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团团傅云祁主角温团团傅云祁小说精彩章节全文免费试读

2023-02-04 17:18:41 主角:温团团傅云祁 作者:佚名
温团团傅云祁 已完结

温团团傅云祁

作者:佚名 主角:温团团傅云祁

温团团傅云祁主角温团团傅云祁小说精彩章节全文免费试读

《温团团傅云祁》小说介绍

主角叫温团团傅云祁的小说叫做《温团团傅云祁》,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傅氏庄园。客厅。气氛有些古怪。傅氏庄园的主人傅云祁坐在真皮沙发一端,神色淡漠冷酷。而在沙发另一端的贵妃榻上,躺着一个奶团子,头发乌黑,睫毛细长,四仰八......

《温团团傅云祁》小说试读

张晶被打了安定睡着了。

她面色比之前更加苍白,整个面容看起来也更加憔悴。

团团看到女人的瞬间,脑中闪过她之前睡着时察觉到的阴气,亮晶晶的大眼睛转了转。

“爸爸,这是谁啊?”

傅云祁这才想起来他还没跟女儿介绍家庭成员。

“团团,这是爸爸的妻子,也是你妈妈。”

团团眨巴眨巴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从她的视觉看,人间奶爸这个妻子孽根深重,身上还背负人命。

团团满脸不解地问奶爸:“爸爸你这么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妻子?”

傅云祁愣了下:“这样的妻子是哪样?”

难道妻子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这三个月来他注意到的那些细微变化其实并不是他的臆想?

柏温胥不动声色动了阴阳眼,当看到张阿姨身上环绕的浅浅阴气时皱眉。

“傅叔叔,张阿姨最近有没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

傅云祁看看怀里的奶团子,又看看神色严肃看着他的柏温胥,眸色渐渐变得幽深晦暗。

“确实有一些,不过都是很小的事情,比如从前爱喝牛奶,现在非血燕不喝。以前喜欢画画,看画展,现在一眼都不看。她爸妈说是因为三个月前她和妹妹小晶一起去看画展出事导致妹妹小晶没了,连画画画展也戒了。”

团团吸吸鼻子,然后打了个重重的喷嚏。

柏温胥想到团团之前吸了他手串上的檀木香,也重重打喷嚏,他视线快速扫过病房边边角角,果然在不远处的墙角窗帘下方看到一点点灰烬。

傅云祁注意力被打喷嚏的团团吸引了过去。

“团团,怎么了?”

团团又开始揉鼻子,很快揉的鼻尖红红。

“爸爸,房间里的味道和温胥哥哥串串上的味道一样,团团闻着就控制不住地想打喷嚏。”

“阿嚏!”

“阿嚏!”

傅云祁忙将整个窗帘拉开,然后推开窗户通风。

柏温胥手指沾了一些灰烬放在鼻尖闻了闻,傅云祁抱着奶团子走到他身边,眸光锐利。

“这是什么?”

柏温胥没有隐瞒:“傅叔叔,这是香灰。”

傅云祁想到了这段时间来,妻子总是借口时常梦到妹妹小晶在病房里给小晶烧纸上香的情况。

“团团小姨出事当场死亡,你张阿姨和她感情好,所以经常在房间里给她烧纸上香。”

话是这么说,但傅云祁心里一直有怀疑。

妻子性格温柔娴静,一直以来都非常明理懂事。

哪怕这里是VIP病房,按照妻子的性子绝对做不出时不时在病房里给亲人烧纸上香的事。

但妻子的解释无可挑剔。

毕竟三个月过去了,妻子时常噩梦梦到车祸情景,给妹妹烧纸上香似乎也说得过去。

但柏温胥忽然来了,而且还提到了香灰,事情绝对有问题。

傅家和柏家是百年甚至更久远的世交,傅云祁自然知道柏温胥有常人没有的本事。

从前他不信那些,但现在似乎由不得他不信。

想到这里,傅云祁缓缓开口。

“温胥,你仔细看看,我先带团团出。”

“好的,傅叔叔。”

傅云祁看团团把鼻尖揉的通红,忙抱着团团转身出了病房。

一到外面,团团跟着就不揉鼻子了。

傅云祁看得好笑:“团团是对香灰过敏?”

团团觉得应该是吧,于是乖乖点头。

“爸爸,你们有宝宝吗?”

傅云祁想到了三个儿子,眼眸深处多了几分暖意。

“团团,你还有三个亲哥哥。”

团团更纳闷儿了:“亲哥哥?可是爸爸,里面的那个阿姨因为孽根深重,注定命中无子啊。”

傅云祁心头狠狠震了下:“你说……她命中无子?”

团团忙不迭点头,既然选择了这个人间奶爸,团团知无不言。

“对啊,团团肯定不会看错的。”

傅云祁惊疑不定,盯着奶团子仔细看了看,眼角余光扫过四周,好在四周无人。

他抱着奶团子到了隔壁休息室,这边他经常过来,偶尔妻子情绪失控时他就住在这里。

非常安全。

“团团,能告诉爸爸你刚才进去看到了什么吗?”

团团看爸爸非常谨慎小心,乌黑的眼珠转啊转,歪了歪脑袋看看左右,紧张兮兮的小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她想到自己从地府来的,而面前这个是人间奶爸。

温王爸爸说过,不要吓到人类。

于是奶团子绞尽脑汁,尽量用不吓到人间奶爸的字眼表达自己的意思。

“爸爸,团团看到那个阿姨背负人命,爸爸周身清正,和那个阿姨应该不是一家人。”

傅云祁:“……”

所以团团和柏温胥一样,也有一双阴阳眼?

他不由想到了团团出现在自家庄园百年大槐树下的情景。

“团团,你是怎么从孤儿院到爸爸的家里来的?”

团团嘿嘿笑起来:“团团从电视上看到爸爸庄园里有一棵超级大槐树,团团最喜欢槐树了,就趁院长爷爷他们睡着了自己坐地铁找过来的。”

没有温界居民不喜欢槐树的!

如果有,那肯定不是正宗的温界居民!

傅云祁:“……”

真是个胆大的团团啊!

傅云祁捏捏奶团子肉呼呼的小脸颊,又宠又后怕。

“也不怕被人拐走!”

团团傲娇地挺了挺小胸膛:“拐走了也不怕,团团人缘特别好,很快就能找回来。”

游荡在人间的温界居民不少,而且现在是七月,温界居民更多了。

真要被拐走了,随随便便就能让那些居民将她送回来。

傅云祁嘴角抽了抽,看把小家伙能耐的!

想着团团也有一双阴阳眼的事,傅云祁皱了皱眉。

他将团团抱紧一些,压低声音嘱咐她。

“团团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除开爸爸和温胥哥哥,别人都不能说,知道吗?”

团团虽然不明白,但还是非常乖巧地点头。

“爸爸,团团知道了。”

傅云祁亲了亲她额头,余光看向墙壁,想着病房里的妻子……

不!

那个人应该不是他妻子张宁,而是“车祸当场身亡的”小姨子张晶。

真正车祸当场身亡的才是妻子张宁。

傅云祁眸色沉下去,抱着团团出了休息室,正好柏温胥从病房出来。

“傅叔叔,张阿姨确实有点儿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