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极夏小苏 夏极皇子看了两年佛经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1-04-07 10:39:10 主角:夏极夏小苏 作者:剪水II
夏极皇子看了两年佛经 已完结

夏极皇子看了两年佛经

作者:剪水II 主角:夏极夏小苏

夏极夏小苏 夏极皇子看了两年佛经完结版在线阅读

《夏极皇子看了两年佛经》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夏极皇子看了两年佛经》是剪水II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主角夏极夏小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周王都,天阙城。城西的神女阁里,三层栏杆凭栏处,是一个醉醺醺的少年趴着,少年名为夏极。他口中念念有词:“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夏极皇子看了两年佛经》小说试读

牛毛针,细蝗石,飞旋轮,都是普普通通的暗器。

但这些普通的暗器却糅杂着危险,杀机与死亡。

六名面容藏在斗笠下的高手,显然都很是不凡。

真正的强者,未必会太过苛求精妙的暗器,而是会注重自己的暗器手法。

飞花摘叶,也可杀死捧着暴雨梨花针的人。

所以,这些高手,反倒是带着些普通的暗器。

不过这些暗器却是轨迹各异。

或是半道骤然加速。

或是石后藏针。

或是半空转弯绕后。

或是九针一线连珠。

或是漫天花雨,但却如被长桥上那渔夫吸引,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射去。

或是化作一道极重,极快,极强的光芒。

不同的轨迹。

不同的手法。

雷暴堂大堂主雷静云饶有兴趣地看着。

长龙般的拱桥上,夏极抓起了鱼竿。

鱼竿是韧性十足的蜡木所制作。

他轻声自喃着:“也罢,既然你们觉得我是密宗的大和尚,那我就用密宗的武功来对付你们吧,我记得应该还会两门才是。”

他生出了一分调皮的心理。

手掌猛然前突,一副礼敬金佛的模样,而白蜡木的木杆就在他手背上。

旋即。

他的手掌开始舞动。

舞动速度就如同定格一般,在空间里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飘飘渺渺,让人无法跟上那玄妙。

五指如同沾花拂柳。

刹那间,鱼竿直接舞动起来,化作了一个银盘。

九阳真气灌入了这蜡木,使得蜡木在坚韧之余又变得无比坚硬。

叮叮叮!

叮叮!!

无数细密的金属碰撞声,连绵不绝,此起彼伏。

叮叮叮叮叮!

越来越多的碰撞声。

赤罗汉愣了愣...

他不敢置信道:“这...这是我密宗的绝学,不动桩。据说练到高层,只要气力不尽,就可以在箭雨里行走...这...这果然是我密宗的前辈吗?”

雷静云默默看着,忽然道:“继续,减少每次暗器使用数量,耗尽他的力量,等他缓下来,再加强攻击!”

每个高手都不会无限制的带暗器,所以是要考虑到存量的。

她的决策显然很正确。

暗器开始以一种不会停、可是却不会很多的方式保持射击。

夏极单手转着鱼竿。

听着雨声,还有不绝于耳,却并不嘈杂的叮叮声。

他甚至还有时间去看一眼湖里绽开的涟漪,与跳出水面的野鱼。

也许是觉得累了。

他甚至走到了云烟桥的木栏杆前,右手转着鱼竿,左手却扶着栏杆,欣赏着秋日雨景。

众高手:...

雷静云:...

又射了一会。

这简直跟玩耍嬉闹一样。

就算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位前辈的内力是不会被耗尽的。

他们的暗器再多几倍,都不会耗尽。

雷静云忽然侧头看向赤罗汉。

赤罗汉多精悍强壮的一个僧人,此时双手抓着光头,一副被秀到全身发毛的模样。

自家武功自己最清楚。

不动桩这种又鸡肋又难练的功法,怎么可能有人练到这种境界??

谁会闲的无聊去练这种几乎无处使用的绝学??

可是眼前这一幕,却是真的,这不是梦。

赤罗汉,迷茫了。

但看向那长桥上孤影,似乎又找回了什么,双目灼灼起来,充满了一种看向偶像的感觉。

自家竟然有这种高手。

是哪位师叔祖吗?

他双目放光,死死盯着那男人。

他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拜倒。

“咳咳...”

雷静云觉得赤罗汉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于是咳嗽了两声,问:“他是你们密宗的哪位大前辈?”

赤罗汉双目射出精光,啧啧道:“雷堂主,看到没有,我密宗的功法厉害吧?”

雷静云:...

“赤罗汉,别忘了我们现在在做什么!”

那强壮僧人身子一颤,双目这才恢复了平静,他略微想了想,脑海里不少身影闪过,可就是没有与桥上那孤影重叠的前辈,于是他摇摇头:“雷堂主,我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我都直接叫出这位大前辈的名字了。”

雷静云又问:“你们密宗可是得王阁老扶持起来的,就算是那几座老殿的休憩,都是王阁老出的钱,别忘了本。”

她看着桥头那身影,皱了皱秀气的眉头,同时咬着牙。

“该死,他竟然还在喂鱼!”

雷静云目光闪烁,她等不了了。

于是长袖一挥,露出暗金榴花的衣袍,左手压了压斗笠,右手抬了抬,再落下时,一把漆黑怪异的暗器已经无声无息地落入了手中。

雷静云扬声道:“加大攻击频率。”

一声令下。

那六名暗器高手的射速又提升了不少,他们心里也憋了一股气。

而小个子的雷堂主被暗器和雨掩护着,快速迈出,向着桥边走去。

夏极听到脚步声,微微抬头看了眼走来的女人。

两人之间距离迅速拉近。

约莫百米时,雷静云骤然挥袖,雪白的皓腕从暗金榴花袖口里伸出。

夏极眉头跳了跳,一股危机感袭来,因为他看到了一把枪!!!

这世界还有枪?

雷静云的手指已经按向了扳机。

百米开枪,几乎必中。

刹那之间,夏极手中鱼竿一顿。

诸般残影都消失了。

他手背一拨,掌心推出,鱼竿电射射出。

而雷静云扳机已经按下了。

嘭!!!

枪支直接爆炸了。

鱼竿的细尖死死插入了枪管中。

这火药没有能射出,而是在枪膛里炸开了。

“哎哟!!”

小个子雷堂主痛呼一声,整个人往后急退。

她右手已经染满鲜血,也红了袖口。

但她忍住痛,双目执着地看着前方,似乎想看穿那渔夫的斗笠下究竟藏着一张什么样的面孔!!

她忽然扬声,声线杀伐,“诸位,既然他挡路了,那我们就开路!

你们都是王都的一方豪强,不愿在武道上屈居别人之下,现在,请合作吧,开辟这条血路,开辟新的盛世!”

她的话语非常具有煽动性。

而渔夫失去了武器,又抵挡了这么久的暗器,她就不信,这人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话音刚落。

早已按耐不住的武痴段水流,已经手握三把长刀,如雨燕低翔,激射而出!!

他冲到了桥头,顿了顿,猛然向前方丢出一把刀。

夏极一抬手,接住刀。

段水流大声道:“来吧,你我决一雌雄!!”

远处...

雷堂主呆住了。

剧痛加上“给敌人送武器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让她短暂地失去了理智。

她歇斯底里地大喊道:“段水流,你发什么神经!!???”

桥头的武痴摇摇头,淡淡道:“女人,你不懂武道。”

说着,他把斗笠一揭而下,露出一张如刀般锋利的脸庞,“既然被叫破了名字,藏着也没有意思了,大和尚,还要藏头露尾么?

对了,大和尚会用刀么?”

夏极只觉得有趣极了,勾勾手指,道了声:“略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