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魂帝叶枫姚无恤by万涛全文免费阅读

2021-12-07 11:24:10 主角:叶枫姚无恤 作者:万涛
修罗魂帝 已完结

修罗魂帝

作者:万涛 主角:叶枫姚无恤

修罗魂帝叶枫姚无恤by万涛全文免费阅读

《修罗魂帝》小说介绍

主角叫叶枫姚无恤的书名叫《修罗魂帝》,它的作者是万涛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万千世界,万千修炼之道。一个遭受陷害,道体被夺的年轻天帝,被迫重生到全新世界。这一世,他将探索万千修行之道,灌注于一身。这一世,他要奴役万千强者,集聚各种特殊天赋于一体。这一世,他誓做那最强魂帝。...

《修罗魂帝》小说试读

第四章帝魂的强大

“死吧!”房间厅内,严执事目光狰狞的注视着叶枫,看着两张黑色符箓切开纱帘,而后向着叶枫切去。

 

他的食指中指竖在身前,保持着先前的结印姿势。

 

“小子纵然你再强,天赋再高,你也只是先天武道境界,面对这仙道手段,你要怎么抵抗!”他的嘴角弧度逐渐张大。

 

叶枫并不知道,这严执事,之所以受到金家,还有他那三哥重视,完全是他的身份,实力。

 

他是“落羽宗”的外门执事,虽然在宗门内,外门执事的地位,也就比普通的外门弟子高点,但问题是,那是仙门。

 

传说中能飞天遁地,长生久视的仙家地方。

 

里面出来的任何一人,不说身份地位,就只论起手段,那也至少堪比大陈的先天高手。

 

先前那“金盾符”自不用说,能够抵抗住叶枫两万斤巨力的拳头,防御自不多说,这是他最强的防御手法。

 

而这“刀线符”,就是他的最强攻击。

 

符箓的威力,不说肉体凡胎。就算是生铁都能切出豁口,而除了威力外,“刀线符”更夸张的还是他的速度。

 

如同箭矢的速度,再加上本身的灵活,即使是先天高手都能轻易击杀。

 

......

 

“小子,我会让你明白,再强的先天高手,面对我这仙道手段时,都如刍狗。”

 

“斩!”

 

房间内,伴随着严执事的一声怒吼,“刀线符”如同利刃般的顺利切割到叶枫脖颈。

 

在他一脸期待中,下一刻,“蹬蹬”,两声类似于铁块弹飞声音。

 

而随着弹飞声的,还有严执事眼中的呆滞。

 

“不可能!”他眼睁睁看着——叶枫脖颈处,两张符箓像是纸片般,直接弹飞。

 

而这时叶枫也像是反应过来,扫过了空中抛飞的两片符箓。

 

“这就是你的手段?”

 

叶枫嘴角微微勾起,扬起的面庞,露出个狰狞笑容。

 

一丝淡蓝色的烟雾环绕在他脖颈。

 

此时他能感觉到,脖子上一种轻微的滑动感,像是有人拿着纸片轻划了一下,有点感觉,可问题是这种攻击,不说切断他的脖子,即使是划疼他的皮肤都做不到。

 

而这也是他占用了一个普通孩子身体,就敢对这两人,尤其还是在朝堂上,连原身老子都要礼待的高手动手的真正原因。

 

他的帝魂魂力融入进血肉,虽然带给他的力量,速度。

 

但最强的还是魂力包裹在皮肤带来的防御力。

 

“不可能的,我的’刀线符‘......可是连凡铁都能切出刀痕的。”

 

严执事眼中依旧难以置信。

 

“你修炼了横练功夫?”

 

“不,绝不可能是横练,再强的横练,面对我的‘刀线符’,不可能皮肤上都没有划痕。“

 

严执事看着叶枫光洁的脖颈,额头一丝丝冷汗顺着脸颊滑下,他想也没想的想要开始后退。

 

不管这老家伙眼中的震惊,叶枫已经翻起被这符箓切断的帘布,迈步向他走来。

 

“逃得了吗?”叶枫脸上狰狞笑容更浓了。

 

眼见这老家伙的慌张,他不用多想,就知道这家伙的手段已经尽了。

 

而既然手段用尽,

 

看着远处严执事转身,叶枫渐渐脚步也开始加快,像是在做助跑。

 

而神魂空间又一束魂力顺着眉心,融入他的腿部。脚底一种轻盈感传来,叶枫脚步一踏,顿时脚面地板响起了一声木头的碎裂声,而伴随着脚底的巨大冲击力。

 

叶枫这一跨,如同子弹一般的直接腾空,直接飞射向那个倒推的长衫老人,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

 

