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王妃逃婚四次了》江月白苏恒全文在线试读

2022-06-23 11:24:24 主角:江月白苏恒 作者:赢素
王爷,王妃逃婚四次了 连载中

王爷,王妃逃婚四次了

作者:赢素 主角:江月白苏恒

《王爷,王妃逃婚四次了》江月白苏恒全文在线试读

《王爷,王妃逃婚四次了》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江月白苏恒的书名叫《王爷,王妃逃婚四次了》,本小说的作者是赢素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明国南境的一处官道上,一支送亲队伍正在缓缓前行。不同于其他队伍的欢天喜地,热闹非凡,这支队伍人人面沉如水,噤若寒蝉,除了脚步和搬动东西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一个身形微胖的喜婆小声的:“听说北阳王性情乖戾残暴,咱们这安宁郡主嫁过去怕是要吃尽苦头了。”...

《王爷,王妃逃婚四次了》小说试读

苏恒转身离开时,她不舍的挥了挥手。

因为只看到背影,江月白没看见对方眼眸中一闪而逝的困惑。

安宁郡主是这样的性格吗?

大概真的是因为赶路太累的缘故,把人送走之后,江月白又开始犯困了。她打了个呵欠,关上房门,终于能好好睡觉了。

“……”

第二天一早,江月白就被小红从床上挖起来,说今天要进宫,非得盛装打扮一番。

她顶着睡眼任人折腾了足足半个时辰,等妆扮好了,又得赶紧去前厅和苏恒会和。

“那边的花草该修剪了。”

路过花园的时候,江月白突然听到这么一个声音。她下意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玲珑有致,明眸皓齿的大美人在一处花坛前教训下人。

好漂亮的姐姐!

那点朱的唇,那胜雪肌肤,尤其斜飞入鬓发的眉毛,针一样戳人的心。

江月白不由自主的走过去。

“奴婢青竹拜见王妃。”美人在身边人的提醒下,注意到她的到来,欠身行了个礼。却不想,江月白竟然直接握住她的手,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姐姐用的什么牌子的化妆品,能不能给我分享一下?不求太多,能有姐姐一半的美貌就成。”

场间的氛围诡异的静默了。

小红站在一边,默默捂住自己的脸,小姐,您这真的不是嘲讽吗?

江月白堂堂一个郡主,打小被王府娇养着,那相貌自然不会太差。当她跟青竹站在一起的时候,甚至更胜一筹。

所以青竹一开始没明白她为何这么说:“王妃莫要开玩笑了,您沉鱼落雁姿容,奴婢怎么敢比。”

“不,我是认真的。”

说着,江月白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掌,好软,好光滑,摸起来手感贼好。此时此刻她就差在脸上**挚二字了。

饶是严肃如青竹,也被她这副模样逗笑了:“那奴婢就谢过王妃夸赞了。”

江月白的眼睛闪闪发光,本来就生的好看,这么一笑,变得更加迷人了。唉,可惜她不是男儿身,不然定要娶小姐姐为妻!

“咳咳,王妃您该出发了,别耽误了时辰。”小红适时的提醒。

想到今天的任务,江月白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你等我回来。”

青竹从善如流:“奴婢遵命。”

北阳王府前厅。

苏恒端坐在位置上,面露不悦:“怎么还没来?”

今天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由着江月白不守规矩落了自己脸面。

管事连忙禀报道:“回王爷,已经派人去催了。”苏恒的指尖轻叩在桌面上,神情若有所思。

又过了一会儿,江月白终于到了。

“走吧。”

没等她行礼,苏恒就阔步往外走,江月白不得不小跑追上去。

此时此刻,马车已经停在门口。

等两人上车后,便朝皇宫出发。

“王爷和王妃可算到了,皇后娘娘正等着呢。”刚一抵达皇宫,便有一位嬷嬷笑着迎上前来。

这位便是凤栖宫的掌事嬷嬷,姓钱,奉皇后之命等候在此处。接到人,她便领着苏恒和江月白走入了皇宫之中。

一路上,江月白的眼睛都快要挪不开了,这皇宫好气派。

宏伟的殿堂一座接着一座,宫廊两侧更有无数亭台楼阁。

置身其中,宛若穿行仙境。

江月白啧啧称奇之时,凤栖宫到了。一走进大堂,就看到一位保养得宜的美艳妇人坐在主位上。她身穿华贵宫装,更带着许多首饰,贵气逼人。

“儿臣拜见母后。”

见身侧的苏恒行礼,江月白欠了欠身。

皇后却没有乍一看那么难相处,面露笑意道:“在本宫面前不必拘礼,都起来吧。”

两人刚起身,便有嬷嬷将茶水端过来。

江月白按照小红先前的叮嘱,给皇后敬了一杯茶。皇后笑着点点头,一副十分满意的样子,着人送上一个锦盒。

“这便是本宫的见面礼了,月白不妨打开看看。”

皇后送的礼物,肯定很贵重吧!

江月白眼睛微微一亮,缓缓打开锦盒。只见里头铺着一层金色的软布,上头摆着一整套首饰,有手镯,更有项链,耳环一类,都是成对的。上头有金丝和各种宝石,一看便知道价格昂贵,江月白也因此开始心花怒放。

这套首饰要是拿到现代去拍卖,得值多少钱啊。

她心情极好的朝皇后谢道:“多谢母后的礼物。”

皇后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你喜欢就好。往后啊,你与恒儿好好过日子,本宫就指望你们俩给本宫添个孙儿了。”

江月白故作羞涩的点了点头。

随即,皇后的目光看向苏恒。

昨日北阳王府大婚,她自然派了人去府中盯着,洞房花烛夜苏恒没睡在新房这事,也是一早就知道了!现在再一看苏恒冷淡的态度,皇后气不打一处来:“恒儿,本宫听人说你昨夜冷落了月白,自己回房间休息去了?”

面对皇后质问,苏恒十分平静,坦然道:“是。”

“你简直——”

皇后正要训斥一番,却感觉袖子被人轻扯住了,她一转头,就看见江月白面露羞涩道:“还请母后别怪罪王爷,王爷昨夜是体谅妾身舟车劳顿,让妾身好好休息的。”

皇后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诧异,自己生的儿子,她心里有数。

苏恒会体谅人根本就是见鬼!

他就是不满这桩婚事躲出去的,偏偏新儿媳还信了他的话,还帮他说情……感动,这么善解人意的姑娘打哪儿找去?

皇后一脸欣赏道;“你倒是大度,这种性格很不错。”

江月白一脸谦虚的笑了笑,暗中朝苏恒眨了眨眼睛。

这你不得感谢我一下的?

按照惯例,给皇后敬茶以后还得在凤栖宫留饭。

皇后笑眯眯的拉着江月白的手,问她爱吃什么。

江月白也不客气,一连报出数道自己爱吃的菜,全是肉菜!直把皇后笑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说:“能吃是福,本宫这就让厨房去准备。对了,月白今日第一次进宫,应该不了解这边吧,本宫让钱嬷嬷带你四处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