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师追凶档案主角何景辉谢楚楚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2021-07-21 15:20:34 主角:何景辉谢楚楚 作者:给10年后的你
心理师追凶档案 连载中

心理师追凶档案

作者:给10年后的你 主角:何景辉谢楚楚

心理师追凶档案主角何景辉谢楚楚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心理师追凶档案》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何景辉谢楚楚的书名叫《心理师追凶档案》,它的作者是给10年后的你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何景辉,是公安局特别聘请的心理顾问,让我告诉你们,那些局里不为人知的惊悚悬案吧!!...

《心理师追凶档案》小说试读

第11章联合

本来黄书容的状态还好好的,但提起那件事,她竟然浑身抽搐起来,嘴巴开始哆嗦,额头冒出许多冷汗,她承受不住那种煎熬,害怕地身子辗转反侧着,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正在威胁她!

我担心她会出事,连忙安抚起来,用力按住她的四肢,她挣扎的很厉害,我只能转动一下星宿手链,打了个响指说道:“如果你还不想面对,那现在就先结束催眠!”

黄书容很快醒转过来,她不断深呼吸着,瞪大眼睛盯着我看,双手攥的很紧,不敢松开,似乎是刚才遇到了什么危险,现在还心有余悸。

我安抚她道:“没事了,这里很安全,这是一个心理病房!”

“我刚才看到了一个男人正在跟着我,他用力捂住我的嘴巴,很快我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你对那个男人还有什么印象?”

“没有,他当时在我的背后,那街道很漆黑,本来我是走大路回家的,就是因为发现有人跟踪我才开始乱走,当时如果我不这样做,根本就不会发生后来事!”

“你也不能怪你,按照你现在的年龄能没事就好了!”

我看现在黄书容应该是不能再透露更加多的信息了,只能问一下她那个男人的身高体重什么的,黄书容说按照印象只能回忆那个男人的投影,她说目测应该有一米八左右,不是很肥。

现在掌握的信息太少,只能先告诉赵雪静,对附近的监控进行排查筛选,要是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或许还行。

黄书容暂时得留在诊所,如果过几天情况好点,我再问问。

离开病房后,赵雪静就问我:“情况怎么样?”

黄书容还在病房里休息,要等到明天才能出来,刚才帮她进入了催眠状态,消耗了不少精神力,现在让她休息下,不然明天肯定身体会受到影响的。

我把刚才黄书容给我说的都如实地告诉了赵雪静,她跟我说:“比之前好点了,起码能知道凶手的身高和体重,放心我回头一定会加紧速度调查的,必须要在赵局吩咐的时间内破案!”

“好,没事你先回去休息吧,你觉得晚的话可以在我家楼上睡一下,我这里有别的房间!”我不是故意要留下她的,而是现在真有点晚了,回去公安局又得耽搁一些时间,我知道赵雪静明天还要上班的,不像我。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我带着她上楼,来到诊所的二层,发现这里有那么多房间,赵雪静就疑惑道:“这里的房间那么多,都可以当出租房了,你怎么不租出去呢?”

“哈哈,这是病房给留院的人用的!”

“哦,你这里还可以住院啊,本来以为你这个小诊所就这么点地方呢!”

“恩,你休息吧!”

一夜无语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回到公安局的时候,值班的刑警已经把之前逃跑的女疯子带回来了,这家伙叫兰书琴,没有去过富明市精神病院,调查她的资料我们找到了她的家人,原来兰书琴前几个月突然离家出走,家里人都在找她,只是一直没有找到。

现在人被我们带到了公安局,我们也顺便帮他们找到了兰书琴。

我们验证过那男人身上的DNA和兰书琴指甲上的一致,加上男人的身份我们已经确定了,他叫葛温文,他和兰书琴根本不认识,但那天晚上,他经过我家诊所附近的时候,遇到了兰书琴,看到她衣着破烂,见色起意,后来才被抓伤的。

葛温文的身份我调查了一下,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又是个混子,和之前两位混子的情况很像,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幕后人是针对这些人来行凶,这就是他最大的杀人动机!

接着他有点疯疯癫癫的跑到了我的诊所,当时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失去理智,我们到现在查不到了,因为他的人死了。

我们只能把兰书琴带到审讯室,逼迫她说出那个幕后人。

我拿出验证的DNA照片,加上葛温文的照片,递给兰书琴道:“你不用掩饰了,人是你杀的,不要以为自己神经有问题就可以逃脱法律责任!”

“这不是我做的,我的指甲怎么会有毒?不可能啊!我承认抓伤过他,但他不可能会死的!”