此时严执事也刚刚转身,还没完全转头,似乎感觉到身后呼呼风声,他转头,就是呆滞的看着空中飞跃过来的叶枫。

 

“不可能!”他口中一声惊呼。

 

多年的战斗经验,已经让他的手臂保持起催动符箓的手势。顿时,叶枫身后两片“刀线符”再次向着脖颈再次切去。

 

“蹬蹬”,又是两声弹飞。

 

飞旋的黑色符箓瞬间像是被抛飞的铁片,被崩了开来。

 

而趁着这时间,叶枫已经对着他贴身过来,手臂不明显的肌肉鼓起,而后他对着老者就是狂攻了过去。

 

空气中传来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砸动声。

 

他的拳头像是击打沙包一样,轰击一张黄色符箓上。

 

这是严执事从袖子召唤的“金盾符”。

 

此时他还想后撤,只是叶枫拳头疯狂轰击着符箓冲击,带着符箓身体却不断前冲,逼近着距离。

 

他完全不管自己脑袋,心脏,眼睛,胯下,两片黑色的“刀线符”不断划过,传出的崩开声。

 

“小兄弟,你先停手,我们好好商量一番你我真没有什么矛盾,”

 

“小兄弟你若想要什么,钱财,宝物,修炼功法,都可以直说。”

 

严执事手中指挥着符箓攻击,看看眼前两片逐渐黯淡下的“刀线符”,还有根本没法拉开的距离,他的脸色已经涨红,开始对着叶枫求饶起来。

 

但叶枫不管不顾,只是不断出拳。

 

不管对原身,还是他来说,解决这家伙是他唯一渴望,

 

终于伴随叶枫的一拳,他面前的“金盾符”猛然一颤,本就摇摇晃晃的符箓顿时一颤,接着如同一块纸屑般被凿穿。

 

老人的脸色就是一变。

 

作为修士,不管是符箓本身的品质质量,还有体内控制符箓的灵气终是有限的,

 

现在随着符箓的破碎,严执事眼中惊恐闪过。“等等!我是‘落羽宗’的外门执事,我可以给你仙缘,仙缘啊!”

 

严执事伸手摆出防御姿势,想要说些什么。

 

但下一刻,叶枫的拳头砸落在他格挡的手臂上。

 

左拳,右拳......

 

如暴风骤雨般的拳头,砸在他手臂。

 

严执事不断后退,执事两者的力道实在相差太大,即使他能格挡住叶枫每一拳,但是伴着其中巨大的力量冲击。

 

这让他的手臂很快就从胸前的防御转变,直接变成环抱住胸口,被动挨打的局面。

 

叶枫眼也不抬,又是接连十数拳,冲击在他胸口。终于他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一下抛飞出去。

 

一切看起来缓慢,但只发生在数十个呼吸间。

 

老人重重掉落在地面,眼睛圆瞪着,低头看了眼自己低陷的胸口,两臂颤颤巍巍的想要抬起。

 

“嘎吱”一声清晰的骨裂声,瞬间,他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他断裂的手臂耷拉在无力塌陷的胸口。

 

叶枫继续一脚,严执事的胸口也是被踩陷的更深。

 

“你刚才说什么?”叶枫低垂着眼,冷漠注视着他。

 

他隐隐听到什么“仙缘”,似乎之前原身在朝堂上也听这家伙提起过,当时可是他那皇帝老子都显得激动。

 

“救......我......”,严执事眼睛圆瞪,胸口的呼吸道都被踩断,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他眼中带着哀求,本能的求生欲望依旧驱使着他求饶。

 

“算了!”他耐心听了两声,只是听不出个所以然,叶枫也不再听,脚尖就是用力一拧。

 

严执事的双眼便是一突,脑袋微微扬起,而后重重垂下,他眼底的神光缓缓消散,眼帘慢慢合上。

 

两人身后,风再次吹动着房檐上的铜铃发出清脆声音。

 

叶枫抬起脚,看着满胸血迹已经断气的老人。

 

胸口的块垒一下子如同烟云般消失,顿时他深深的舒了口气,感到一阵轻松。

 

而同时,叶枫也感觉脸上,肩上一阵暖洋洋的温暖感,他抬头看向天空。

 

正午的阳光正对着他的视线,他眯着眼,再看了看四周。

 

四面左右都是种着树木的石子小道,而透过正前方的石道,隐隐可以看到远处一片布满荷叶的荷塘。

 

而叶枫此时方位,距离房门不远,只有不到十多米距离。

 

“真是舒爽啊!”他仰头,想要伸个懒腰。

 

而就在这时,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叶枫眼睛陡然一愣,接着就是紧闭,意识已经钻进一片漆黑的神魂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