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月凌陆孤珏 王妃又开挂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1-05-03 15:10:34 主角:苏月凌陆孤珏 作者:槿染汐
王妃又开挂了 连载中

王妃又开挂了

作者:槿染汐 主角:苏月凌陆孤珏

苏月凌陆孤珏 王妃又开挂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王妃又开挂了》小说介绍

苏月凌陆孤珏是小说名字叫《王妃又开挂了》的主角,它的作者是槿染汐,小说主要的讲的是:大婚之日遭遇不测,苏月凌九死一生才赶到新婚礼殿,却看到自己的新郎跟别人拜堂。“本宫喜欢的本就是苏婉儿,让她替你是本宫的意思!苏月凌,你这样轻贱,怎么会有好男儿要,若是跪下来求本王,还能给你个侧妃的位置。”原以为她会苦苦哀求,谁知她竟潇洒的摘了凤冠霞帔,还说要退婚,一定是疯了!就在众人准备看她笑话时时,权倾天下的摄政王突然到场,一脸宠溺的看着她:“谁说她没人要?”......苏月凌原来是个又傻又自卑的,一直卑微的讨好继母渣妹,却换来被谋财害命的下场。现在的苏月凌,是魂穿过来天才神医!医术妙手回春,经商出神入化,权术兵法样样精通,一路开挂,成为京城人人追捧的对象。...

《王妃又开挂了》小说试读

第12章

可见她的怒气不比太后小。

“婢妾知错,即便误了拜堂的时辰,婢妾也不该替姐姐拜堂,惹得姐姐恼怒。”

苏婉儿最先开口道,一边说,一边装出一副惶恐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心生怜惜。

“此事不能怪婉儿,是儿臣坚持让婉儿拜堂的,若说有错,那也是儿臣的错。”

太子皱了下眉头,忙维护起苏婉儿来。

苏月凌用膝盖想都知道,在她来之前,陆君彦和苏婉儿一定在皇后面前颠倒过一通是非,想来陆君彦和苏婉儿已经将这悔婚的锅,全都推到了她的头上。

果然,就听皇后说道:“苏大小姐误了拜堂的时辰,由你的妹妹代你拜堂的,这原不过是件小事。你为何不依不饶,竟还要退婚?”

皇后本就讨厌苏月凌,觉得她只是一个草包,让太子娶她也不过是为了她背后将军府的势力。谁知道她差点悔了这一桩婚事,好在让苏婉儿留下来了。

苏婉儿虽是个庶出,但也是将军的女儿,听说比苏月凌还得宠,总算没有让太子因此失了将军府背后的兵权。

饶是如此,皇后仍咽不下这口气,她一个大臣的女儿,竟敢退掉太子的婚事,据说退婚当日,还令太子十分难堪,这口气,她自然要替自己儿子出了。

“皇后娘娘可知臣女为何会误了时辰?”

苏月凌冷笑了一声:“苏婉儿买通杀手意欲杀害臣女,好取而代之,臣女自然不能准时出现在婚礼上,甚至有命活着回来都是万幸了。”

“姐姐,话可不能乱说,我何时买通人杀你了?”

“明明是你新婚前一日还出去厮混,一夜未归,才误了成婚的时辰。”

苏婉儿明显慌了一瞬,不过她的反应很快,迅速调整好情绪,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含着泪说道。

苏月凌看到她那副含着眼泪,微微垂着头,可怜楚楚的样子,不禁暗自叹了一声,觉得她生错了年代。

若是出生在现代,她一定是影后级别的人物,看着还真是我见犹怜。

而且她的词用的可是特别到位,厮混、一夜未归,放在一个古代女子的身上,任谁都会觉得她不检点。

再加上原主名声本来就不好,就更加容易让人相信了。

果然,陆君彦听了她的话之后,立刻瞪了苏月凌一眼:“是本宫让婉儿拜堂的,你若是有怨冲着本宫来,何必如此诽谤婉儿?”

“我说的都是事实,苏婉儿,你可认得这对镯子?”

