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佳婿陆平张娇 医品佳婿小说免费阅读

2021-04-08 10:08:03 主角:陆平张娇 作者:舒曲峦烟
医品佳婿 连载中

医品佳婿

作者:舒曲峦烟 主角:陆平张娇

医品佳婿陆平张娇 医品佳婿小说免费阅读

《医品佳婿》小说介绍

主角叫陆平张娇的小说叫《医品佳婿》,它的作者是舒曲峦烟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窝囊废上门女婿率陆平,无意间得到神医传承,自此医术救美,武杀恶敌,不仅让轻视和嘲笑他的人刮目相看,更是赢得了娇妻的芳心和丈母娘的青睐。...

《医品佳婿》小说试读

第1章

“还差十万,再不交上来,你父亲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冰冷的话语像针一样扎心。

陆平瘫坐在医院的走廊里,顾不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嚎啕大哭。

十万!他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根本拿不出来!

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不知所踪,到现在都联系不上,只有他父子二人相依为命。

本想着大学毕业,可以赚钱养家,却没想到天降噩耗,父亲得了肺癌。

手术费和治疗费如滔天巨款,让他难以承受。

所以他不顾父亲反对,用十万块钱,将自己卖给了张家,欲做上门女婿,当牛做马。

可是十万块钱,杯水车薪。挺了两个月,不够了。

十万!就差十万!有了这十万,父亲就能做手术了。

陆平紧咬牙关,想努力,却提不起半点力气。绝望就如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瞬间将他笼罩。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就这样死去。”陆平擦干眼泪,攥紧拳头暗暗发誓:“我绝不能让父亲有事!”

他掏出手机,找到微信里大伯的微信号,发过去一个语音电话。

“对方没有加你为朋友,不能语音通话。”

陆平看着屏幕上几个字,无奈苦笑。他知道春冰薄,人情更薄。可没想到,以父亲身体不好把自己家土地借走的大伯,居然对自己的亲弟弟如此凉薄!

陆平又打了几个亲戚的语音,无一例外都是被删除拉黑。

最后,终于打通了四叔的电话,可一接通,传来的就是阵阵谩骂:“陆平,你个废物。你在网上胡乱贷款,那帮子人整天给我打电话,你还嫌我不够烦?老二那个病,眼瞅着是要死的病,你还想把我们一家都拖累死啊!”

电话那头传来四婶不耐烦的声音,“快挂了快挂了,这一家子无底洞,扔个金山都填不满。”

嘟嘟嘟......

亲情如此,朋友亦是如此。此刻的陆平就如瘟疫般,让人唯恐避之不及。

“只能去求张家了。”陆平捏着电话,久久没动。他的丈母娘尖酸可破,言语刻薄如刀。

可转念一想,比起父亲性命,那些侮辱践踏又算得了什么?

“你爹要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真是我们张家的金龟婿?要不是我们娇娇怀......会轮到你这种货色倒插门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电话挂断了,陆平走投无路!

他握着手机在冷风中吹了几分钟,走到了嘉园小区。

还有一个人能帮他,未婚妻张娇。

只要她念及一丁点的感情,帮忙借这十万,父亲就可以不用死了。

嘉园小区是张家给未婚妻张娇买的房子,自从父亲生病,陆平衣不解带的照顾,已经两个月没回来过了。

当然,张娇也不希望他回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房门。

站到客厅,正想喊张娇的名字,陆平顿时脸色苍白,浑身如堕冰窖。

陆平看着和未婚妻一起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徐聪。

两人看到陆平一脸震惊的站在门口,恍若无人一般,徐聪一把扯过张娇的头发。张娇看着陆平,眼神露出一丝不屑。

陆平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都像是不真实一般。大学四年,陆平也追了张娇四年,没想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在徐聪这个纨绔子弟面前居然如此不堪。

徐聪满是戏谑的看着陆平。

张娇慢死调理的搭上一件睡衣,拿起一根女士香烟道:“你怎么来了?”

徐聪笑嘻嘻的看向陆平“这是你们的婚房,人家怎么不能来了?你可是我们学生会陆大主席的未来老婆。”

张娇嗤笑道:“老爹都快死了都没钱治,要不是你给的那十万块钱,那死老头子早就死了,学生会主席有个屁用!”

“那十万块钱是你给的?”陆平眼神满是愤怒的看着徐聪。

“不然呢?你以为我愿意就让你这个窝囊废来当我的上门女婿?”张娇缓缓吐出一口烟,厌恶的看着陆平:“看到你就恶心。”

“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不怕被你知道。娇娇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现在她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再做人流,所以就委屈你先当个接盘侠。你追了娇娇那么久,现在也算是得偿所愿了,买一送一,还便宜你了呢。”徐聪戏谑笑道。

陆平眼神怨毒的看着两人,怪不得一直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张娇如此痛快的答应自己交往,怪不得张娇父母迫不及待的让两个人订婚。

他本以为是自己的诚心感动了女神,却没想到一切都是徐聪这个富二代的做的局。

“干嘛这样看着我?”徐聪扯着嘴角笑道:“当初跟老子竞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不是意气风发吗?”

“你就因为这点事?”陆平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徐聪。

徐聪从床上跳起来指着陆平怒道:“从小到大,老子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过,就凭你这个乡巴佬还敢跟老子抢学生会主席的位置?”

徐聪噗嗤一笑,道:“你老子不是还躺在医院里等着用钱嘛,这样吧,我再给你二十万,以后,我和娇娇的事情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陆平只觉得浑身都快爆炸了一样,血红着眼睛,扬起拳头就要打徐聪。

徐聪眼疾手快,一脚踹在陆平肚子上,将他踹倒在地,又狠狠踢了几脚。嘴里骂道:“老子一年请的私教就够你一辈子花的了,敢跟我斗!”

陆平双手抱头,任由拳脚雨点般落在自己身上,只觉得天下之大,再无自己立锥之地,再无自己可信之人。

“老公,算了!跟这种废物计较什么?我们去冲个凉!”张娇甜腻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平只觉得胸中一团烈火压抑的自己快要爆炸了一样,一低头吐出一口鲜血,他用手擦了擦嘴,正要起身,突然,手指上的祖传玉戒发出一道耀眼白光,陆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