏云溪忍着激动与辛酸的泪水,“陈玄,你终于出狱了?”

“是啊,出狱了,不过苏小姐应该巴不得我永远死在监狱吧?不仅如此,你还巴不得我们的女儿赶紧死,免得耽搁你结婚吧?”陈玄怒道。

“你...你怎么会这么想?”苏云溪被问的有些懵。

看着苏云溪一身高档婚纱,陈玄感受到巨大的讽刺,双眸血红,浑身战栗,“那你让我怎么想?”

“蓝蓝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她因为缺了一个肾,生命只剩下五天,你把她和我妈仍在医院,我妈被人打,蓝蓝被人抽血,他们两个在医院被人肆意践踏。”

“而你呢?却忙着跟富豪拍婚纱照,着急去过荣华富贵的生活,你让我怎么想?”

“你还来医院做什么?你走吧,从今往后,蓝蓝由我来抚养,我会让蓝蓝成为世界所有人都羡慕的小公主!”

陈玄看着苏云溪,目光冷漠到极致。

蓝蓝的肾被人摘了?

这...这怎么可能?

苏云溪双腿一软,跌倒在地上,晶莹剔透的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