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妻捧着宠》小说大结局精彩试读 白星雅霍景霖小说全文

2022-08-05 16:08:49 主角:白星雅霍景霖 作者:白娴
小娇妻捧着宠 连载中

小娇妻捧着宠

作者:白娴 主角:白星雅霍景霖

《小娇妻捧着宠》小说大结局精彩试读 白星雅霍景霖小说全文

《小娇妻捧着宠》小说介绍

主角叫白星雅霍景霖的小说叫《小娇妻捧着宠》,它的作者是白娴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星雅只是想早点见到他,并没有想偷窥的念头,可见到他睡容的那一刻,心又沦陷了。...

《小娇妻捧着宠》小说试读

空气像结了冰,男人强大的冷气场压得白星雅快要窒息。

片刻。

霍景霖扯开了她嘴巴的封条,解开她手腕的绳索。

白星雅按住身上的军装坐起来,偷偷擦掉眼角的泪,低头道谢:“三哥,谢谢你。”

霍景霖没有听见似的,盯着白星雅的目光异常疏离,威严而低沉的声音命令下属:“把这些人押到军舰,通知海警来处理。”

星辰毕恭毕敬:“是。”

白星雅紧张得仰头,连忙穿上军外套,着急道:“三哥,我出海不是来玩的,我是来找你……”

霍景霖薄凉的唇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找我?”

“嗯,我去过你的军区营找过你,副官说你在公海执行任务,我联系不到你,所以出海找你。”

霍景霖突然靠近。

白星雅故作镇定,她对这个男人不太了解,心底还是很慌。

他越靠近,她越往后挪。

霍景霖深邃如冰,不带任何温度的喷出一句:“马上离开。”

白星雅摇头,不愿就这样离开。

“三哥,妈妈是被人陷害的,现在只有你才能救妈妈,她……”

话还没说完,霍景霖冷冷打断:“杀人就要受到惩罚,冤不冤由法律说了算。”

望着男人冷漠的眼神,白星雅的心里凉嗖嗖的。

他身不在家,但还是知道家里的情况,既然知道,为何不闻不问?

白星雅不屈不挠道,“求你帮我一次,念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

男人突然压身而来,吓得她往后倒,“啊……”

一声尖叫,她又躺倒在床,而霍景霖双手把她壁咚床上,禁锢在怀下,相隔的距离很近,近得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强烈的阳刚气息。

此刻,她心脏就像住了一只小脱兔,撞得心口发疼。脸蛋温热,羞涩而紧张,呼吸都乱了。

男人居危险的雄性气息强烈而压迫,他脸色阴黯,冷若冰霜地呢喃:“不要用亲情绑架,我说过今生不会再跟你白星雅有半点关系。”

“……”

白星雅轻轻咬了咬下唇,心里滴着血,痛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霍景霖头缓缓的往下压,吓得白星雅猛的闭上眼睛,脸蛋紧张得绷紧,把头歪到一边去。

男人的炙热的呼吸吹到她耳朵里,沙哑的嗓音邪魅而冷血,“如果你想跟我试试重口味的,我倒是乐意奉陪。”

“**……”这一句,白星雅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下一秒就后悔骂了他。

霍景霖的脸色没有变化,但锋利的眼神明显沉下来,望着白星雅好片刻,威严地命令:“押她回去。”

说完,男人直起身躯,转身离开。

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白星雅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不管这个男人多讨厌她,多厌恶她,她都要想办法救还在受牢狱之灾的母亲。

阿良走到白星雅身边:“星雅小姐,请跟我上军/艇。”

“三哥……”白星雅不理会阿良,快速追了出去。

长廊外,白星雅追上霍景霖,往他面前一站,挡租了他的去路。她微喘着气,坚定不移道:“你讨厌我没有关系,不帮我也可以,但你的后妈,你父亲的妻子,现在被冤枉杀人,你怎么可以不闻不问?你这个男人到底还有没有心?”

霍景霖望着白星雅倔强俏脸,露出一抹轻蔑的冷笑,不屑一顾地淡淡说出两字:“没有。”

白星雅一怔,心里隐隐作痛,平静地与他四目相对。

男人眼神冰冷透骨。

片刻,霍景霖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冷血般的口吻命令他身后的下属:“把这个女的押走,如果不配合就直接丢到公海喂鲨鱼。”

跟出来的下属也很是严肃应答:“是。”

白星雅缓缓苦涩一笑,笑得比哭还要难看,炙热的目光看着男人英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长廊里,眼眶湿润了,喉咙**辣的很是难受。

这个男人真狠。

到底讨厌她到了什么程度才如此狠心。

即便不愿意,她也没有办法跟(夕国)最高将军抗衡,她被带上另一艘军艇。

-

夜更深。

星辰璀璨,浩瀚的大海一片漆黑,无边无际,海风萧萧,军舰鸣笛声间断性响起。

白星雅躲在房间里锁上门,一步都不敢离开,对刚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这艘船都是当兵多年的男人。

久旱逢甘霖,虽然是正义军人,但她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被撕得破碎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房间里只有一套加大号军装,沐浴过后,白星雅就把白色衬衫当睡裙穿。

房间的灯昏黄,暖暖的很温馨。

白星雅心情异常沉重,她坐到床上,拿起那件深灰色军装,幽幽地捂到嘴边。

唇瓣碰到衣服上,鼻尖嗅到了阳刚的清冽气息,属于那个男人身上的香气,淡淡的很好闻。

心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手腕动脉跳得疼痛,她缓缓闭上眼睛,幻想着属于霍景霖的温暖拥抱。

被一个从小就暗恋的男人讨厌着,这是种无法形容的苦楚。

她依依不舍地叠好衣服,刚准备睡觉,就听到外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认真聆听,好像是霍景霖的声音。

白星雅很是惊讶,连忙跑过去拉开门。

当她走出门口那一刻,刚好看到长廊走过几名军装笔直的男人,其中一个背影极像霍景霖。

她激动地喊了一句:“三哥。”

其他男人转身,下一秒,所有人都愣住,目瞪口呆。

白星雅的目光一直凝视着霍景霖的背影,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表情,诺诺开口:“我想跟你谈谈,能不能给我十分钟?”

霍景霖背影僵直,站着一动不动。

白星雅紧张地往前挪一步,乞求的目光看着他,小心翼翼询问:“五分钟也可以,给我五分钟就好……”

霍景霖不理会,刚想迈步离开,突然听到几名下属用禁欲千年的沙哑嗓音呢喃:“好美。”

“腿好长……”

“好白……。”

霍景霖立刻转身,当看到白星雅的那一刻,他的脸像抹了屎一样,又黑又臭,难看到了极致,深邃冰冷,带着杀气腾腾般的愤怒。

一件白色军服衬衫穿在白星雅身上,变成了若隐若现的白色短裙,宽松,超短,性感撩人。

白星雅的身材样貌的确能算得上尤……物,特别是那双修长**的腿,会让男人直喷鼻血。

即便是正人君子,年轻气盛的军哥们看到这画面,只差没有喷鼻血了,眼睛闪着异样光芒,根本无法移开。

白星雅感觉到不一样的眼神,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可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霍景霖箭步冲来,一把扯住她的手臂,狠狠地拖入房间。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