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梦回的眼泪》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楚艺贺承昀小说阅读

2021-05-04 15:31:32 主角:楚艺贺承昀 作者:优浅
午夜梦回的眼泪 已完结

午夜梦回的眼泪

作者:优浅 主角:楚艺贺承昀

《午夜梦回的眼泪》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楚艺贺承昀小说阅读

《午夜梦回的眼泪》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楚艺贺承昀的小说叫《午夜梦回的眼泪》,它的作者是优浅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嫁给贺承昀之前他承诺过:“楚艺,除了爱情,我什么都能给你。”婚后他做到了。...

《午夜梦回的眼泪》小说试读

秦衍,他身上依旧带着当年干净清新的味道,有一秒钟的贪婪我狠狠地吮吸了一口。

彼时我们才念大一,秦衍是高我一届的师兄。

初见是在学校的大礼堂,那天是学生会招新决赛,我拿着演讲稿在走廊反复呢喃演习。

太过专注忽略了从我身边走过学子们的窃窃私语和低声暗笑。

就连恰好路过的秦衍利索脱下外套绕在我的腰间都还未反应过来,我出了洋相。

“同学,你裤子脏了。”

这是秦衍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阳光正好洒在他微蹙的眉宇间,回过神的我脸颊刷的就红了!

“谢谢,那个……我去一下超市。你叫什么名字,衣服我晚点洗干净还你。”

“秦衍,工商管理系1班。”

后来我洗干净衣服,托闺蜜沈如语打听了很多关于秦衍的八卦。

他品学兼优、颜值高头脑聪明又上进、高中时代就拥有了一小撮铁忠的迷妹。

就连在善于形成小交际圈的大学里,他都是闪闪发光的存在。

爱是个很玄的东西,我没办法精准解释是从什么开始对秦衍动心的,但我清楚的是哪怕到今时今日……我都没有忘记过他。

可惜,我的丈夫是贺承昀。

“楚艺,你瘦了。”秦衍收紧了怀抱,我的眼眶就红了。

“秦衍,这是贺家。”

“我不在乎。”

我推开秦衍故作冷淡的说道:“我在乎,我结婚了。”

“楚艺。”

“请叫我贺太太。”

刻意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秦衍,既然当初为了似锦前程与我断然诀别,为什么要回来呢?

这顿饭我吃的索然无味,贺家亲戚与秦衍觥筹交错谈着合作事宜。

婆婆白柔全程恨不得用透视眼将我剥落到一丝不挂,探了又探我对秦衍还有没有爱意。

一边为了利益与秦衍合作,一边又怕我红杏出墙,这种气氛让我恶心。

表情木讷的强撑到散局,公婆起身送走秦衍,不给他们盘问的机会我拿起手包就迈出大门。

“瞧瞧……贺承昀你都把她惯成什么样子了!”

婆婆的不满我已无暇应对,秦衍的出现彻底扰乱了我封闭已久的心扉。

贺承昀开车回景园的路上,我没忍住发作,“真不愧是贺总啊,安排我弟弟做副总的位置,是为了方便和秦衍推进合作进度吧。”

除了我,秦衍以前最疼的就是我弟弟,总念叨楚涵天资聪颖就是要打磨培养。

“楚艺,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骨气?要靠小舅子博取与秦衍的合作?”贺承昀猝然加速,我的脊背打在靠椅上吃痛的闷哼。

“你有病吧?”我话音刚落,贺承昀将方向盘打到底,刹车到空旷的路边。

苍劲有力的手捏住我的下颚,贺承昀恨铁不成钢的问道:“你就这么贱?当年秦衍在家族利益和你之间,抛弃的是你。”

“秦衍和你不一样,他是私生子,他没有妈妈。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不出国他连秦家的门都进不了,更不要说今日的成就。”

啪!啪!啪!

