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王爷的农女妃》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云笑萧夜小说全文

2022-05-12 17:45:20 主角:云笑萧夜 作者:秋廿一
妖孽王爷的农女妃 连载中

妖孽王爷的农女妃

作者:秋廿一 主角:云笑萧夜

《妖孽王爷的农女妃》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云笑萧夜小说全文

《妖孽王爷的农女妃》小说介绍

主角叫云笑萧夜的小说叫《妖孽王爷的农女妃》,本小说的作者是秋廿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成为一个穷乡僻壤里的小村姑,家徒四壁父母双亡亲戚逼迫,还捡了个漂亮的三岁小孩当弟弟养。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弟弟会转身一变,成为一个长相妖孽身材爆好的王爷?某王爷:“你已经看过我的身子,我们还同床共枕,你要对我负责!”某村姑怒:“三岁小孩的光屁屁有啥清白之身,不负!”...

《妖孽王爷的农女妃》小说试读

没有了陈虎家的大公鸡闹钟,云笑还是准时醒来。懵懵不知身在何处,她睁着水水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迷糊的模样十分可爱。

小黄看着慵懒像猫咪般赖着床的云笑,有种想将她揉进体内的冲动。

这样的一面,只能他看到!!

男人的独占欲窜出来作祟,想起房里的陈虎,顿时什么欣赏的心情都没了,就想着怎么把云笑这一面给藏起来。

可能是因为没有休息好影响了他的思考回路,于是脑袋一抽,干了蠢事。

既然没有睡醒才这么撩人,那只要弄醒就行了。

小黄坐起来扑上去,啪啪,就是两巴掌。

云笑:?!

小手就这么啪嗒啪嗒的抽在云笑的脸上。虽然一点都不痛,但是目的确实达到了。

云笑清醒了。

先前打自己也就算了,现在都发展到打别人了,可不能养成坏习惯,必须教育。

对着云笑探究的眼神,小黄对自己的鄙视又加深了一层。

这一定不是我!我绝对不会这么蠢!

这时,陈虎也起身了,不明的看着云笑:“笑笑,你揪着这小家伙干啥呢?”

“这孩子不太乖,似乎爱打人。”

“哦,这个有啥,他要是打人,你就揍他,揍到他不敢,也就乖了。我爹小时候就这么干的,我可乖了,一点都不敢捣蛋。”陈虎没甚在意的憨笑,想起小时候一阵回忆,要不是这么一直挨揍,他也不会被淬炼出这么一副强壮耐打的身体。

云笑和小黄看着陈虎脸上写着一副老爹英明的崇拜怀念样子,硬是不知道怎么接话。

不过,瞅着陈虎这么健硕朴实憨厚不失机灵,质量是有保证的。要不,就效仿一下陈虎他爹?

小黄正对于乡下农村人的无知粗鲁做法而心里嗤之以鼻的时候,就发现云笑看了过来,眼中闪着鬼畜的光亮。

怎么办,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意思,你这么看着我什么意思,这种胸无点墨的莽夫行经你怎么能听,有没有一点辨别能力,你是一个姑娘家,揍人这种粗活是你干的吗?

等等,住手,不会吧,来真的?

“啪啪啪啪。”越打云笑感觉手感越好,竟然还有点停不下来,忍不住还想哼个小曲呢。

趴着的小黄耳边听着这荒唐的声音,感觉整个世界都疯了,他可能会跟着疯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笑笑,差不多了……”**都红了,陈虎看云笑都打出节拍来了赶紧出声阻止。

“哦~”云笑淡淡的应了一声,平静的收回手,还帮小黄整了整衣服。

小黄暗恨,你这个惋惜又意犹未尽的语气不要以为我没有听出来!

云笑摆正小黄的身子,面对面认真严肃的对着他说教:“以后不准随便打人,打自己也不可以。”

小黄:你这话有说服力吗?

三人洗漱一番就去结账,本来为了省钱特意找了个角落的小门面,偏生现在贵人的眼光就这么奇特,非喜欢走不寻常路线,在这么小的铺面里头打造个典雅场所,力求低调中的奢华。

总之,云笑担心的是,会不会死贵死贵。

虽说这个十两够农村人生活好几年,但是估计不够有钱人家一顿饭。

“二两~”昨晚的小二漫不经心的抛出一个炸弹。

昨晚光线不强,没有看清,今天才发现原来这个小二哥长得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

这么一副好样貌居然只是小二?论颜值二两好像也不算很贵哦?

云笑忍不住感慨县城就是不一般。不过她是住客栈又不是牛郎店!!

还是亏。

感慨不过一瞬,随后所有的情感都在缅怀即将被挥霍出去的二两,心好痛。

陈虎早就惊呆说不出话,自己长这么大只花过以文为单位的钱。二两是多少文?能买多少米面油?

这显然超出他脑子可承受的数字运算,已然烧焦。

“不过,昨晚也算是为本客栈解了一次围,这个房费就免了~”小二继续漫不经心的随意把二两免了。

哦,免了。陈虎立马淡定停止运算。

云笑瞪着眼,很无语的看着小二,中间的停顿明显是故意为之。

“呵呵,客官慢走~”小二吊儿郎当的送客,一脸的嬉笑摆明了刚才就是故意的。

待三人走后,小二站在门口:“大的毫无心机,小的反而城府极重,而这中间的小姑娘,看似天真,细看又十分有趣,呵呵~”

客栈中的祖孙三人起来后,才从小二处得知云笑三人天蒙蒙亮就已经离开,虽然有些惋惜,但到底只是萍水相逢,若是有缘,日后必会相见,昨夜之恩老者也交代少年有机会一定要回报,此事便揭过不提。

云笑此时,端着一副无辜脸,实则心里有点小雀跃,来这里几天,因着穷到要吃土的地步,所以,有一个特性始终没有显现出来。

那就是,她其实是个小吃货大胃王。

从小到大,她就没有什么是不吃的,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饱,只要有好吃的,幸福感就满满。

介于十两还不足以让她摆脱贫困,只能先随意吃点尝尝鲜。

云笑三人坐在街上的一个小摊中,这是一个简单的混沌面摊。

一个推车灶,旁边摆着两张小桌子,一对中年夫妇在灶前忙碌着,偶尔相视一笑,脉脉温情在笑意中流淌,旁边一个五六岁的女娃扎着两个辫子天真无邪的嬉笑着。

溪山村里很少有这种吃食,尽管只不过是简单的混沌而已。而云笑则是对这民风都还很好奇,于是,两人都很稀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这种粗糙的食物自然不是以往的小黄会入口的,更何况还是当街而食。

不过,此时的他没有选择能力,吃酒楼?钱呢?还是算了吧。

等到云笑买了两碗混沌,却只匀了半碗汤汁给他的时候,他的脸黑了。

嫌弃归嫌弃,那也不能你们吃肉,我却只能喝汤吧?

小黄咬牙切齿:“我要吃混沌!”

对上云笑诧异和担忧的眼神,甚至还有要投喂的趋势,他赶紧表示自己超级棒早就可以自己吃饭,混沌什么的也咬得动吞得了不在话下。

经过抗争,混沌加了半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