苏月凌嗤笑一声,从荷包中拿出了那对镯,晃了两下问。

苏婉儿的瞳孔不禁紧缩了一下,随后诧异的说:“婉儿在闺中时的确有过这样一对镯子,只可惜后来遗失了,不曾想被姐姐捡到了。”

“遗失?那你倒是解释解释,你一个不出闺阁的大小姐,丢手镯怎么丢到杀手手里去了。”苏月凌冷笑,她一早便知晓苏婉儿会这般说。

“妹妹当真是不知道......入太子府前才发觉镯子丢了,当时事情太多,便忘了找,婉儿不是故意的。”

听了她的话之后,苏婉儿的眼泪便落了下来,一副惊恐的样子。

“你不承认也无妨。那几个劫匪都见过你身边的嬷嬷,只需让他们指认一下便可,如今他们都在京兆府的牢里。”

苏月凌自然不会让那几个劫匪跑了,因此在离开之后,便报了官,让京兆府尹先将他们收监了。

“够了!婉儿天性纯良,哪里容你这般污蔑她!亏她处处为你着想,本宫让她拜堂时,她也是再三推诿,你如今做错了事,还想赖在她身上,真真是蛇蝎心肠!”

“太子说这么多,是怕查出什么来吗?”苏月凌才懒得管陆君彦怎么想,直接质问道。

“你有没有被刺杀都无从证明,不过是一对镯子,何况劫匪也是可以找人伪装的,不是吗!”陆君彦道。

“是不是她做的,京兆府尹自有决断,就算你是当今太子,也无权干涉断案吧!”

“你!”陆君彦怒,抬手便要朝苏月凌这边打过来。

皇后见此,眉头一皱,怒道:“够了!在本宫的寝殿如此喧哗,成什么体统!”

皇后大袖一拂,坐回了座位:“本宫也累了,既然苏大小姐证明不了苏婉儿买凶,那便是你有错在先。罚三十大板,其他人,罚禁足三天。”

皇后冷哼了一声,一挥手,她身边的两名嬷嬷立刻朝着苏月凌走了过去。

“皇后就算偏袒太子,也不需要做的这么明显吧?”皇后明显是不想查下去,怕连累到太子。

罚她三十大板,明显是想把错推到她身上,草草了事。

而苏婉儿和陆君彦不过是禁足三天,这惩罚跟没有罚有什么区别。

“放肆!抗旨不尊,竟还在皇后娘娘面前大放厥词,把她嘴堵上!”

走过来的嬷嬷,冷哼了一声,冲身边的宫女说道。

以苏月凌的身手,对付这几个宫女绰绰有余,但原主不会武功,她若贸然动手,只会给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

“皇嫂何必动这么大的气?”

她正思索时,就听一个低沉的男声从殿外传来,紧接着就见一个俊朗的有些妖异的男子走进来。

一身紫袍,头戴紫金冠,乌黑的长发自然垂落,微微抬起头,扫向众人时眼中透出几分淡漠。

“摄政王,你来做什么?”

“瞧着皇嫂这热闹,便过来瞧瞧,顺便替太后带句话。”

陆孤珏无视了给他请安的太子和苏婉儿,瞥了苏月凌一眼,笑道:“本王一早便觉得这套首饰你戴着合适,果然不错。”

皇后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头,陆孤珏这般做,分明是无视她,因此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太后叫你带什么话?”

她虽贵为皇后,但陆孤珏手握兵权,又一手扶持了首富高家。

便是皇上都要忌惮他几分,何况是皇后,因此她只得对陆孤珏尽量客气一些。

“太后说,退婚一事,她不追究了。”

说完,他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冷眼看了旁边的嬷嬷一眼。

原本嚣张的要堵住苏月凌嘴的嬷嬷,忙吓得低下头,慌乱的退到角落去了。

“太后真这么说了?”

皇后气的抽了口冷气,寒着脸道。

“当然,这婚事本就是太后定下的,既然太后都不追究了,皇嫂又何必较这个真?”

陆孤珏抬头,看了皇后一眼,后面的几个字咬的极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