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连载中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

作者:河灯 主角:余巷老鼠祥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小说精彩阅读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最新章节列表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是河灯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余巷老鼠祥,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一名水管工,阴差阳错之下接触到了一个神秘阴暗的淘金职业!他们隐藏于喧嚣的闹市之中,在物欲横流的世界,他们染脏了双脚,忍着鼻孔飘来的恶臭,双手伸入了满是污秽的浑水之中,捞出来一串串金银珠宝.........

《我在下水道淘金的那几年》小说试读

第18章交易

这间密闭的房屋里不透气,到处都弥漫着血腥的气味,隐隐约约的可以听见深处传来一个女人的低声抽泣,以及道歉:

“孩子,不要怪娘,是你爹不肯要你,你有什么怨恨,就去找他......”

因为屋内有一些蜡烛的光点燃着,所以很快我就找到了这个躺在一张木板床上,抽泣的虚弱女人。

在这个女人的双腿间,赫然摆放着一只摩擦发亮的铜盆,里面除了血水以外,还有一只成形的婴胎漂浮在那里。

要说女人也是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了我进来,见我是一个不明身份的家伙,顿时无比防备的露出了警惕神情。

她发出了尖锐的呵斥声:“你是什么人!”

当看到这个女人的容貌是,我顿时要多震惊有多震惊,因为这个女人自己见过!

白天时,跟我在吉尼斯娱乐城的麻将房里打麻将的,共有三个富态的女人,一个是陈芳,另一个是国字脸的女人,还有一位就是现在眼前的这个,讲话声音特别尖锐的女人。

我张大了嘴巴,有些惊讶了起来。

尖锐声的女人似乎有些近视,此时眯着眼睛才勉强看清楚我的样子,也是异常的震惊:“怎么会是你......”

我特么也在想,怎么会是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先是去找到了阿芳,现在又来找到我!你你你,你有什么事你就直说,你是不是冲着我们几个姐妹来的!”

尖锐声的女人有些激动,眼睛都红了,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我心想我还真的不是什么特殊人士,一切不过真的是赶巧了。

谁能想到,白天里看似一脸贵妇模样的女人,跟他人乐呵呵的打着麻将,晚上就跑到了这种偏僻的阴暗角落,打掉腹中的胎儿?

我嘶了一声,指了指铜盆,解释道:“不好意思,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但是你放心,我不会传出去的,顺便,我想从你手里,购走那只死婴......”

“什么?你要购走我的孩子?”尖锐声的女人很震惊,紧接着就压低了声音,询问:“你肯给多少钱?”

事先说好的是五月份死婴,价值三千块!

所以,我也不隐瞒,直接实话实说。

原以为她一个富婆,看不上这点小钱,可谁料到,自己话音刚落,她居然立马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给钱!现在你就可以把孩子带走!”

我有些懵。

但自己毕竟是来办事的,于是也顾不得其他了,上去把准备好的三千块现金一交,然后端起了那只铜盆。

尖锐声的女人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记住了,今晚看见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

她没接着说。

我眼巴巴的点了下头,回应:“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走吧。”尖锐声的女人开始捧着那三千块低头数了起来,一边数,还一边吹着口哨:“咯咯咯咯——”

端着铜盆走出了屋子外,我还是有些头皮发麻的,没想到一个母亲居然可以这么残忍,孩子说不要就不要,而且事后还美滋滋的数钱......

白发老太,中年理发师,胖子,门外的这三人看我走出来以后,都不由得目光齐刷刷的注视了过来。

胖子一眼就瞧到了我手里端着的血水和尸婴,顿时立刻作呕似的撇过头去,朝着地面干呕了起来。

白发老太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你虽然说服了孩子的娘亲,但是还没有结束,接下来的七七四十九日,你就要去说服这个孩子。”

我硬着头皮点头答应了下来:“我会尽力的。”

中年理发师突然无比严肃的说了一句:“不能尽力,要不留余地的使出你全身精力,否则的话,婴灵缠身,祸事不断,无论起始为何,最后只会害人害己!”

“请问,我就这样直接端着走吗?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我装一下?”我看了一眼铜盆里的玩意儿,脊背阵阵发凉。

天上的雨丝飘落在头顶上,更是阴森森的......

白发老太慢慢吞吞的走进了一间隔房里,然后取出来了一只小麻袋,一边朝着我这边走来,一边嘴里念念叨叨着:“菩萨娘娘,保佑平安,菩萨娘娘,保佑平安......”

她缓缓走到了我的面前,打开了那只小麻袋的口子,然后伸入一只手到血水里,捞起那只胎儿便扔入了进去。

勒紧了袋口,白发老太将麻袋递到了我的面前,眯着的眼睛缓缓打开一条缝隙,透露出来一丝丝精光:“万万不可作孽,万万不可作孽......”

她说话总是喜欢重复,好像生怕我听不清楚一般。

“阿婆您放心,这些规矩我懂。”我对着白发老太,认真点了点头,随即伸出手去把麻袋接了过来。

接过手上的时候,感觉有些沉甸甸的,可明明是一只刚成形的胎儿,不到一斤重,怎么会这么沉呢?

白发老太突然露出了嘎巴嘎巴的笑容:“是不是感觉很沉?这就代表它的怨气很重。你考虑清楚了吗?”

“考虑......清楚了。”

一想到自己如今面临的困境,如果不找一只婴灵来守护自己,可能会遭到郑涛的报复,导致死亡......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心咯噔咯噔的接受了这一切。

“快走啦快走啦。”胖子跑过来,拽着我就走,似乎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

我对着白发老太和中年人点了点头,然后跟随胖子迈步离开了原地。

在我们刚出到门口时,白发老太突然说了一句:“还没给钱呢......”

我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本想回应一句“钱给那个女人了”,但是胖子突然哀嚎了一声:“雨下得更大了!快跑!”

他说着,便拎着自己,朝弄堂外边冲了出去。

一个多小时后。

我与胖子在一个交叉路口分别,各回各家。

按照陈枫给的说法,要是不想牵连胖子,自己就得一个人回家睡觉。

到时候郑涛只会找自己的麻烦,而且,即使它的阴灵找上门来了,我也无须害怕,因为婴灵会守护我的。

当然了,婴灵不会无缘无故的守护我,需要我按照陈枫说的方法去做。

第一点。

我需要为尸婴洗澡。

第二点。

我要烧香祭拜尸婴,并且念诵一段口诀......

第三点。

晚上抱着尸婴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