贺承昀松开的手不停的鼓掌,轻蔑的嘲弄,“真感人,秦衍就该给你颁个奖,最佳前女友。”

“过奖了,比起贺总的情人们,我是多了几分真心。”

“你特么……”

贺承昀被我气到爆炸,咬牙切齿的警告,如果我敢给他带绿帽子,大家都别想好过。

“放心吧,我不会做伤害秦衍的事情。这种感情你贺承昀永远都不……唔……”

我的言语淹没在贺承昀暴吻里,他的手触上背后的衣扣,我的心刹那间一凉……

结婚三年,贺承昀没有碰过我,连亲吻都没有。

我们之间最亲密的一次接触,是去年贺国宁的生日宴过后,那晚贺承昀喝了很多酒,应酬到凌晨才回家。

他坐在地板上点燃一支烟孤独的像个流浪者,我拿了睡衣和手机准备去客房。

贺承昀用略微嘶哑的嗓音说:“楚艺,你别走。你抱抱我。”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贺承昀,在我的记忆中他流血的次数比低头的次数要多。

“如果你发现最亲昵的人,藏了一个弥天大谎,你会不会戳破?”贺承昀像是再问我,又像是在问自己。

席地而坐我抱了抱贺承昀,给不了回应也说不出安慰的话语。

我们的婚姻,不就是一个谎言?

我陪他抽了一支烟,烟味呛到了我的喉咙里,伴随着剧烈的咳嗽眼泪溢出。

贺承昀摁灭了我的烟,将我拦腰一抱放在床上,他安静的睡在我旁边。

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却成了我们婚后最亲密的一晚。

此刻我被贺承昀压在身下,他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不似那晚一般呛人,却让我不由自主想要逃。

是暴烈、漫长、充斥着占有意味,贺承昀恨不得抽走我身体里的每一寸氧气。

我推不开索性就咬下去,血腥的味道蔓延开来。

我分明看到贺承昀因为吃痛而蹙眉,可他的吻却没有停止。

难道他失了智……

不!

我虽然不是贞洁烈女,可第一次心心念念给的人只有秦衍!

与贺承昀的婚姻不过为了商业利益,他有别的女人,轮不到我。

就在我集中力量准备奋力还击的前一秒,贺承昀终于松开了我。

像得救的溺水者我贪婪的汲取氧气。

贺承昀踩下油门、目不斜视的朝景园风驰电掣。

我从包里拿出纸巾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的擦拭嘴唇,嘴唇上娇嫩的皮层渐渐脱落,唇角显现出红肿。

我执拗的不肯停手。

车子安全停在景园,贺承昀把我的手腕摁住,“你够了!”

“放开我。”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跟我撇清关系?”

“是的,脏。要不是为了鼎盛为了楚家,你明天拟离婚协议,我立刻签字。”

“嫁给我,你穿的是当季流行的奢侈品、吃的是私人保姆做的菜肴汤羹。楚家的每一个亲戚都被妥善安排对待,楚艺……你良心被狗吃了。”贺承昀解开安全带嘭的关上车门。

我看着车上乱七八糟印着唇印的纸巾心烦意乱,正要打开车门却被贺承昀抢先一步。

他脱下外套披在我肩上,沉着脸说道:“把眼泪擦擦,回去睡觉。”

不等我回应,贺承昀把我拦腰一抱,不论我如何挣扎他气宇轩昂、目不斜视,直到将我放在柔软的床上才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论是在景园还是贺家我们的卧室都是分开的,贺家长辈也默认了商业联姻的关系。

除了婆婆白柔不时嘲讽我几句,当了媳妇还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就等于被上了以后还不下蛋的母鸡。

泡了个澡我给楚涵发短息:明天去鼎盛报道,营销部副总。

凌晨四点多才收到回复:姐,我喝多了,在外面高兴呢!明儿再说吧!

事实证明楚涵根本不靠谱!

翌日别说准时出现在鼎盛,就连手机都关机了,跟我玩起了失踪游戏。

例会前的十分钟贺承昀找我要人,“楚涵呢?你不要告诉我,他彻夜狂欢然后失联。”

“手机关机了,找不到人。能不能……改天?”我鼓起勇气向贺承昀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