“你不知道手指甲上有毒吗?”我问。

“不知道,随便抓几下怎么可能会死!”我看兰书琴比之前那女疯子清醒多了,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离家出走的。

提起这件事兰书琴才跟我们说出她家里有暴力行为的事情,由于丈夫总是酒后打她,她才会逃跑的,之后变成了乞丐,受到一些惊吓会发疯。

我看她的情况不严重,只要稍微治疗下就行,赵雪静又继续问她:“你说你指甲没有问题,你撒谎吧?人明明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真的不是我啊!我在街上因为饥饿晕倒过好几次,或许是那个时候有人对我做的手脚!”兰书琴不断解释着,神情紧张,脸部表情绷紧,极其激动,看起来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想她应该不是故意的,她根本就不知道毒液怎么会来到她的手指甲上!

赵雪静继续逼问道:“你以为这样搪塞就没事了吗?现在证据确凿,你即便不承认,我们都可以把你判了!”

“赵警官,我真的不知道啊,那不是我做的,我最多只能是伤人罪!”兰书琴果然很清醒,让人很怀疑,她是不是在撒谎,要不然赵雪静都不会使劲地逼问。

要是她好像之前的疯子一般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我们反而不会怀疑她了。

我没有说话,一直观察兰书琴的反应,赵雪静一连几个提问,后来还故意猜测道:“你很讨厌男人,觉得他们都是败类,于是看到好像葛温文这样的人,他想**你,你就抓伤她,由于你的指甲里本来就有鹤顶红毒液,加上你也是疯子,之前应该很容易靠近那些疯子的,这样你就有了机会把毒液涂抹在别的疯子身上,只要你们一起乞讨就行,你还说凶手不是你?”

赵雪静是说的合理,但兰书琴还是否定道:“我没有,我离家出走后一直一个人,根本没有接触别人!警察同志你们不能冤枉我啊!葛温文的死和我没有关系!”

本来赵雪静还想逼迫她的,但被我拉着了,她给兰书琴的压力已经足够了,但好几次兰书琴还是否定自己的杀人事实,加上所表现的反应也很正常,因此我认为兰书琴不是凶手。

赵雪静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先和我离开了审讯室,出来后,她叹息道:“难道不是兰书琴?”

“这个女疯子虽然比之前的清醒,但我从心理学的角度能看的出,她的反应很正常,杀人了的话不会这样的!”

“那看来还是得找到那个男人!”

我们一起来到了技术科,问问冯思宸和何馨,现在调查的进度如何了,冯思宸跟我们说:“身高体重差不多,又曾经接触过兰书琴的男人,我们找到了一个!”

“谁?”我问。

“有一处监控看到兰书琴在街上游荡,结果有个大叔把人家拖到了后巷,之后就没有看到了,不过当时有灯光,我们看到那大叔的模样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人脸识别,我们发现这个大叔,竟然不是别人,正是堂阳明!

这家伙不是受害者吗?怎么突然变成了嫌疑人,之前他还主动来找过我的。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让赵雪静赶快去抓人,我终于明白他之前为什么要故意来找我,还装扮成受害者了,这样做我们就不会怀疑他了,他说自己做了一个弟弟被害死的梦那些都是故意骗人的,为了迷惑我们的。

我们竟然被惯性思维所束缚,调查来调查去,却忽略了堂阳明这个人。

警队的人很快就离开了公安局,本来我以为这个堂阳明很快就会被抓到,谁知道半个小时后,赵雪静就打给我说道:“堂阳明不见了,我们去了他家发现没有人!”

“被这家伙逃了吧,让技术科找找!”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或许他已经知道兰书琴被抓了,很快就会查到他身上,所以就事先离开。

堂阳明那么狡猾又怎么可能不会想到这一步呢。

何馨和冯思宸都在忙碌,捕捉堂阳明的手机信号,身份证信息,一旦有什么动静,她们都会第一时间通知赵雪静。

可是她们在电脑前敲击了很久都没有什么动静,我焦急地在屏幕前看着:“这家伙几天前就已经关闭了手机,最后一次停留的地方还是我的诊所!”

“诊所附近我们早就找过了,没有人,当时他就开始藏匿起来了,直到今天我们才意识到,或者他到今天已经跑远了!”何馨回答。

“那只好联合周边几个城市的警员封锁各个交通要道抓捕他!”

“赵雪静知道怎么做的!”

我们说着,事情已经安排了下去,我这个心理顾问只要等消息就行,其实许多事情我都不用过于操心,但遇到这样的罪犯,不抓到我内心就不能安定。

何馨发现我特别紧张的模样也劝说道:“爸,你别害怕,只要我们警队努力,堂阳明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